大话西游之台湾大选篇

 (大陆发表《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白皮书,各方反映不同。)
连战:我刚刚睡醒,经过外面无所事事,就顺便进来看看热闹的。你突然跟我提到白皮书的事……我牙齿还没刷呢!

克林顿:你们的白皮书我看过了。条件太苛刻,前重后轻外宽内紧,李灯辉总统看了会很不舒服,整晚失眠,会连累我国的嘛!他虽然是个棋子,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他,联合国知道了会说我践踏人权的!说起那份白皮书,我认识了一位律师,他手工精美、价钱又公道、童叟无欺,干脆我介绍你再写做一个吧!

(李灯辉与陈睡扁密谈)
李灯辉:你想要宣布独立啊,你想要宣布独立说清楚不就行了吗,你想独立的话我会让你宣布独立的,你想要独立我当然不会不让你独立,不可能你想要独立我不让你独立,你不想独立我却偏要让你独立,大家讲道理嘛,现在我数叁下,你说清楚你到底要不要······

李灯辉: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铛铛铛铛铛铛?
陈睡扁:什么铛铛铛铛?
李灯辉:铛得铛铛铛铛铛,就是
On--ly you--!建台湾共和国
On--ly you--!不要一国两制
Only you能继承我,叫美国和日本都帮助我,
你本领最大,就是 Only you--!
On--ly you--! 别怪我嘀咕;
订下台独儿,别怕死,别颤抖
军火钱我给,要打仗你去,拼全力去独立
牺牲也值得,喃呒阿弥陀佛!


(李灯辉大选前接受CNN记者采访)
记者:总统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李灯辉: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叫人家总统先生。你以为我这么辛苦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你这个没有良心的!(用力掐记者)

 

记者:听说台湾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为什么现在你们要独立?
李灯辉:感情破裂了。
记者:昨天有一个叫连战的你叫了九十八次。
李灯辉:连战是我的副总统。
记者:有一个叫陈睡扁的你叫了七百八十四次。
李灯辉:啊?
记者:这个陈睡扁一定欠你很多钱。统一在你心目中是不是一个惊叹号,还是一个句号,你脑袋里是不是充满了问号…

 

李灯辉:统一只不过是我过去竞选时的一个口号!我说了一个谎话骗台湾民众,现在只不过心里面有点内疚而已。我越来越讨厌统一了!

 

记者:有一天当你发觉不得不做你讨厌的事,那才是最要命的。
李灯辉:可是我怎么会做一个我讨厌的事呢?请你给我一个理由好不好?拜托!
记者:统一需要理由吗?
李灯辉:不需要吗?
记者:需要吗?
李灯辉:不需要吗?
记者:需要吗?
李灯辉:不需要吗?
记者:哎,我是跟你研究研究嘛,干嘛那么认真呢?需要吗?



(3月18日晚9时,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陈睡扁以百分之叁十五当选新一届台湾总统,台湾实际独立,两岸开战)

克林顿:喂喂喂!大家不要生气,生气会犯了嗔戒的!江你也太调皮了,我跟你说过叫你不要乱扔东西,你怎么又…你看我还没说完你又把导弹给发射掉了!导弹是很贵的,你把他扔掉会污染环境,要是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不对的!(突然大喊)小心啊!发射导弹了,大家收衣服啊!



(一个月后台湾投降,战犯陈睡扁的认罪书有这样一段话)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一国两制放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在场所有的人说说叁个字:我同意。如果可以在这种自治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