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帖子

下面是我以前在泡笑傲江湖(那种聊天室类型的)的时候写的一篇东东
文中阿浪胆和笑熬浆糊都是我朋友,在这之前他俩合着发帖子损我,所以我才写了这么一篇来报复的,烟雨飘遥就是我。呵呵!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笑熬浆糊:阿什么兄,早上好啊!天有点冷,有没有多穿件衣服呀!

阿浪胆:哼,马屁精!

笑熬浆糊:你错了,其实我不姓马。

阿浪胆:那你姓什么?

笑熬浆糊:在下姓焦。

阿浪胆:哦,姓焦啊。

笑熬浆糊:是呀是呀!有件事想跟你说。

阿浪胆:说!

笑熬浆糊:你看烟雨飘遥给我们回的帖子了吗?

阿浪胆:看了,怎么了?

笑熬浆糊:哇,这下没搞头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阿浪胆:靠,能有什么反应。我才20多级,又打不过他。你几级?

笑熬浆糊:我也20多,他多高?

阿浪胆:1米75

笑熬浆糊:靠!不是问身高,是问级别!

阿浪胆:我听人说他可高了,起码50。

笑熬浆糊:不会吧!哪有这么高!说谎都没一点真实感!

阿浪胆:是真的!我朋友40多级,都被他点了!

笑熬浆糊:不会吧,这怎么办?

阿浪胆:什么?

笑熬浆糊:什么?

阿浪胆:什么什么啊?

笑熬浆糊:你恨不恨他?

阿浪胆:没感觉。

笑熬浆糊:靠!你想想看。咱俩只不过发帖子损他一下而已,他就回帖子损咱俩,你说公不
公平?好歹他级别也那么高了,没一点肚子,啊不是,是肚量才对。你说是不是应该教训他一下?

阿浪胆:怎么教训?

笑熬浆糊:明枪明刀斗不过他,暗箭她就难防,今晚三更用五毒迷魂香让他尝尝,先奸后杀!

阿浪胆:他是男人呀!

笑熬浆糊:那就先杀后奸!

阿浪胆:好计谋!

笑熬浆糊:你也觉得这个计谋好是吧?那好,这个任务就交给你执行。

阿浪胆:不会吧,这么瞧得起我!

笑熬浆糊:是呀!你不高兴?

阿浪胆:不是不高兴,是不敢!

笑熬浆糊:叫你做点事就推三阻四!难道说你跟他有一腿?

阿浪胆:不是呀!人家对你才是一片痴心嘛!

笑熬浆糊:去你的!你发嗔啊?懒得理你!

阿浪胆:那你来!

笑熬浆糊:看看你这副德性,鬼鬼祟祟丢人现眼披头散发人模狗样,怎么跟我出来闯荡江
湖,啊?瞧我的!

[下毒]笑熬浆糊对烟雨飘遥下了泻药,但没有效。

笑熬浆糊:惨了惨了惨了,泻药都毒不死他,幸亏没被发现,不然死翘翘!

阿浪胆:我早知道不行。

笑熬浆糊:你早知道怎么不告诉我?

阿浪胆:你没问我呀!再说,我看你那么冲动,所以配合你一下喽!

笑熬浆糊:这种话都说的出口!我靠!I服了YOU!

阿浪胆:咦,这句话好象在哪儿听过?哦,你学那个那个那个周行痴来着。唉,你知不知道
你学他之后一点性格都没有了?

笑熬浆糊:是吗?

阿浪胆:唉,文也不行武也不行,你不做小贼,你想做大侠啊?

笑熬浆糊:我有想过……

阿浪胆:省省吧你!改变什么形象,好好地做你小贼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

笑熬浆糊:我知道了,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阿浪胆:什么不好象,偏象个臭猴子!

笑熬浆糊:……

阿浪胆:我看只凭我们的力量是不够的,要联合其他人才行。

笑熬浆糊:有道理,可江湖上有谁会帮咱们呢?

阿浪胆:…………

笑熬浆糊:这样好了,我们去勾引几个小美眉,怎么样?

阿浪胆:靠,这么卑鄙的主意都想的出来,你真是够伟大,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好了。

笑熬浆糊:我?

阿浪胆:那当然了!老兄,你光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我这人没什么素质了。这件事只有象你这么玉树临风、沉鱼落艳、风情万种、羞花闭月、英俊潇洒、英明神武、鸟生鱼汤的人才能搞定。

笑熬浆糊:其实我也不怎么样,我不行的。

阿浪胆:靠!老弟,象我这么有理性的人,我怎么可能会接受这种无稽的事情呢?去追她!

笑熬浆糊:谁呀?

阿浪胆:那边那个叫小红的,我都见她吃两个桃酥了,可真有钱!

笑熬浆糊:我该怎么做?

阿浪胆:你就跟她说是网管安排了这么一段姻缘。

笑熬浆糊:她不喜欢我怎么办?她有老公怎么办?

阿浪胆:你管她那么多,网管安排的最大嘛!

笑熬浆糊:真的?

阿浪胆:网管安排的,还不够你臭屁的啊?

笑熬浆糊:对对对对对!

笑熬浆糊(对小红):小姐,我的意中人就在附近。

小红:你看到她了?

笑熬浆糊:没有,因为我的宝剑发出“嘟-嘟-”的讯号。

小红:哪儿来的嘟嘟声?

笑熬浆糊:嘟-嘟-嘟-!对不对?

小红:你嘟的,宝剑没嘟。

笑熬浆糊:哎呀我知道你听不见我才“嘟”给你听的嘛!完了,我好害怕,我不骗你,我真的好害怕!

小红:你怕什么?

笑熬浆糊:这段姻缘是网管安排的,你说我怕不怕?

小红:那你去跟她说呀!干吗告诉我?

笑熬浆糊:那个人就是你呀!

小红:神经病!

[点穴]小红伸出两根手指,在笑熬浆糊身上轻轻一点,笑熬浆糊呆呆的不动了。

笑熬浆糊:哇!被点了!

阿浪胆:你怎么这么笨!那边还有一个,我再教你一个办法……

笑熬浆糊: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笑熬浆糊(对其其):你就是我大哥常说的那个“梁永乞”啊。

其其:你大哥?

笑熬浆糊:昨天跟你聊的那个家伙,叫笑傲江湖的。

其其:那你呢?

笑熬浆糊:我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叫笑熬浆糊。

其其:笑傲江湖、笑熬浆糊?想骗我?

笑熬浆糊:嘻嘻,你真是聪明伶俐。其实我大哥真名叫做张学忧,我叫张金果。

其其:你在这儿干什么?

笑熬浆糊:我……我很仰慕你。

其其:你仰慕我?

笑熬浆糊:岂止是仰慕你,简直害怕失去你!你接受我对你的爱吧!我们是同一类人。

其其:爱我就要付出代价!

[点穴]其其伸出两根手指,在笑熬浆糊身上轻轻一点,笑熬浆糊呆呆的不动了。

笑熬浆糊:哇!又被点了!咦,怎么多了个“又”字?

阿浪胆:你这样不行的,说这么老半天,人家早就烦了,应该直接一点!

笑熬浆糊:是吗?

阿浪胆:不信你试试!

笑熬浆糊(小小):我爱你!

小小:你变态!

[点穴]小小伸出两根手指,在笑熬浆糊身上轻轻一点,笑熬浆糊呆呆的不动了。

笑熬浆糊:哇,我被点上瘾了!

阿浪胆:也不用这么直接吧!应该在称呼前加个阿字,这样听起来亲热一点。

笑熬浆糊:是吗?

笑熬浆糊(对思飞):阿飞…………

思飞:我最恨别人这么叫我了!

[点穴]思飞伸出两根手指,在笑熬浆糊身上轻轻一点,笑熬浆糊呆呆的不动了。

笑熬浆糊(面无表情):阿什么兄,快来看我被点之王。

阿浪胆:靠,这样也不行,难道这几个不是女人?你等等先,我还有…………

笑熬浆糊:我受够你了!你住口!

阿浪胆:不是呀!我是说你去找我老婆,看她能不能帮上忙!

笑熬浆糊:你老婆你怎么不去找?

阿浪胆:唉,感情破裂了。

笑熬浆糊:好吧!我去!

过了一会儿,匆匆跑回。

阿浪胆:哇,兄弟,你怎么一身血呀?

笑熬浆糊:惨啦惨啦惨啦!你马子发狠以为你不理她拿起刀子要自杀我一看不对劲就过去阻
止她还被她捅了两刀你说倒霉不倒霉可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是好兄弟没话说!

阿浪胆:几十把刀捅在你什么地方了?

笑熬浆糊:全在屁股上。

阿浪胆:屁股上?我要帮你看看!

笑熬浆糊:太好了!哎,我的屁股形状不是很美,你怕不怕看完会不舒服?

阿浪胆:哎,小意思!

笑熬浆糊:我Kao!这样都不介意,真是我的好兄弟!

阿浪胆:那当然了。

这时…………

烟雨飘遥:听说有人想杀我,是谁?

笑熬浆糊:…………

阿浪胆:…………

烟雨飘遥:我或许可以放一个…………

笑熬浆糊:是他!(指阿浪胆)我有证据!

阿浪胆:有什么证据,拿出来呀!

笑熬浆糊:你想要啊?你想要说清楚不就行了吗?你想要的话我会给你的,你想要我当然不
会不给你啦!不可能你说要我不给你,你说不要我却偏要给你,大家讲道理嘛!现在我数三下,你要说清楚你要不要……

阿浪胆:我靠!

笑熬浆糊(对烟雨飘遥):英雄!你看他都吓的变成斗鸡眼了。

阿浪胆:胡说!我变斗鸡眼,你在网上怎么看的见?再说,我只是把视线集中在一点以改变
我以往对事物的看法,干吗?造谣我不行了?

笑熬浆糊:听我说!英雄,你杀了他!我还有证据!

阿浪胆(悄悄的):靠,不用这么绝情吧!你替我死一次,我请你吃涮羊肉!

笑熬浆糊:我不喜欢吃羊肉!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铛铛铛铛铛铛?

阿浪胆:什么铛铛铛铛?

笑熬浆糊:铛得铛铛铛铛铛,就是(唱道)On--ly you--! 能替我死一次;On--ly you--! 
能让我活下去;Only you 能保护我,叫烟雨飘遥无法杀我;你本领最大,就是 Only you--


阿浪胆:哎……

笑熬浆糊:On--ly you--! 别怪兄弟嘀咕,别怕死别颤抖;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拼
全力为众生!牺牲也值得,喃呒阿弥陀佛!

阿浪胆:我真的不行啊,我跟你说……

笑熬浆糊:On-On--!

阿浪胆:On你妈个头啊!你有完没完啊!(一拳将笑熬浆糊打倒)我已经跟你说过我不行了,
你还要On-On-!On-On-!完全不理人家受得了受不了,你再On我一刀捅死你!

笑熬浆糊:其实我………………

阿浪胆:你住口!靠!这种歌都唱的出,你到底是不是人呀!我真是后悔当初没杀你。曾经
有一个杀你的机会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江湖上最痛苦
的事莫过于此。如果网管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你说三个字:FUCK YOU!如果非要在这份诅咒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英雄!其实我对你是真心一片、深情款款、爱老虎油…………祝你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笑熬浆糊:英雄!你看到啦?这个家伙没事就长篇大论婆婆妈妈叽叽歪歪,就好象整天有一
只苍蝇,嗡……对不起,不是一只,是一堆苍蝇围着你,嗡…嗡…嗡…嗡…飞到你的耳朵里面,救命啊!试问!一只苍蝇的话怎么能够相信呢?

阿浪胆:好吧!我承认,我想过杀烟雨飘摇。当时我的手离他的身体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我仍然活者,因为我作出了一个决定。虽然本人做出过无数个决定,但是这一个我认为是最正确的……我放弃了!

笑熬浆糊:靠!原来你根本不敢杀他,你一直在利用我!为什么?

阿浪胆:利用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笑熬浆糊:不需要吗?

阿浪胆:需要吗?

笑熬浆糊:不需要吗?

阿浪胆:英雄,你说呢?不需要吧!

烟雨飘遥:你们有没有看过我写的那篇《杀人的理由》?

阿浪胆&笑熬浆糊:看过!

烟雨飘遥:那就应该知道,在江湖上做任何事都是不需要理由的!

阿浪胆&笑熬浆糊:…………

烟雨飘遥:所以…………

[动作]烟雨飘遥抓住阿浪胆&笑熬浆糊,挤破阿浪胆&笑熬浆糊的肚皮把他们的肠子扯出来再用他们的肠子勒住他们的脖子用力一拉,呵--!两条舌头都伸出来啦!再手起刀落哗--!整个世界清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