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

    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个科学家,科学家是干什么的,俺不太清楚,但是俺觉得科学家是无所不能的,当时还没有专业方向的概念。那时候一个班上五十个人有四十九个都要当科学家,还有一个想当国家主席。

  大一点了俺就想当个天文学家,看星星多浪漫啊,能一边看星星一边挣钱就更浪漫了,最好能飞到月亮上建一个自己的国家,哪怕只有俺一个人。

  再大一点就知道天文学家是挣不了大钱的。天上不会掉馅饼,星星不是馅饼;月亮上没有嫦娥,俺老婆也不会是嫦娥。如果做天文学家既没有票票也没有老婆,俺还是做个体户好了,那个时候说到个体户,就让俺想到腰缠万贯脑满肠肥的地主形象,当时还没有大款这个词,更不知道什么是小秘。

  再大点就觉得俺不适合干个体户了因为好象个体户都没文化像俺这样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青年怎么能为了几个小钱而折腰呢应该越穷越光荣人穷志不短为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奋斗终身。

  再大一点四个现代化就实现了俺的奋斗也就结束了,雷锋不吃香了董存瑞不吃香了大家都寻思出国投靠洋鬼子去了,孔繁森焦裕禄也都一阵风的过去了,烈士固然永垂不朽但是烈士纪念碑前也只是清明才有鲜花大家还都在碑前面照相仿佛后面矗立的是东方明珠。这个时候俺已经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俺觉得自己干什么都成,只要不扫厕所,因为俺一不认真学习老师就教训我说以后找不到工作就去扫厕所吧。后来他把俺说烦了俺就觉得扫厕所也无所谓了,直到现在俺还热爱着这个地方。

  再大一点就填志愿了,俺父母是希望我考军医大学的,但是俺看到满电线杆子都是老军医的广告,俺就觉得后半生可能只能面对两种器官了,这让俺觉得很不爽于是俺们就来南理工从事IT这个天底下最热门也最他妈郁闷的职业了。

  俺学了四年,还没买棉袄就赶上这个IT寒冬了。本来心想一个月拿个五千块钱也就算了,但是人家用人单位都问,给你两千干不干?靠,简直是对俺的侮辱!俺就问,两千五行不?两千,不干滚蛋!俺就乖乖地把协议书拿出来把自己给贱卖了。

  俺的青春。俺的理想。俺的抱负。歇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