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劫机事件经典演绎

作为班长的安南同学首先发言:“大家都知道布什同学家的玻璃窗给人砸了,鲍卫儿同学的书包里也给人塞了大粪。在这我首先代表大家表示对这两位同学的慰问,其次我想说这是我们少先队员不应该做的,这种行为给我们少先队员抹了黑。” 安南同学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本拉登同学继续说,“在没有找到肇事者之前,我希望同学们能就此事发表意见,谈一谈各自的想法,不要有太多的顾虑,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说,你想说我也不会不让你说,你想说就和我说,你们想不想说…”
“我靠,没晚了。” 萨达姆同学推开安南同学迫不及待的上了讲台:“我先说两句。TMD活该!”

“不许讲脏话。” 安南同学打断道:“作为少先队员不应该讲脏话和粗话…”还没说完就给萨达姆同学推出了窗外。

“大家都知道平日里这两个同学仗着人多和身高老欺负人。” 萨达姆同学继续说道,“我就没少挨打。虽然我每次我都先抵抗后求饶,但他们从没放过我还让我每天交两瓶酱油。大家都知道我们家是买酱油的,原本…原本就…就…本小利…薄…”萨达姆同学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妈…我妈…”说话间有人递上一块手帕,然后一只粗壮的手在小萨肩上拍了拍。“别哭了。” 小萨抬头一看正是卡斯特罗同学。

卡斯特罗同学总是一身绿校服显得特别的精神。他先扶下哭得几乎虚脱的小萨然后回到讲台,“同学们,首先我想说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我愿意为布什同学家临时提供点破布或废纸什么的,先挡挡风。”台下一片掌声。“但是我们也应该想一想为什么是布什同学家的玻璃窗给砸了,而不是别人家玻璃窗给砸了。更不应该在没有任何线索的前提下就说是本拉登同学干的。希望我们大家能看清本质而不是表面。谢谢。”

“我来说两句。” 卡斯特罗同学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同学冲了上来。“就是本拉登干的,就是他干的。”说话得是沙龙同学,沙龙同学一直因为便秘火气很大,今天更是怒不可遏,“前些日子我和阿拉法特干架的时候他就没少往里搅和,扔板砖什么的。不是布什同学和鲍卫儿同学的见义勇为我早就给他们给废了。之后我就老听人说他要报仇,前个日子布什同学家的小船也是他凿漏的,这错不了。并且阿拉法特也有嫌疑。”

“我呸!你血口喷人。你这王八蛋还扯哪!” 阿拉法特同学忍无可忍打断了沙龙同学的发言,挽了把袖子就冲了上去,“打丫挺的!”
“骂他是王八蛋,那是侮辱王八蛋!打丫挺的!”卡扎菲同学也为阿拉法特同学抱不平,拿了把30mm直尺也冲了上去。

沙龙感觉不妙,正当沙龙同学准备开溜的时候,一群巨大的影子出现在沙龙的背后,“别怕,龙!我们班委会保护大家的安全。”说话的是劳动委员布莱尔同学,体育委员施罗德同学,文体委员瓦杰帕伊同学等等,在他们里面竟然还有卫生常识课代表小泉纯一郎同学?!

布莱尔同学晃了一下手中的圆规说:“布什同学家的玻璃窗给人砸了就等于与所有同学家的玻璃窗给人砸了,大家应该查出谁干的,而不是内讧。”他突然看着阿拉法特同学和卡扎菲同学严肃地说:“谁起内讧就是谁干的。”之后又拿出一把圆规。

阿拉法特同学和卡扎菲同学几乎异口同声得说,“不是我干的!” 阿拉法特看着布莱尔那群人怀疑的眼神接着说:“其实我和小卡早就准备帮布什同学家装玻璃了,你看给沙龙同学搞得差点成坏事…对吧!”“对,我和阿拉法特这就去卖血,买玻璃。”二人话锋一转,退了下去。

“我代表班委会感谢你们,我们是相信你们的。” 布莱尔同学说,“公正是我们的原则,班委会是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的,并且我希望知情的同学应该向我们揭发…特别是和本拉登同学座得很近的同学。”大家的眼光一下集中在奥马尔同学身上。

奥马尔同学微微地抬起头,“我都说了,本拉登同学坐在我这,本身就意味着不是他干得,设问离这么远他如何把大粪塞到鲍卫儿同学的书包里?”

一瞬间,大家静了下来,是啊?离这么远他如何把大粪塞到鲍卫儿同学的书包里的?好复杂,这需要多丰富的想象力啊!

“是他组织的。”一个声音突然高叫着,“他策划了这一切。这是一种打架行为.” 同学们回头望去正是一脸横肉的鲍卫儿同学,他气愤得样子十分动人,“我们将不惜一切进行报复。以及保护他的同学。我要把他们的铅笔都拗断,把他们的课本都撕碎。”鲍卫儿抽出他那把原装美工刀恶狠狠得切着橡皮。

有是一片寂静,都可怕呀。连铅笔和橡皮都不放过,大伙同时都把目光再次集中在本拉登同学和奥马尔同学的小破布书包上…

角落里小江同学看了看小朱同学,说,“打吧!打吧!下次班长就是我们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