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恐怖事件之流氓受辱记

2001年9月11日对全世界相安无事的人而言,是一个不幸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有人向流氓的脸上吐了一口吐沫。
  
  这口吐沫正中鼻梁的脆骨,又急又准,想必是有点痛的,继而顺着脸颊躺下,散发着宗教狂热分子的热臭。因为来的太突然,流氓一下楞在街心,以至于是哪个宵小干的都没看清。
  
  旁人也没看清,因为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向流氓脸上吐吐沫,于是他们在一片惊谔中围了上来,带着复杂的表情,端详那张粘满吐沫星子的脸。这张脸上完全失去了平日骄横的神色,有的只是羞辱和可怜。

  张三觉得这是个显示自己存在的好机会,于是他开始大声谴责吐吐沫的人。
  无论如何,吐吐沫总是不对的,虽然他平日也经常吐……李四是个读书人,正在努力用眼前的事实说服自己,人格的尊严比流氓的本性更重要。
  王五是流氓平日的出气筒,这次终于忍不住唧唧笑了出来,但眼光所及流氓那迷离的眼,心中还是有些发虚,连忙大声表白:“不是我吐的。”
  赵六压低了声音,在人群中努力散发着一个论点: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时,人群又一阵嘈杂,流氓的几个狐朋狗友挤了进来,有的带了头罩,有的顶着钢盔,还有的扛着盾牌,随时防范着会突然降临的吐沫。说句心里话,看见老大的衰样,他们的心情也很矛盾,平日里没少受他的气,早就想吐一口吐沫,但毕竟是自己也是流氓,如果老大就此衰将下去,日后恐怕天天得在口水中度日了。

  “TMD,TMD,TMD,TMD……”流氓甲文化程度不高,但他的大嗓门为所有流氓壮了胆。
  “这是对流氓世界的宣战。”流氓乙文化程度尚可,急着为这次事件定性。
  “我决定晚餐前为所有在吐沫下淹死的细胞默哀一分钟。”流氓丙的提议获得了流氓们的一致赞成,甚至决定将9月11日定位为“世界和老大同在日”。

  在聚集的人气中,老大渐渐缓过神来,那根流氓的神经也在短暂的麻痹中恢复了活跃。口水虽然很脏很臭,但他并不急于用衣袖抹去,而是逼近了众人,让他们看得更清,闻得更彻底。
  “这是个严重的事件。”流氓捋起了袖口,抄起了家伙,刚才惨不忍睹的脸一下变得杀气腾腾。人们开始恐慌地发觉这口吐沫的严重程度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所有人都去居委会集合!”流氓大声命令,有人努了努嘴,但终于还是保持了沉默,随着人流去了。

  在居委会上,流氓决定对居委会进行改组,增加流氓的常任理事席位,他对不同意改组的两个理事说,要么你闭嘴,要么帮我把吐沫舔干净。两个理事内急来的正是时候,跑出去上厕所了。
  改组后的居委会通过了一篮子决议,摘录如下:

  1) 这次事件证明,将老大比喻成警察加流氓的观点根本就是污蔑,因此老大是警察,不是流氓,攻击老大的才是流氓,所有参与,帮助,容忍攻击老大,给攻击者提供便利的人都是流氓。鉴于流氓已经失去了为人的资格和一切权利,因此授予老大格杀勿论的权力和自由。

  2) 鉴于老大身心俱损,急需美容和心理治疗,因此在不可预计的未来将无力承担其它的对外开销,所以决议免去老大的理事年费义务。同时居委会为表明所有住户的诚意,销毁过去一切有关老大和居委会之间的赊款帐单。

  3) 决议在街心树立“吐沫男神像”……
  
  住户散会后,连忙关上大门,拉上窗帘,街上空荡荡没有人烟。几天后,一些不确切的消息陆续传来。如王五被执行了,因为他当时唧唧地笑,至于他的补充声明,被流氓乙定性为此地无银三百两。再如在众流氓的围观下,老头子阿拉法特被邻居以色列痛殴了一顿,当场咽了气,理由是为了一亩三分地,他家的孙子老是往以色列脸上吐吐沫,败坏了街道的风气。伊拉克被自己的异姓兄弟库尔德检举出和肇事人有串谋,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南斯拉夫已经向居委会对自己过去对老大的所作所为进行了彻底的忏悔,并把吐沫男神像请回家中供奉。朝鲜被勒令所有成员禁止出门,因为他们严重的口水分泌旺盛症,对街道公共安全造成了威胁。至于阿富汗,因为涉嫌为肇事人提供过住所,已经被当作流氓从居民名单上勾销,其住所收回街道所有,由老大暂时托管……

  人们这时才终于明白,2000年9月11日的一口吐沫,不过是给了流氓一个大耍流氓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