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 >> 科普知识 >> 科技文苑 >> 科普文摘 >> 正文

叶永烈科幻作品——《小灵通漫游未来》(5)

 

坐上了火箭
 
    说实在的,我是多么希望能在未来市多住几天。而小虎子和小燕呢?他们简直
已经
是第100次对我说了:"小灵通,急什么,在我们这儿再住几天吧!"
    然而,当我一想起编辑部交给我的采访任务,一想到编辑部的大朋友在焦急地等着
我的稿子,还有那成千上万个小朋友在急切地等着看我写的新书,我就连一秒钟也不想
多耽搁了!
    没办法,小虎子把我的采访笔记本藏起来了,硬是要我在未来市多逗留一个下午。
    直到傍晚,经我好说歹说,小虎子才把采访笔记本还给了我。小虎子和他的爸爸、
妈妈、妹妹、爷爷、老爷爷,还有铁蛋,全体出动,到未来市火箭飞行站给我送行。
    用火箭把我送回去,我高兴极了。
    在火箭飞行站,每隔50米,就有一个高高的、尖尖的银色火箭,竖立在那里。
    我们的飘行车在"3018"号火箭发射台前停了下来。
    "小灵通,我们就用这支火箭送你回去。"小虎子的爸爸指着发射台上那银光闪闪
的火箭,对我说道。
    我们在发射台前"候箭室"里坐了一会儿。火箭发射台的台长给我送来了一套皮飞
行衣。唉,这套飞行衣实在太大了,是大人穿的,光是一条裤子,就比我的肩膀还高。
台长连忙去换了一套少年飞行衣给我。
    飞行农厚厚的。我想,穿上去以后,准会连腿都抬不动。可是穿上倒一点也不感到
重,只是人一下子胖得像只皮球,笨手笨脚的。
    穿好了威武的皮飞行衣以后,小虎子和小燕还在我的头上安了一个圆圆的玻璃罩,
我变得更加神气了。不过,我感到有点儿气闷,呼吸困难。小虎子走过来把我胸前的一
个开关打开,我马上就舒服多了--他打开了氧气囊的开关,于是,氧气就从背上的氧
气囊里流进了玻璃面罩。
    台长打开了火箭的飞行舱,让我坐到飞行椅上。这飞行椅软绵绵的,富有弹性。椅
子上横着一根根皮带。台长告诉我:"这火箭无人驾驶,是用电子计算机自动控制,能
够非常准确地在目的地着陆。在起飞以后,你什么都不必操心,只消用皮带把自己紧紧
地绑在飞行椅上就行了。"
    接着,他把一根又粗又大的"牙膏"和一个橡皮袋,放进椅子旁的抽屉里,对我说:
"这是你吃的东西和开水。这橡皮袋是用导电橡胶做的,通电以后,能一直使水热乎乎
的。"
    离起飞还有5分钟。小虎子的爸爸、妈妈、爷爷、老爷爷和铁蛋,站在发射台前,
向我点头致意。可是,小虎子和小燕却钻到飞行舱里,跟我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嗳,小灵通,你以后一定要再到我们这儿来做客!"小虎子说。
    "有空,一定要写信来。一定!一定!"小燕叮嘱说。
    "你的游记一出版,马上给我与小燕各寄一本来,好吗?"小虎子接着说。
    "一定,一定,一定照办!"我连连说道,"你们也一定要到我那儿去做客呀!"
    "叮、叮、叮……"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铃声,这是起飞的信号。
    这时,小虎子和小燕才连忙离开了飞行舱,关上了舱门。
    "再见!再见!"透过舱前的玻璃窗,我看见小虎子全家都在向我频频挥手,就连
铁蛋也在那里一前一后地摆着手呢!我也举起了那只"笨手",向他们挥舞着。
    "轰……嗤……"火箭起飞了。窗前闪过一阵浓烟与火光,随后,地上的东西就什
么都看不清楚了。
    火箭越飞越快,我浑身好像灌了铅似的,一点也动弹不得。我咬紧牙关想稍微挪一
挪腿也办不到。我全身的血液,好像很快的全都流到脚上去了,脑袋恍恍惚惚,昏昏沉
沉。
    过了些时候,我渐渐清醒起来,手脚也轻了--火箭开始转弯,绕着地球飞行了。
    我打算把手插到衣袋里,可是,稍稍一动,我忽然整个儿飞离飞行椅。"砰"的一
声,我头上的有机玻璃罩撞在舱顶的天花板上。原来,当火箭绕着地球飞行的时候,地
球引力和火箭的离心力抵消了,所以什么东西都变得轻飘飘的,没有重量了。
    唉,这都是自作自受:临行前,台长早就关照过我,要用皮带把自己绑在飞行椅上,

可是,我却光是忙着跟小虎子、小燕说这说那,忙着向他们挥手告别,忘了绑皮带。
    我飘飘然悬在天花板上,很不舒服。折腾了半天,慢慢从墙壁上的仪表中间爬了下

来,总算回到了飞行椅,牢牢地用皮带绑住。
    我感到有点饿,顺手拉开抽屉,想拿那"牙膏"和橡皮袋。可是,一失手,它们却
飞了起来,一个飞到天花板上去,一个落在飞行椅下面。我不得不重新解开皮带,爬上
爬下,好容易才把它们捉住,再回到飞行椅上绑好皮带。
    这"牙膏"里,原来装着蛋糕糊和果子酱。我打开玻璃罩上的小洞,把"牙膏"塞
进来,用嘴慢慢吮吸着。
    我一边吃,一边想喝点水,于是,又打开了橡皮袋。唷,怎么倒了半天,一点水也
倒不出来?原来,是水没有重量,即使把袋口朝下,它也不会跑出来。我急了,使劲儿
一甩,袋里的水竟像吹肥皂泡似的,哗啦哗啦全飘到空中去了--糟啦,水喝不成了!
    我吸完那"牙膏"里的东西,肚子不饿了。我看了看窗外,这时天黑咕隆咚,星星
在天幕上顽皮地眨着眼睛。在我的头顶上,挂着一个金色的圆球--太阳;我的旁边,
转着一个银色的圆球--月亮;脚下呢,却是一个巨大的浅蓝色的圆球--地球。
    飞着,飞着,我的眼皮不由自主地合上,打起瞌睡来了……
    "轰!"一声巨响,把我从迷梦中惊醒--火箭已经自动着陆了。
    我连忙打开玻璃罩,脱下那厚厚的飞行衣。这下子,我真是身轻如燕,有一股说不
出的轻松愉快。
    我推开了舱门,眼前是一片熟悉的翠绿色的草地。背后,传来滔滔的江水声。
    哟,我现在站着的地方,不正是我三天前迷路的地方吗?
    我终于又回来了。
    我急急忙忙走下火箭。仰视夜空,星星满天。清澈的月光照亮了田野上的小路。我
很容易就辨清了方向,朝招待所走去。
    这时,身后忽然发出"轰……嗤……"的巨大声响。我回头一看,只见那"3018"
火箭自动起飞了,朝着未来市的方向飞回去了。
    我一走进我的房间,开亮电灯,来到那张熟悉的小桌前,发现那"宝贝"照相机好
端端地放在那里:原来,那天晚上我匆匆忙忙地往背包里塞的那个硬东西,并不是照相
机,却是我那个草绿色的小水壶!
    我卷起衬衫袖子,想看看几点钟,可是,小燕送给我的那只电视手表不见了。唉,
我想起来了:在火箭飞行站"候箭室"里穿飞行衣时,由于飞行衣袖口装着松紧带,紧
紧地压在电视手表上,我感到很不舒服,就把电视手表取下,塞在飞行衣的衣袋里。当
我离开火箭时,飞行衣放在飞行椅上,谁知火箭自动飞回去了,就把电视手表也一起带
走了。
    我赶紧摸了摸口袋里的采访笔记本,还好,没有丢。
    我看看桌上的闹钟。由于三天没上发条,它已经在那里睡大觉了。
    我连忙打开我的采访笔记本,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叠空白的稿纸,想了一会儿,就
在稿纸上写下了第一行字:
    《小灵通漫游未来》
    我不知道几点钟开始写的,也不知道几点钟写好的,我不停地连续写,一气呵成了
这本《小灵通漫游未来》。
    亲爱的小朋友,你现在手里看的,就是我在未来市漫游了三天后的种种见闻。
    唉,亲爱的小读者,非常抱歉,我这次忘了带我的"宝贝"--照相机,所以没有
一张未来市的照片。我又不像小虎子那样会画画,我只好把我所看到的东西,大致告诉
画家,请他画上插图。要是能直接把照片印上去,那该有多好啊!
 

  
 
 

 

小灵通漫游未来

 


小灵通漫游未来
小灵通的来信
 
    最近半个月来,我们编辑部不仅又收到许多小朋友问"未来怎么样"的来信,
而且
还有很多很多小朋友到我们编辑部来询问"未来怎么样"。正好,《小灵通漫游未来》
的清样排印好了,我就请这些来访的小朋友先读读它,一边帮我们校对,一边也请他们
提提意见。
    小读者对《小灵通漫游未来》非常感兴趣,恨不得马上也能到未来市去逛一趟。有
的小朋友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小灵通在这本书里写的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听了小朋友们的意见,想立即写信或者打电报找小灵通,可是小灵通总是在外边
采访,谁知道他现在会在什么地方呢?
    正当我们非常焦急的时候,像时钟一样准确的邮递员,笑容满面地送来一大扎信。
其中第一封信的右下角,便写着"小灵通寄"。
    我高兴极了,连忙拆开信封。他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编辑大朋友:
    在写完《小灵通漫游未来》之后,这几天细细想了一下,觉得还应向小朋友补充说
明一下这本游记的写作经过--
    我的这些见闻,是在科学家们的帮助下获得的。
    未来市,不仅在现在的中国地图上找不到这座城市,就是在现在的宇宙地图上也没
有这座城市。但是,在将来,不仅在中国地图上到处可以看到这样的城市,而且在宇宙
地图上也能找到这样的城市。

    未来和今天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没有今天的努力,就不会有美好的未来。未来的
城市,靠谁去建设,靠什么去建设?靠这本书的小读者--我们祖国未来的建设者们,
用智慧和劳动去创造和建设。
    劳动创造了人,劳动创造了世界,劳动也将创造美好的未来!
                           紧握
    你们的手
                        你们的小记者
                             小灵通
 

  
 
 

 

小灵通漫游未来

 


小灵通漫游未来
小灵通再游未来
 
   
 

  
 
 

 

小灵通漫游未来

 


小灵通漫游未来
小灵通再游未来开头的话
 
    真快,地球打了两千多个滚儿--一晃,6年过去了。
    是的,是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出版,已经6年了。
    在这6年里,编辑部收到好多好多信。这些信,有的是写给我的--"亲爱的编辑
大朋友收";也有的是写给我们的小记者的--"亲爱的小灵通收"。这些信,有的是
"老"的小读者写来的,有的是"新"的小读者写来的。
    谁是"老"的小读者呢?
    哦,他们当年是《小灵通漫游未来》的第一批读者,现在当然是"老"的小读者啦。
喏,你看看,下面就是几位"老"的小读者写给我的信:
    亲爱的编辑大朋友:
    您好!
    我们是《小灵通漫游未来》的"老"读者。我们已经是中学生了。
    我们参加了学校里的"微电脑兴趣小组",成了微电脑的好朋友。我们正在把棋谱
输进微电脑,打算自己动手制造一台会下棋的机器--"下棋机"呢。我们记得,《小
灵通漫游未来》中说到过,机器人"铁蛋"的脑袋里,就装着微电脑:"你把象棋棋谱
变成电子信号,送进他的电子脑里,他就会下棋。"想不到,如今"下棋机"将在我们
手中诞生。
    亲爱的编辑大朋友,我们很想知道,现在的未来市是什么样子的?能不能请小灵通
再到未来市去一趟,写一本《小灵通再游未来》,把未来市的"最新信息"告诉我们?
    请把我们的意见转告小灵通,千万,千万!                 
  几位"老"的小读者
    谁是"新"的小读者呢?
    我手头就有一封插着三根鸡毛的"鸡毛信",是几位"新"的小读者写给小灵通的。
你看看--
    我们的好朋友--小灵通:
    你好!
    你到哪里去了?你在干什么?
    新的技术革命已经开始,我们非常想知道新技术革命后的未来市是什么样子。
    小灵通,你应该给我们写一本新书--《小灵通再游未来》。你到底到哪里去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
    请回答!请立即回答!!十万火急!!!                  
 几个"新"的小读者
    亲爱的"老"的小读者,亲爱的"新"的小读者,你们的信,我都拿给小灵通看了。
    小灵通在哪里?就在我们编辑部呀。
    小灵通在干什么?天天在等着去未来市呀。
    小灵通早就做好了再游未来市的一切准备。他,已经"鸟枪换大炮"啦:
    本来,他"口袋里塞着一本厚厚的采访笔记本"。如今,他口袋里放着的是一只小
小的袖珍录音机。
    过去,他"肩上挎着小包,包里鼓鼓囊囊的,躺着他的'宝贝'--照相机"。如
今,他的小包里躺着的是一台手提式摄像机。
    以前,他的胸前"总是别着一支胡萝卜那么粗的自来水笔",这支笔"一次就要喝
光整整一瓶墨水"。如今,他的胸前别着的是一支小巧玲珑的"太空圆珠笔"。即使把
笔头朝上,即使在太空旅行,"太空圆珠笔"仍旧能非常流利地写字。
    你一定会问,既然小灵通早就做好了再游未来市的一切准备,他干吗"天天等着去
未来市"呀?要去,就去呗!
    唉,叫他怎么去呢?
    读过《小灵通漫游未来》的小读者都知道,小灵通上一次是在夜里迷了路,糊里糊
涂上了原子能气垫船,被带到未来市的。现在,小灵通已经记不清当年他上船的地方。
再说,即使找到了他上船的地方,那艘原子能气垫船早就不在那里了,有什么用?
    是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找不到原子能气垫船,叫小灵通怎么再游未来市
呢?他除了眼巴巴地等着,还能有什么别的高招呢?小读者的来信越多,他的心里越着
急。说实在的,当小灵通收到那封插着三根鸡毛的"鸡毛信"后,他坐也不是,站也不
是,觉也睡不着。他的心中,真的"十万火急"哩!他那胖胖的小圆脸,一下子瘦了许
多。我也替他暗暗着急呢。
    俗话说:"口袋里装锥子--总会钻出来的。"小灵通天天盼,夜夜盼,总算盼来
了再游未来市的机会。

    小灵通是怎么样再去未来市的?未来市有些什么新的"信息"?

    下面,就是小灵通写的《小灵通再游未来》。你读了以后,就会明白啦……
 


  
 
 

 

小灵通漫游未来

 


小灵通漫游未来
喜从天降
 
    "嗳,小灵通,以后你一定要再到我们这儿来做客!"
    这是在我上次离开未来市的时候,小虎子对我讲的一句话。
    这句话一直在我耳朵里盘旋着,像一只鸟儿似的,飞出去又飞进来,飞进来又飞出
去。
    我多么盼望着再到未来市做客,盼望着见到我的好朋友--小虎子和小燕。
    盼着,等着;等着,望着。多少个日日夜夜过去了。
    "有空,一定要写信来。一定!一定!"
    这是在我上次离开未来市的时候,小燕对我讲的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也一直在我的耳朵里盘旋着,像一只鸟儿似的,飞出去又飞进来,飞进来又
飞出去。
    我真想给小燕和小虎子写信,告诉他们我心中的思念。我写了一封又一封信,信封
上写着:未来市未来路2000号小虎子、小燕亲收。小灵通寄。
    真遗憾,一封又一封这样的红、蓝斜条镶边的航空信,全给邮局退回来了。每一个
信封上,都被盖上黑色的长方的印章:"无法投寄"。
    盼着,等着;等着,望着。墙上的日历,像落叶一样,掉了一张又一张。
    一天中午,我采访回来,刚吃完午饭,忽然听见有人敲我办公室的门。
    "小灵通在吗?"
    我忙问道:"谁呀?"
    "是我,铁蛋!"
    一听说铁蛋来了,我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个箭步奔过去,把门拉开。
    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男孩子,秀气的脸蛋却像女孩子,穿着短袖白衬衫,蓝
色西装短裤,乌亮的皮鞋,挺神气的。
    "你是铁蛋?"我感到奇怪。
    铁蛋--小虎子、小燕家的机器人,长着银光闪闪的方脑袋,电灯泡一样的圆眼睛,
三角鼻子,阔嘴巴,浑身闪耀着金属的光芒。我跟铁蛋是"老交情",就是闭上眼睛,
也能听得出是不是他的声音。可是,眼前这个男孩子,怎么会是铁蛋?
    哦,一定是同名同姓。中国北方的许多男孩子,小名儿不也常常叫"铁蛋"?
    "小灵通,你不认识我啦?"那男孩子对我说,"我是小虎子、小燕家的铁蛋呀!"
    "你是机器人铁蛋?"
    "是呀,我是机器人铁蛋。"那男孩子回答说,"我刚从未来市来。小虎子和小燕
要我来迎接你呢!"
    那男孩子说着,从裤袋里取出一封信。那信封上插着三根鸡毛--哦,又是一封
"十万火急"的鸡毛信。
    我一看信封上的笔迹,笑了,真的是小虎子写的字!
    我打开了信封。小虎子、小燕的信,简直像电报一样简单,但非常热情。
    亲爱的小灵通:
    欢迎你再游未来市。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欢迎你再到我们家做客。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我们没有一天不想念你。我们有一肚子的话要对你讲。见面以后,我们再叽里咕噜
说个痛快吧!
    我们派铁蛋作为"大使",专门去迎接你。
    信末没有署名,只画了一个没有胡子的老虎脑袋,一只长着剪刀尾巴的燕子。
    不用说,凭这"签名",就说明这封信确确实实是小虎子和小燕写来的。我记得,
小虎子画的老虎,一根胡子都没有。他说过:"我连半根胡子也没有,当然,这老虎也
该没有胡子。"小燕画的小燕子,总是拖着长长的剪刀尾巴。
    "这么说,你真的是铁蛋?"我望着面前的男孩子问道,"我记得,你的模样不是
这样的。"
    "上次你来未来市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初级机器人',方脑袋,铁手铁脚铁身
子。"男孩子说道,"后来,小虎子的爸爸把我送到机器人工厂改装,我变成了'高级
机器人',跟真人的模样差不多。我的本领也更大了,会按照主人的命令,干各种各样
的活儿。"
    "太好了,铁蛋,你再也不那样笨头笨脑了!"直到这时,我才终于相信面前的男
孩子真的是铁蛋。我一边笑着,一边跟铁蛋握手。
    在握手的一刹那,我发觉铁蛋的手冰凉冰凉的--他,确实是个机器人!
    "我亲爱的'大使',你怎么带我到未来市去呢?"我问铁蛋。
    "跟我来!"铁蛋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
 

  
 
 

 

小灵通漫游未来

 


小灵通漫游未来
飞往未来市
 
    我跟着铁蛋离开了办公室。他领着我朝楼上走去。我有点纳闷,到楼上去干什
么?
    嗬,三楼、四楼、五楼。五楼是我们编辑大楼最高的一层。到了五楼以后,铁蛋还
往上走,带着我爬上了屋顶!
    火辣辣的太阳,照射着屋顶上的水泥平台。
    "喏,到这儿来。"
    我顺着铁蛋指的方向一看,唷,水泥平台上趴着一只大龙虾似的东西。
    这"大龙虾"有着尖溜溜的脑袋,长长的、圆圆的身子,向上翘的尾巴,浑身透明,
在阳光下亮晶晶的。

    铁蛋走近"大龙虾",说了声"快开门",那透明的门就自动打开了。
    "请进!"铁蛋把手一挥。
    我钻进了"大龙虾",坐上了柔软的靠背椅。铁蛋和我肩并肩坐在一起。铁蛋一进
来,透明的门就自动关上了。座舱里开放着冷气,真凉快。
    铁蛋按了一下按钮,咦,从"大龙虾"的胸部忽然朝两边伸出两只透明的翅膀,看
上去活像蜻蜒的翅膀。
    "大龙虾"屁股冒气了。唰地一下,它飞了起来,飞向湛蓝湛蓝的天空。
    我朝下看去,那座编辑大楼越来越小,变得比火柴盒还小。没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我们坐在这浑身透明的"大龙虾"里面,真舒服。我仿佛长了翅膀,在碧空翱翔。
白云像轻纱一样,从身边飘过。湖泊像一面面小镜子,嵌在绿色的田野上,在灿烂的阳
光下,不时闪射着耀眼的亮光。银色的河流,黄色的公路,黑色的铁路像洒向地面的彩
练;积雪的山峰,像浇了奶油的蛋糕;沙漠,仿佛像一块大煎饼;海洋,看上去像一匹
蓝中带绿的缎子……
    "铁蛋,我们坐的是新式的'飘行车'?"我问道。上次我访问未来市的时候,那
像大水滴似的"飘行车"曾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的问话,像鼓槌敲在棉花上,没有反响。
    "铁蛋!"我又喊了一声。
    铁蛋像木头疙瘩似的,一声不吭。
    我仔细一看,唷,他在那里闭目养神哩!原来,这"大龙虾"会自动飞行,用不着
铁蛋操心,他也就"抓紧"时间让电脑休息了。
    "铁蛋!"我用胳膊碰了一下他的胳膊。
    这下子,铁蛋睁开了眼睛。
    "我们坐的是新式'飘行车'吗?"
    "飘行车?早就淘汰了!"
    "淘汰了?"
    "是的。因为飘行车会污染城市环境,决定不用了。"
    "飘行车怎么会污染城市环境呢?"
    "它没有轮子,全靠朝下喷气,才飘了起来。虽然'飘'得很快,可是喷出来的废
气会污染环境。"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明白了。不过,我仍弄不清楚我正乘坐的"大龙虾"
是什么东西。
    "它呀,它叫'五用车'。"铁蛋终于说出了它的名称。
    "五用车?哪'五用'呢?"
    "它会飞,能在空中飞翔;它有轮子,可以像汽车那样在马路上行驶;它也有腿,
会爬山;它还可以像快艇一样在水面上航行;同时还能像潜水艇那样,在水面下潜行。"
    "乖乖,会飞、会跑、会爬、会游,还会潜水,这'五用车'的本事,比'飘行车'
大多了!"
    "如今,未来市差不多家家户户有'五用车'了!"
    我一边跟铁蛋聊着,一边打开了袖珍录音机,把铁蛋的话录了下来。我还拿出手提
式摄像机,透过透明的机舱外壳,拍摄空中绮丽的景色。
    忽然,机舱里的小红灯一闪一闪。铁蛋赶紧按了一下一个圆溜溜的电钮,马上从电
钮下面一条窄窄的缝隙里,掉出一张长长的纸条。那纸条上,印着端端正正的仿宋体字:
    铁蛋:请降落在东4096北5114。我们在1402室。
                               虎·燕
    铁蛋看完那纸条--电报,按动着机舱里微电脑的电键,让"五用车"自动朝着电
报上指明的方位飞行。
    "小虎子和小燕不是住在未来路2000号吗?"我问。
    "那是老皇历啦。他们早搬家了。在未来市搬家是极简单的事情。上午我出发的时
候,小虎子和小燕还住在郊区。为了迎接你,此刻他们搬到市区住宅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