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 >> 科普知识 >> 科技文苑 >> 科普文摘 >> 正文

科幻小说:新桥恋人(一)

 “天空是白的,而云是黑的。”

(一)

那是一座被废弃的桥上。桥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产物,黝黑的钢铁桥身横跨百余米,可想而见当年河水涨满河道时的盛况,虽然如今只能看见桥下淤泥中央的一条细细蜿蜒的水流。

水泥桥面有不少地方已经开裂了,露出下面纵横交错的支架,形成高低不平的沟壑,就好像一个表皮被撕裂的人,鲜血淋漓的组织和骨骼就那么赤裸裸地暴露在直射的强烈日光之下。

雅克把他的悬浮轿车停在桥头路面尚算完好的地方,迈步走出了车子。阳光太强了,这让他有点后悔早上出门时没用使用效力更强的防晒膏。但愿不会因此而得皮肤癌,他把帽沿又向下拉了拉,使自己的眼睛完全处在太阳镜和帽子投影的双重保护之下。

桥的中间有一群人打着大大的标语牌又唱又跳,还围着不少媒体记者,场面看起来闹哄哄的。又是那帮激进的自然主义分子,雅克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那完全是一群无事生非的家伙们,一面嚷嚷着什么宁要死于自然,也不要接受人工器官移植,一面又享受着各种人工制品所构建的舒适生活。他伸手摸了摸屁股后的警棍,招手让其他同僚快速地跟上。

那群人显然也发现了这批正在接近中的治安警察,然而非但没有散开,反而围得更紧了,歌声也变得更为响亮,隐约带着挑衅的成份。雅克加快了步伐。他对这种隔三岔五就要重复一次的行为实在是厌烦透了,把这些人驱散,或是抓几个拘留起来,然而几天后他们又会继续……雅克觉得自己无法理解那些人的想法,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很不错,一切都可以用井井有条来形容。食物加工机可以提供各种符合口味的料理,甚至色香味都可以模仿得很逼真,基因药物使得“不治之症”基本上成了过去式,而各种新型材料的开发使得交通及建筑业都有了极大发展,……警察的靠近终于使人群产生了小小的骚乱,有人开始推搡身边的人企图离开,也有人向着他们迎过来。雅克暗自叹了口气,把电警棍的能源调节器调到麻痹一档。他并不喜欢暴力,然而暴力在他而言却总是不可避免。

就在这个时候,乔舒出现了。

雅克无法形容当他第一眼看见乔舒时的感觉。她穿着轻薄的衣裙,为了防止晒伤,全身都涂满了绿色的防晒油,包括那一头长长的秀发。有人在她腰间摆弄着什么,然后轻轻推了她一把,她就跃上了桥的护栏。风从河的上游直吹过来,蓝得发紫的天空下,她就好像是绿叶的精灵,站在那里,摇摇欲坠。

雅克在想,他那一刻也许是停止了呼吸,血液快速地奔流着,冲击着鼓膜似的发出巨大的回响,他看见自己的手僵直地伸出去,想要把女孩从那个危险的地方拉下来。然而就在他的手指碰到她裙角的一霎,女孩消失了。

他听见惊呼声,却分辨不出这惊呼声是出自他自己的口还是其他旁观的人。女孩的同伴上来阻挠他,被他大力地推了开去。他冲到桥的护栏边向下看,在一片黄土和黑泥的背景下,乔舒的绿分外地显眼,她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住什么,向着大地的怀里扑去。眼看着她的脸就要接触到地面时,她腰上拴的强力皮筋的张力也到了头,随着“嘭”地一声,女孩被重新向上扯去。

雅克抓住了皮筋,在女孩体重的弹动下,皮筋像是活物一样在他手中跳动着。他让他的搭当上来帮忙,等弹跳停止后慢慢地把挂在下面的人拉上来。但不幸的事发生了,正当他交待搭档要怎么拉住橡皮绳时,两人一失手,女孩倒栽了下去……

人群已被驱散得差不多,几个特别顽抗的也已被掀翻在地,媒体记者们满足地拍了大量的照片,在乔舒被抬上来的一刻又冲上来猛拍一气。女孩的同伴并不关心乔舒的死活,眼睛里满是骄傲,她毫不在意地让警察往她纤细的手腕上扣上手铐,甚至举起双手向记者们展示这禁锢的证物。

“谋杀!”她们冲着摄影镜头大声喊着,“你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对自然的谋杀!对人类的谋杀!人类的尊严早已消失了!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