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年    返回目录页


一月四日日记
--------------------------------------------------
我用笔的木浆,
去追赶时间的急流,
尽管是那样地用力,
还是被远远地抛在了后头。

我那日记的小船,
为什么比白云还要缓慢?
因为它喜欢在遗忘的沙洲上停搁,
或是在冥想的旋涡中打转。

我没有任何办法,
只好在航行的第四天靠岸。

                1970年

起   步
--------------------------------------------------
童年的金色,
已经消失,
广阔的世界,
变得更加清澈。

生命——
溶合在山泉中的一滴露水,
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
吐着快乐的泡沫,
唱着希望之歌……

                1970年7月

野   蜂
--------------------------------------------------
早晨,衔来百花的甘露,
在竹枝上建起灵巧的楼房,
春天给予它不竭的精力,
美丽的舞蹈,浴着漫天金光。

细雨,洗去空气中的浮尘,
薄暗里蜜酒散开阵阵醇香。
野蜂在风雨的摇荡中开始安眠,
带着无限甜美的梦想。

                1970年8月

冬天的河流
--------------------------------------------------
松疏的沙滩上,
横躺着上百只大木船;
它们像是疲乏了,
露出宽厚的脊背,
晒着太阳……

多么辽阔呵!
没有人声。
河岸边,
开满了耀眼的冰花;
沙洲上,
布满了波浪留下的足迹,
——微细的纹路;
黄锈的铁锚斜躺着,
等待着春天的绿波。

冰冻的河是蓝色的;
无云的天是蓝色的;
多么单纯的颜色,
阳光润湿了大地的皮肤。

毡毯一样的沙滩
睡熟了;
它是美丽的,
却没有——一枝生命的花朵。

                1970年

村野之夜
--------------------------------------------------
浓厚的黑夜,
把天地粘合在一起。
星星混着烛火,
银河连着水渠,
我们小小的茅屋,
成了月宫的邻居。
去喝一杯桂花茶吧!
顺便问问户口问题。

                1970年

春   分
--------------------------------------------------
凹面镜般的天宇,
紧扣着大地
——这块不透明的玻璃。

太阳用光焰的扫帚,
扫除着——
冬天那冰雪的足迹。

                1970年

夕   时
--------------------------------------------------
金亮的太阳,
收起最后一缕浮光,
沉入晚霞的海洋。

渐渐暗淡的幻想,
像夕阳一样,
还燃烧在远方的村庄。

                1970年

老   树(一)
--------------------------------------------------
生命的泉流已经枯竭,
青春的花朵已经凋谢;
向苍天伸着朽坏的臂膀,
向太阳索取最后的温暖。

暴风卷走了仅有的黄叶,
寒流带来了满天冰雪。
像虫蛀进它干瘦的肌肉,
安然地开始冬眠。

它弯着布满皱纹的体躯,
向着漫长的岁月,
用颤抖的声音,
诉说自己的苦难。

          1970年8月14日,给父亲的信

老   树(二)
--------------------------------------------------
老树
老得要命,
在夜里黑得吓人。
要吓我们,
我们这么近,这么近,
它不高兴。
“我认识你姥姥,
我告诉你外公,
嗯——哼……”
我们不作声,
我们听,
像两个好儿童。

大   雁(一)
--------------------------------------------------
从遥远的天边,
飞来了一群大雁。
它们在我的身边环绕;
它们在我的头顶盘旋;
它们向我友谊地招手;
它们说着我不懂的语言;
终于又恋恋地飞去——

远了、远了………
化为天边一缕飘动的细线。

于是我又想起了——
过去的伙伴。

                1970年春

大   雁(二)
--------------------------------------------------
大雁,你落下来吧!
为什么你还在飞?
是因为干枯的树枝?
是因为池塘的薄冰?

大雁,你飞走吧;
不要盘旋,不要停。
请你告诉慈爱的春天,
不要忘记这里的渔村。

           1970年,给徐叔叔的信

新 的 家
--------------------------------------------------
静静的夜里有静静的梦,
雄鸡却在静夜中歌唱黎明。
忽然惊醒的火跳出了炉口,
吓跑了门缝中守望的星星。

                1970年元月

山   溪
--------------------------------------------------
碧色的山溪
投入大江,
绿盈盈的泉丝,
在浊流中飘荡,
是应该叹息它
丧失了纯洁的本色?
还是应该祝贺它
逃脱了徘徊和枯亡?
晨(一)
--------------------------------------------------
晨风洗去夜和浮尘
窗角露出澄澈的黎明
年轻的白杨在爱抚中低语
正经的麻雀在平台上议论

晨(二)
--------------------------------------------------
太阳——
红闪闪的目光,
扫过大地。
万物都在
肃静中呆立。
只有一颗新生的露珠,
在把阳光,
大胆地分析。


--------------------------------------------------
纯白的云朵
腼腆地从林间走出
化入摇荡的河水

淡褐色的沙丘
披着浴衣
在岸边等待

微   风
--------------------------------------------------
垂柳在微风中慢慢地摇动
微风轻推着雪白的白云
呵,白云变成了湖中的天鹅
轻轻游荡,碰不起一丝波纹。

土   块
--------------------------------------------------
铧犁翻起沾霜的土壤,
土块便获得了生命和力量。
尽管他们还伏地沉睡,
但春天的种子却在心中萌发、滋长。

沙   漠
--------------------------------------------------
热风推动着新月型的波浪,
波浪起伏汇成黄金的海洋,
海洋吞没了多少迷途的生命,
每个生命都化作一粒石英的光。

                1970年

忘   却
--------------------------------------------------
昏黄色
白炽的铁,
暗红色
炙热的铜,
冷却了
披上了锈,
像一块块肮脏的冰。

多少年前
岁月的光辉,
被默默压在,
记忆的底层。

                1970年

回   春
--------------------------------------------------

白色的冰雪,
变成了黑色的沃土;
酱色的枯枝,
变成了绿色的树木。
春天回来了,
她熔化了雪山——
这些门前的冰柱,
用暖流的拳头,
敲打着大地的门户。

解冻的河岸,
在阳光下发酵,
垂柳在微风中倾倒,
它身边有一棵高大的白杨,
展开了深情的怀抱……

长长的柳丝浸在水中,
荡起一丝丝银亮的波汶,
鱼儿惊慌地潜没了,
带着旧日的钓痕。

路是我们的
--------------------------------------------------
路是我们的,
还有小树,
还有那条黑黑的河。

城市走不过来,
只好等着,
灯都困了。

你为什么笑?
是学月亮?
夜云刚刚飘过……

割 草 谣
--------------------------------------------------
你用大锄,
我用小镰,
  河滩上的草,
总是那么短。
小兔子,
急得挖地洞;
老肥猪,
馋得撞木栏,
  草就那么短。
晒不干,
锅台光冒烟;
铺不厚,
母鸡不孵蛋,
  草就那么短。
你拿大筐,
我拿小篮。
河滩上的草,
永远那么短!

割草归来
--------------------------------------------------
你金色的眼睛,
看看太阳,
太阳走远了,
红衣服忘在草滩上。

是你在唱歌,
是歌把你唱,
草篮边的小野菊
垂头把路望……

玫   瑰
--------------------------------------------------
玫瑰佩带着锐刺,
并没有因此变为荆棘,
它只是保卫自己的春华,
不被野兽们蹂躏。

芦 花 鸡
--------------------------------------------------
芦花鸡
走着
静静悄悄

雨滴
被一点点啄掉

树梢上
鸟叫?
草叶猛然一抖
不,是羽毛

书   籍
--------------------------------------------------
轻轻地洗去它的油污,
小心地擦去它的灰尘,
使它放出新生的光焰,
在思想的深处珍存……

金属的撞击,
车轮的辐音,
在生活的交响乐里,
还有思想无声的轰鸣。

紧紧鞋带,
拉平衣服的皱纹,
迎着破晓第一道晨曦,
打开思想的大门。

这里有安静的篇章;
这里有美好的春景;
这里有暗淡的插图;
这里有时代的光明。

有深奥的话;
有冰冷的词;
有滚烫的字;
有闪亮光的诗……

描出了高贵的微笑;
录下了阴险的低语。
一本普通的书籍,
向你诉说着人生的秘密。

伐倒高大的榕树,
采集光润的美玉。
去建筑精神的世界,
去动摇丑恶的地狱。

向着光明走去,
擦洗着自己的灵魂。
用决心和毅力,
抛去身后的暗影。

我们的生命,
发着它的光,发着它的热,
我们的社会,
向着太阳航进,
未来和希望——
是我们航行的磁针。

                1970年

归   来(一)
--------------------------------------------------
黑夜走出岩洞,
夕阳还在翘望。

一条长长的游影,
投向静静的村庄。

老人的牛归来了,
拉着古代的车辆。

铭   言(一)
--------------------------------------------------
在生活的海洋里,
应扶正船舵,
不能为顺风,
而卷入旋涡。
且把搁浅,
当作宝贵的小憩,
静看那得意的帆影,
去随浪逐波。

铭   言(二)
--------------------------------------------------
用堤,
可以捕住无边的浪;

用帆,
可以捕住无形的风;

用爱,
可以捕住无踪的梦;

用钱,
可以捕住无情的心。

礼   貌
--------------------------------------------------
被人丢弃的,
我总默默寻找。

被人争夺的,
我总偷偷丢掉。

当遇到惊奇时,
我说:这是礼貌。

友   谊
--------------------------------------------------
我看见“友谊”像艳丽的花
我知道花会凋零

我看见“友谊”像纯洁的雪
我知道雪会溶化

我看见“友谊”像芳香的酒
我知道酒会变酸

我看见友谊像不朽的金
我知道黄金的重价

回   想
--------------------------------------------------
冻红的西天,
飘过一线大雁;
微弱的雁鸣,
传进倾斜的鹅圈;
鹅群蜷缩在
温暖的翅下,
回想着那远去的春天。

                197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