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四年    返回目录页


小鸟伟大记
--------------------------------------------------
在透湿透湿的世界上,
有一个大殿很高。
殿檐下有一鸟窝,
窝里温暖而干燥。
主人是一只小鸟,
正在梳理羽毛,
下面飞着几只蜻蜓,
使积水微微闪耀。
小鸟偶然俯瞰水影,
忽然发现自己渺小;
大殿上好像有只蚂蚁,
在向下探头探脑。
“天哪!这是我吗?难道?”
小鸟开始万分苦恼。
它竭力昂首挺胸,
对比也没有改变分毫。
小鸟开始哭哭啼啼,
蜻蜓只好赶来劝告。
当小鸟说了伤心的原因,
蜻蜓不免微微一笑。
蜻蜓爬在小鸟的耳边,
告诉它一个绝招:
你只要如此如此,
大殿就能变成蚁巢。
小鸟虽有点半信半疑,
但还是愿意瞧瞧。
它飞出可爱的小窝,
把一块最小的积水寻找。
终于找到了——
大小就像核桃。
小鸟站稳脚跟,
就开始和大殿对照。
“哈,真可笑,可笑!
我一展翅就把大殿遮掉。”
骤然伟大的小鸟,
跳起了节日舞蹈。
“谁说我曾在那儿居住?
呸!全是造谣,造谣!
就是十根圆柱,
都难比我一根羽毛!”
在透湿透湿的世界上,
有一只透湿的小鸟。
它再不能回窝了,
由于伟大的自豪。

自大的湖泊
--------------------------------------------------
“好大的湖泊呵!”
微风吹来一句赞叹。
湖泊得意了,
每个波浪都快乐地打颤:

“我宽广无比,
超越了时间和空间,
世界在向我发抖,
我是一切伟大的极限!”

“不见得吧?”
微风又送来一句衷言。
湖泊不由皱起面孔,
发现了飘浮的云片:

“你不过是我呼出的水气,
却竟敢口出狂言!
我伟大是必须的必然!
我伟大是顶峰的顶点!

云朵静静地飘着,
脸上微笑淡淡:
“你可以顺着江河,
去到海边看看。”

湖泊忍无可忍,
便开始大声叫喊:
“要比就在这比,
我才不上当受骗!

“这种崇洋的鬼活
早就遗臭万年!
你再敢妖言惑众,
小心被撕成碎片!”

云朵打了个哈欠,
似乎有点疲倦:
“你若实在要比,
就请看头上的蓝天。”

湖泊实在怒不可遏,
就疯狂地冲破堤岸。
它要淹没整个大地,
来与天比个长短方圆。
(最好连天也一同淹没,
把可恶的云朵生吞活咽!)

湖水在大肆泛滥,
云朵却开始小憩。
它觉得水声渐渐消逝,
隐处还有些青蛙在感叹……

当云朵从短梦中飘出,
却再找不到光彩的湖面,
只有一片发臭的沼泽,
瘫倒在荒丘中间。

花   岛
--------------------------------------------------
在海洋无边无际的浪涛里,
曾有一个名叫花岛的美丽岛屿,
早晨,花色像朝霞样瞬息万变,
夜晚,花露像群星般光彩熠熠。

花间还有无数金色的蜜蜂,
整天整夜辛勤的授粉、酿蜜。
它们培育了许多新型品种,
使岛上的花朵日新月异。

角落里的毒麦对此却十分仇恨,
因为在花圃中它没有立足之地。
为了实现独霸全岛的罪恶野心,
它便施用了挑拨离间的毒计。

它时而亲亲热热地称兄道弟,
时而又装成老辈卖弄胡须,
等到和花儿们渐渐混熟,
便讲解起所谓的“革命问题”。

“你们知道蜜蜂并不制造养份,
既没有叶片,更没有根须,
只会爬在你们头上吃现成的,
纯粹是一个寄生虫阶级……”

花儿们不幸受了毒麦的蒙蔽,
开始与蜜蜂势不两立,
一听见蜜蜂热情的歌唱,
便急忙把漂亮的花冠紧紧关闭。

蜜蜂无蜜可采只得渡海远去,
花儿消灭了“剥削”十分欢喜,
但从此却再也结不出什么花籽,
因为没有谁来把花粉传递。

花儿们开始后悔地哭泣,
角落里的毒麦却大为得意,
乘顺风大肆播撒长角长刺的草籽,
把肥沃的花圃全部占据。

最后一枝花用花瓣作为信笺,
记下了用痛苦换来的真理。
花瓣飘飘摇摇落进蓝色的大海,
海潮便带着花的遗书奔向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