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五年    返回目录页


泥   蝉
--------------------------------------------------
春夜的细雨和风,
使土地恢复了弹性。
一日泥蝉爬上地面,
带着浓重的土腥。

它不算出土文物,
却像木俑般正经,
透过琥珀色的眼镜,
轻蔑地打量着蜻蜓:

“你们的胡飞乱舞,
算什么立异创新?
在我降生的那些年月,
早就见过这类飞行。

“我生在高高的树尖,
都甘愿深入土层,
你们却背叛了大地,
盲目地追求天外浮云。

“哼,不听先辈的教训,
迟早要悔恨终生!”
泥蝉忿忿地爬到静处,
忽然停住不动。

怎么?它头上裂开条小缝,
露出另一副面孔,
悄悄地模仿着蜻蜓,
把翅膀延展、伸平……

副上帝的提案
--------------------------------------------------
天国改组了
  成立了垦荒局
 为了解决
   教徒们的
     吃饭问题
粮食不够吃
  因为产量低
 低产量因为——
   盐碱地

  副上帝兼正局长
    主持了
   第一次会议
    ——改造盐碱地
嘻!提案
 装满了所有仓库
   在车站堆积
收废纸的
 老太太
  简直顾不上呼吸……
铃响了
 三年以后
  会议准时开始
副上帝局长自然
  首先宣读了
 自己的提议:

“改造
  要解决根本问题
     要搞科技!
我看是不是可以
    在水渠里
  撒一些大米
   吸引蚂蚁
然后
 灌水,淹死它们
蚁酸
  就会溶解在水里
  酸碱中和
但要小心,别撒太多
太酸了
   会腐蚀铁犁。”

“呵,这将是
  第二次创世纪!”
 圣母玛利亚首先
    欢呼
于是,掌声如雷
  引起了
    一场大雨
副上帝局长
  没有得意
他笑了笑
    表示谦虚
然后宣布了
  下一次会议的议题:
“鉴于
   撑死鬼将会
     大批产生
是不是需要
   扩建地狱?”

“励精图治”的国王
--------------------------------------------------

容光焕发的月亮
注视着都城的灯光
“励精图治”的国王
坐在大殿中央
他和文武大臣们
正研究着作战情况:
骑兵在山区受阻
遭到严重伤亡

“哼,马匹在深山峡谷
怎能横冲直撞
敌军依仗着山势
自然十分猖狂
如果再不因地制宜
胜负就难以想象
这样吧,命令所有骑兵
马上改骑山羊。”

渐渐削瘦的月亮
倾听着行宫的喧嚷
“励精图治”的国王
坐在大堂中央
他和文武大臣们
正努力把妙计设想
骑兵们逃跑不及
大半已经投降

“唉,问题全出在山羊
两个角长在头上
撤退时脑袋一转
身后留下空档
看来最关键的问题
是加强身后设防
这样吧,需要撤退的时候
可以改骑牛虻。”

奄奄一息的月亮
躲开了倾翻的车辆
“励精图治”的国王
坐在大路中央
他的文武大臣们
已各自逃奔到外邦
丢下委屈的国王
在那又哭又嚷:

“唔!请你们把我带走吧,
我没有不理朝纲!”
“但愿你别理朝纲
想出山羊、牛虻。
让我们倒霉的骑兵
被敌人一扫而光
这样吧,你可以去骑田鼠
到哪都能躲藏。”

伊凡的论断
--------------------------------------------------
那是一个古怪的冬天
北方的气候异常温暖
在北方公园的大钟楼前
几个木匠正围着大法官伊凡

不,并不是在进行什么宣判
可敬的伊凡毫不威严
他的手正绕过巨大的肚子
向木匠们示范怎么画线

(内参:国库拨料,要修建一副绞架
把贪污和诈骗送上西天)

大法官累得真够可怜
生命在重叠的脂肪中打颤
硬铅笔要比鹅毛沉重不少
公爵也不给大法官升级加钱

周围的木匠似乎有点感动
感动得把时钟看了又看
等他们真正看清大法官的设计
却惊讶得眼睛发蓝

大法官的设计有一个特点
每块料都注明要一截两半
按这个设计制作绞架
总高度不会超过一米二三

有个木匠胆囊发炎
竟然想起要提醒伊凡大法官
“您这种绞架只能吊死兔子,
或搬列田径场上去当跨栏。”

大法官听了自然不以为然
连声说木匠头脑简单
“僵死的木头都可长可短,

难道活人就不能随机应变?

“对于过于高大的犯人,
可以劝他尽量缩短。
如果那样还离不开地球,
还可以请你把他也锯下一半。”

(诽谤:大法官省料要打立柜沙发
来为娶亲的儿子装点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