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地区]西藏,以震撼的方式抵达


  去西藏,只能有一种方式抵达:震撼!

   从贡嘎机场出来,车进拉萨市,头便隐隐地疼起来了。高原反应来了。

  我的眼睛一直在向窗外张望,9年未见,布达拉宫,你好吗?

  记得9年前,跟随上海市政府代表团采访首批援藏干部来拉萨时,远远望到布达拉宫,便情不自禁地欢叫起来。始建于公元7世纪的布达拉宫,是藏王松赞干布为远嫁西藏的唐朝文成公主修建的。布达拉宫海拔3700多米,占地总面积36万余平方米,建筑总面积13万余平方米,主楼高117米,全部为石木结构。宫殿、灵塔殿、佛殿、经堂、僧舍、庭院等一应俱全,是当今世界上海拔最高、规模最大的宫殿式建筑群。也是西藏向世界展示的最经典的“名片”。

  布达拉宫依山垒砌,殿宇巍峨,颇有横空出世、气贯苍穹之势。宫殿分为红宫和白宫。居中央的是红宫,主要用于宗教事务;两翼刷白粉的是白宫,是过去达赖喇嘛生活起居和政治活动的场所。

  此刻,又见布达拉宫,依然是雄踞高山,气势恢宏,充满着藏民族狂野而豪爽的气息。布达拉宫的宫殿佛堂无数,收纳珍宝无数:释迦牟尼金像、贝叶经、强巴佛、盛乐金刚、珍珠坛城、格鲁派上师供宗喀巴、纯金台珊瑚长寿灌顶宝瓶等。布达拉宫之大之华美让我目眩神迷,又在目眩神迷中细细欣赏着色彩瑰丽的唐卡和壁画,咀嚼着藏族文化最摄人的芬芳。

  站在布达拉宫的最高点———金顶,俯视拉萨整个城市,如同站在云端向下望,又如乘坐在巨大的雄鹰身上。金顶区四周用经幢、经幡等装饰,满眼金黄的色泽,那飘在头顶上的白云更是姿态各异、晶莹得耀眼,仿佛一伸手,就能拽下一片云来卷成棉花糖塞进嘴巴里,一定很甜。

  布达拉宫经过历年来的重建修葺,其建筑群达到了最和谐的统一。有岁月沧桑的痕迹,也有古代文化的积淀,更是藏民族精神领域的至高体现。喇嘛藏红色的宽大袍饰、祥和平静的神态,与布达拉宫浑然一体。入夜,我又打车经过布达拉宫,偌大的建筑群只有几扇窗里飘出灯光,布达拉宫似已睡去,但一定还有什么一直醒着精神着,生生不息。

  除了一定要去感悟布达拉宫的“表情”,大昭寺也是拉萨之行必去的地方。大昭寺是拉萨老城最醒目的建筑,金顶前面的金色法轮和两只卧鹿,是它的重要标志。寺正面的凹形门廊里,8根粗大的柱子,已被虔诚的信徒们摸得油黑发亮,它的旁边总有许多信徒全身伏地朝圣拜佛,有些人甚至来自几千公里以外的阿里地区。是什么样的精神力量使他们这样?除了对神秘文化的膜拜之外,更可贵的是藏民族特有的那种坚韧精神。

  此外,罗布林卡(达赖的夏宫)、哲蚌寺、药王山等,如果有时间,都值得细细观摩游览。

  日喀则:“上海情结”浓得化不开

  作为上海市去年派出的第四批援藏干部,日喀则地区旅游局副局长邹波看到我们一行感到格外亲。原先在上海市旅游委任职的他,现在日喀则负责旅游推广和上海宾馆的扩建项目,高原的工作环境让他在一年里瘦了20多斤。

  记者在日喀则市里转了一圈,“上海”两字随处可见:上海广场、上海路、上海体育场、上海宾馆、上海家园……觉察到记者的满脸惊奇,第四批领队赵福禧解释说:1995年以来,上海已先后向对口支援的日喀则地区选派了四批199名援藏干部;10年来,上海在日喀则援建项目有400多个。当地的藏族人民说起上海援藏干部无不拍手称声“亚古都”(藏语“好样的”意思)。

  在日喀则的那天,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上海援藏干部,说起手里的事业,说起对西藏的感情,说起未来的构想,让记者无不感受到他们身上的无穷动力。“雪白的哈达纯洁着援藏干部的心灵,神圣的事业在向我们挥手召唤……”援藏干部们不仅深情高唱着这首《援藏干部之歌》,更用实打实的干劲和业绩在日喀则的大地上书写着新的壮美,薪火相传着“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奉献”的“老西藏精神”。

  日喀则的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境内的如雍则绿错湖、白居寺、萨迦寺、夏鲁寺、绒布寺等各具宗教文化特色。其中扎什伦布寺中那尊著名的强巴佛像成为众多游客和信徒不远万里前来的理由。

  去的那天是下午,几缕阳光从窗户斜斜射入,巨大的莲花座前,数盏终年不熄的酥油灯闪烁着,美丽的强巴佛,宽容地微笑着,站在这世界上最大的铜制佛像前,心中涌过一阵安详的清谧。

  林芝:穿越间,浓情山水如诗墨

  9年前进藏,未去林芝,心中一直耿耿。此次终于得见,蕴藏了多年的感情,有点泛滥的味道。

  去林芝,一定要挑部敞亮的车。林芝全部的美,都在路上,在颠簸里,在视野中。

  林芝位于拉萨东南,有“西藏江南”之称。如同所有的美景,都不轻易存在于我们触手能及的地方一样,从海拔3000多米的拉萨开车到海拔2000多米的林芝,中间一定要翻过一座海拔5000多米的米拉山口,这也是我此次西藏之行到达的“最高点”。山口云天萧瑟,色彩浓重的五彩经幡层层叠叠地和白色哈达裹缠着,神秘的感觉油然而生。

  车过了米拉山口,就开始往下行了,植被一下子茂盛许多。无数远远近近的雪山,峰顶尖削笔直,傲然刺向蓝天;银白如缎般的河水哗哗流淌,氤氲着空气中野花的芬芳。有小村静静地卧在路边,倒影池塘,宛如一幅幅水彩画。

  在阿沛村吃完饭后,我们到达了林芝最重要的景点———巴松错景区。一泓纯净的绿水在周围群山的呵护下潋滟舒展,像仙女降临凡间。我踩着巴松错湖上的铁链浮桥向湖心岛上走去,感觉到飘飘欲仙的滋味。如果说巴松错的美显得柔情万种,那么柏树园的美丽则令人荡气回肠:在离林芝首府“八一”镇不远的世界柏树王园林里,有面积达10公顷的巨柏纯林,进大门不久,便是被誉为“中国柏科之最”的“大柏树”,它树高50米,至今已有2600多年树龄。枝繁叶茂的“大柏树”上经幡环绕,藏族人民对大自然的崇拜,对神灵的敬仰又让此树平添不少神秘色彩。

  回到大路上,一路上身边始终有美丽的尼羊河蜿蜒相伴。河边有穿着藏袍的牧民父亲带着孩子在垂钓,低矮的帐篷外,牛羊在悠闲漫步,黑黑的藏獒项间系着大红的绸绳。路上游牧人家甚多,见到我们,热情地挥手致意,我们也发自内心地微笑挥手,只为着这时光流转中的一个偶然照面。

  走在林芝,我们一路在体验穿越。穿越山河的壮美,穿越岁月的流岚,也穿越我们内心的渴盼。

  穿越幸福与磨难,穿越快乐和忧伤,穿越,不就是人生最精彩的现在进行时吗?

  攻略

  提醒

  进藏前一定要休息好,可以提前一周服用藏药红景天胶囊。下飞机后不要剧烈运动,行动放缓,千万不要情绪激动。抵达宾馆后,当天不宜安排外出活动,多喝水,多吃水果。

  吃

  布达拉宫西侧的“雪神宫藏餐厅”的藏餐、“雪域餐厅”的尼泊尔菜都很有风格;建议晚上泡吧到“玛吉阿米”和“刚拉梅朵”。

  行

  出租车:市内一律10元,去远的地方需议价,不打表;中巴车:市内客运以中巴为主,去几大景点均可乘坐中巴,远近一律2元。

  购

  西藏特有的藏药、药材,最好在国营药店购买。藏族特色纪念品:转经筒、唐卡、藏靴、佛珠、天珠、绿松石的饰品、藏刀(必须邮寄)等,可到八角街和丹杰林路购买。丹杰林路上的“这里”等风格小店有很多服装是从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等地进口的,很受年轻人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