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人质事件 灾难创伤更甚于9·11


  “对于通过电视直播,关注菲律宾人质事件的观者,这次重大灾难创伤更甚于9·11!”香港精神康健促进会主席陈仲谋直言,心理及专业人士高度关心和关注港人的精神状况,并希望通过传媒,把有帮助的信息传达给广东地区同样关心事件、为此伤心痛心的同胞。

  目前,香港社会福利署成立了三个行动组,分别对在菲律宾的涉事港人、香港市民、以及康泰旅行社员工,提供针对性专门服务;社署总临床心理学家刘家祖着重指出,对于有父母或家庭经济支柱罹难的年幼子女来说,港府日后需要作出更多支援及跟进。

  死者家属及幸存者需长期辅导

  社署总临床心理学家刘家祖说,马尼拉挟持人质事件中,有家庭成员罹难的幸存者出现不同的情绪及压力反应,在未来三日,死难者家属要处理很多事,包括运送死者遗体,他们暂时能刻意压抑情绪,但其实团友及家属情绪仍然激动,需要继续跟进。

  社署发言人表示,他们非常关注死伤者及其家人的福利需要,会致力提供协助。在事发当晚,社署已安排一名社工及两名临床心理学家随特区政府队伍乘坐专机前赴马尼拉提供支持,他们在机上已开始为家属提供辅导,到当地后也会继续提供服务。

  另外,社署已根据死伤者名单,接触他们在港的亲属,并派出专责社工直接跟进,包括实时提供情绪抚慰及跟进其他福利需要。

  对于有需要的死伤者及其家属,社署会长时间跟进他们的长远需要和福利,例如情绪辅导、经济援助及儿童照顾计划等。

  红十字会提供心理热线

  截至昨天下午6时,由香港红十字会与心理学会提供的心理支持热线,共接获61宗港人的求助个案,当中约80%需要转介专业临床心理学家进一步辅导。

  接获的求助电话当中,年龄最小只有8岁。大部分求助人士因为挟持事件感到难过及不安,部分求助人士因事件勾起过往类似经历,情绪不稳,需寻求协助。

  社署表示,旅行社员工也是要特别关注的群体,社署一直在跟康泰旅行社保持联络,并在昨天因应这次重大事件及旅行社的需要,派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到旅行社总部,为管理人员提供情绪及心理支持服务;社署会继续评估旅行社的需要,有需要时会及时提供辅助。

  陈仲谋表示,因为大家看到的电视场面不是电影,是真人真事,所有观看直播和新闻节目的人都会如临现场,感同身受,担心人质们的安危;事件发展到最后,大家亲眼看到有尸体被抬出,内心会异常难过。

  曾有港人看到美国9·11事件的电视画面后,感到不安并要看精神科大夫。但对比起来,陈仲谋指当年新闻中看到的是楼塌,这次看到的是乱枪扫射和伤亡者的血淋淋场面,在港人的心理上会造成重大灾难创伤,严重程度会超过9·11。

  心理专家尽力帮助粤港观众

  因此,陈仲谋表示,香港心理及精神学科的专业人士此次高度关注事件,昨天全日,他通过电台节目,亲自解答港人在目睹事件后出现心理障碍的处理办法,又接受纸媒采访提供辅导建议。

  他表示,现时最关注人质及家属的精神状况,当中部分人会有一些劫后余生的情绪症状,包括感到焦虑、紧张、失眠以及不能集中精神、脑海不停浮现事发画面。根据过往数据,经历过此类灾难的人之中,20%女性及8%男性均会出现以上反应。

  陈仲谋表示,中国同胞手足之情血浓于水,更何况粤港两地距离接近,感同身受的悲痛会更加强烈,他希望本报能传达有效的辅导信息予广东同胞,呼吁他们密切注意心理变化,必要时一定要向专业人士求助。

  区分严重程度及时治疗

  香港心理学会副院士叶妙妍按心理受影响的三种严重程度,提供专业意见。据她分析,如果发现自己心情不好,睡不好,肠胃不佳,这属于较轻度的心理影响,可以通过与家人及朋友倾诉,或者到网上讨论区适当表达情绪,以此舒缓压抑,保持自己的饮食作息正常化,有利于减压。

  叶妙妍表示,受创程度进入第二级的人群,可能是曾经有被劫持,或者交通意外等不愉快经历的,菲律宾人质事件可能会唤起对往事的回忆,反映在可能会手抖,做恶梦,呼吸不畅顺,脑中不断出现劫持人质的画面。此时要强逼自己离开报纸和电视机,多做轻松的事情,如看书和听音乐,遵守日常生活规律。

  叶妙妍最担心的心理受创状况是,性格和生活行为有明显变化,在家不愿意说话,躲起来不吃不睡,自我封闭。叶妙妍提醒,要留心关注身边朋友和亲人,一旦发现有类似征象,要采取相应措施,例如耐心地引导当事人讲出心理障碍,如果他一时间不愿倾诉绝不能勉强,而应陪伴在他身边,慢慢引导他接受心理辅导。

  陈仲谋和叶妙妍都同时提到,在香港,媒体有报道自由,但是观众有自我选择的自由,不要重复看惨痛和血腥的画面,限制自己接受信息的时长,控制追求最新进展的冲动;但如果精神和心理不适的情况持续出现1到2周,切记要向精神科专家求助。

  ■服务指引

  ●如果发现自己心情不好,睡不好,肠胃不佳,这属于较轻度的心理影响,可以通过与家人及朋友倾诉,或者到网上讨论区适当表达情绪。

  ●如果手抖,做恶梦,呼吸不畅顺,脑中不断出现劫持人质的画面。要强逼自己离开报纸和电视机,多做轻松的事情,如看书和听音乐。

  ●如果性格和生活行为有明显变化,在家不愿意说话,躲起来不吃不睡,自我封闭。要引导当事人讲出心理障碍,接受心理辅导。

  ■市民反应

  大哭一场,当晚做噩梦

  电视画面全程直播菲律宾的香港旅行团被挟持事件,不少香港市民在亲眼目睹令人震惊的一幕后,在心里留下了阴影。

  “事件发生初期,我真是坚信这个枪手不会杀人的,还很轻松地跟朋友讨论事情什么时候解决。”全职师奶包太说,谁料在7点多,事情急转直下,“听到那个司机说全车15人都被杀时,我真是整个人都懵了,起码一个多小时回不过神,当晚就发了噩梦。”

  第二天,再看到传媒所报道的惨状,包太说,她抱着丈夫大哭了一场,领队谢廷骏被枪手铐在车门的场景、梁太哭着不肯下车的画面、团友在车上无助的眼神,在她脑海久久不能散去,“他们真是很惨”。

  而昨天前往旺角社区大楼签名吊唁死者的梁先生,直言看到电视直播时十分气愤,“不仅是因为那么多人不幸遇难,更是因为看着那些画面,自己却无能为力”。他说,事发那天刚好是他的生日,“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件事了”。

  梁的妹妹也陪同家人前往吊唁,她也说,亲眼目睹这件事的发生,很压抑,“但只能在心里为他们祈祷。”另一位看了全程直播的白领说,悲伤之后是愤怒,“但这股愤怒不知如何发泄,即使上讨论区斥责菲律宾警方的无能,也感觉是一拳打到棉花上,会觉得自己的力量很渺小”。

  太不幸了!根本不忍看

  深圳市民、网友对于菲律宾处理事件的方式表示震惊。不少人表示,以后不会考虑去菲律宾旅游。在福田区一家外企上班的周先生从8月23日起一直看电视关注事件的进展,“幸好我人在深圳,可以收到香港台,看到最新信息”。

  “再也不会考虑去菲律宾旅游。”这是陈小姐看到人质事件后的第一感受。孟小姐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工作,她根本不忍心看新闻,“太不幸了!”除了对遇害人质表示哀悼,对于将别人孩子带出来的妈妈,她觉得特别感动,“她的冷静跟机智令我佩服,在那么危险的时候心里还装着别人,我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