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恐惧症:不止是害羞


  有的女士死都不愿意自己出去逛街,因为总觉得这样自己好像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浑身不自在,焦虑不安。有的男性在公共卫生间小便时一定要等到旁边没人,或者到一个单独的小隔间,否则便尿不出来,他们有着“害羞的膀胱”。

  以上所有这些的共同之处是:这些人必须在别人的注视下完成一些事情,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要接受别人的“评价”(男士们,你们压力真大!)。

  这些人在私底下做这些事没有任何困难,只有在别人注意的时候,他们的行为才会发生障碍。这就是传说中的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 比害羞严重多了

  最常见的恐惧对象是在公共场所讲话,包括与他人进行简单的对话,还有害怕约会,害怕拥挤的公共休息室,甚至害怕在他人面前写字等等。

  普通群体中有高达13.3%的人在一生中会有某种程度的社交恐惧症,使得社交恐惧症成为一种最常见的心理障碍。它们通常更眷顾那些教育程度不高、单身的和经济收入低的人们。男女患该病的比例基本持平——1.4∶1。害羞和社交恐惧症的区别到此一目了然:你哪有人家那么羞涩啊!

  在日本,患社交恐惧症的人害怕直视别人的眼睛,而且担心他们的某些个人特征比如脸红、口吃、体味被别人指责,因此,患病者的焦虑更多地集中在可能会冒犯别人或使别人不安,而不是自己感到尴尬或者难堪!

  有个案例:某个村里,有个男孩叫小强,在他 15岁的时候,第一次显示出了社交恐惧症的征兆:他拒绝与任何同伴接触。小强后来大概花了7年时间才勉强修完大学课程,主要原因是他拒绝考试,尤其是口语考试。大学毕业并获得工程学学位,做了 6个月的工程师辞职之后,他开始完全拒绝家庭之外的所有社会交往,因为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还是与权威人士接触,病症都会立刻在他身上显现:脸红,颤抖,冒汗,口干,心悸……

  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得出,社交恐惧症并不像大家认为的只是人际关系问题那么简单。社交恐惧症会严重影响患者的工作和生活,如果不接受治疗的话,它将会成为一种慢性的、终生的疾病,几乎没有改善或者恢复的可能。

    社交恐惧症 严重起来想自杀

  患有社交恐惧的个体比不患该病的个体更容易患有单向情感障碍(就是抑郁或者躁狂),此外,社交恐惧症患者也容易有自杀的念头。个中厉害,真是谁患谁知道!

  追寻社交恐惧症的根源,那真是好多好多。首先,还得从漫长的人类演变源头说起……话说,在远古时期人们靠打猎为生,在与野生动物和某些危险环境打交道的过程中,慢慢地对它们产生了恐惧。与此同时,也相应地产生了对于愤怒、批评和拒绝别人的人的恐惧。而人类的愤怒通常就体现在表情上。

  在生活中,人们会接触到各种不同的表情,来自迎面走来的路人的,与你交谈的熟人的等等。正常人一般会容易记住赞许的表情,而社交恐惧症患者则容易记住批评的。

  所以同样是到街上走了一圈,正常人不会有太大的“收获”,而社交恐惧症患者则带回了无限的来自陌生人的“批评”、“愤怒”等等,尽管大多是他们自认为的。

  为什么人类这种害怕愤怒表情的倾向被从远古遗传下来呢?

  实际上,这就是一种大自然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体现:你想啊,看到对方不论是兽也好人也好妖也好,当他们凶相毕露时,能够害怕愤怒表情的人早就溜之大吉了,或者干脆就地装死,唯独你对这些个不感冒,还傻傻竖在原地深情对望,不叉你叉谁呢?

  因此,会躲避“愤怒表情”的人更可能生存下来,从而将这种基因一代一代传下去。这样在人类所有种族中,就有了倾向于躲避那些侵略性强的和享有社会特权的群体的这种特性。只是,过度躲避和敏感的下场就是可能罹患上恼人的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的原因分析

  一个人偶然一次或者几次体会到社交的创伤,但自己事后被当时产生的痛苦所困,多次强化暗示后,便有可能对以后类似的痛苦产生“习得性无助”。

  听说过这样一个案例:一个小女孩,在课堂上偶尔一次发言不顺利,可能是结巴或者停顿,遭到了身边同学们的热烈嘲笑,这个痛苦一下子就被钉入心中,以后每每发言都和这次一样糟糕,而且愈演愈烈。后来的情况是:在课堂上不能回答任何问题,因为无法出声;出门后不能去商店买东西,因为无法与营业员交流。但是私底下与家人朋友之间却不存在这样的障碍。

   这便是因“习得性无助”而导致的社交恐惧症。

  最后一个要说原因:目前虽然还没有对社交恐惧症患者进行遗传学的研究,看看到底和基因有没有关系,但是研究者们已经确定了一些父母的养育方式将可能导致社交恐惧症的发生:

  ① 过于保护孩子,对孩子缺乏信任,缺乏情感支持。

  ② 过度关注孩子服饰是否整洁和言谈举止是否得体。

  ③ 鼓励孩子进行社会交往,从而妨碍了他们学习社交技巧来控制自己对社会的恐惧。

  关于治疗,可采用认知行为的集体治疗:就是让一群难兄难弟们聚在一起,相互复述或者模拟能够引起恐惧的社交场合。例如,当一个人对在公众面前演讲极度恐惧时,大家就集体扮演他的听众,来一场模拟秀。

  除此之外,还鼓励大家轮流吐露自己内心的痛苦,获得其他人共同的安慰,以达到情感上的共鸣,也收获了来自社会的支持。苦难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在它面前,人们再也没有任何年龄、性别、层次、贵贱限制,世界顿时大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