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话题:**案例的心理分析


  **禁忌是性禁忌的主要部分,大体经历了长幼**禁忌、血亲性交禁忌、近亲回避等几个发展阶段。为了发展生产力,有必要使群体巩固、发展、壮大,就必须对可能导致群体瓦解的性竞争作出限制,群体就逐渐形成了**禁忌的规则。**禁忌是全球性的。**使人口增殖慢,素质差。

  性伦理规定性禁忌恰恰是最容易发生性行为的异性,父女之间,母子之间,兄弟姐妹之间,接触机会多,朝夕相处,充分感到异性的吸引,性冲动容易发生,性满足有便利条件,性禁忌容易被破坏。但是性关系不再是当事人的私事的时候,性伦理就规范了。通过禁忌,惩罚,图腾崇拜,使人们产生心理压力,畏惧感和负疚感。

  性的**禁忌其实在动物界也有。最近一期《读者》就有一个故事,牧民因为一匹纯种母马没有好的配种,发现其子,是一匹优秀的公马,就借欺骗手段,使两马交配,但是后来两马发现了事实,都自杀身亡,令牧民感叹不已。但是在我们人类常常因为种种原因破坏了**禁忌,产生各种心理卫生问题,甚至造成人生悲剧。

  一位高中女学生,由于学习困难进行了心理咨询,建立了信任关系后,她反映了她内心世界的痛苦。她由于家庭房屋紧张,小时候就和比自己大6岁的哥哥同睡。8岁的时候就和哥哥做性游戏,开始还有些疼痛,后来就不疼痛了,再后来就觉得舒服和需要,一直到14岁时,哥哥离开家才停止。但是由于她性的体验年龄比较早,自然就性的欲望强烈,但是无法满足自己。另外更是由于逐渐成人,意思到自己是**的事情,心理压力强大,觉得无脸见人,常常自责,自卑,严重影响学习。

  一位男性警察进行的心理咨询表现就是长期失眠症,神经衰弱,30多岁仍然未婚,经过系统的心理治疗后,逐渐发现他的内心痛苦所在。他的父亲是一个船员,常常是数月才回家一次,而且父母关系十分紧张,母亲有一次就和刚刚长大的他发生了关系,从此他就背上了沉重的精神十字架,闷闷不乐,无精打采,委靡不振,虽然有了工作,但是学习、工作和婚姻受到巨大的影响。

  还有一文男中学生,他从小丧父,母亲爱自己如生命,从小到大都和母亲同睡,母亲帮助洗澡,他也非常爱母亲,直到他青春期发育。有一天他还是睡梦中,突然被什么东西压住,睁眼看到的是母亲正骑在自己身体上,做些动作,并且象很快乐,他自己仍然是朦胧感觉,以后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多次,他不想伤害自己的母亲,但是他又不理解自己的母亲,总是觉得这事情不应该,怎么办的难题摆在刚刚涉世的少年面前。

  有一个家庭,母亲是久病卧床,父亲和女儿一直服侍她,女儿长大了,身材也格外有吸引力,有一天还在中年的父亲就占有了自己的女儿,时间一长女儿崇拜父亲,也就自然代替了自己母亲的角色,关系保持了数年,相安无事,母亲也默认了。但是20多岁的正在工作的女儿,觉得需要谈恋爱,结婚了,而且就有一个各方面自己还满意的男性正在追求自己。然而她的父亲仍然要求保持这种**关系,不然就怎么样?她才感到打击的心理压力,保持这种关系是绝对不正常的,她自己还想到自己未来的家庭和婚姻幸福,不想伤害已经年老可怜的父亲,但是心理更不愿意伤害自己未来的丈夫和孩子。

  解决**心理问题的确是困难的,它造成了人类心理最严重的冲突。从**形式看,父女**多于兄妹**多于母女**。由于是复杂的,有家庭教育问题,家庭住房问题,夫妻一方过于病弱或常常不在家或已经死亡,家人伦理道德问题,性的诱惑问题,心理疾病问题等。许多人开始并不知道是**,当然一个人一旦明白这是**,是人类最大的禁忌时,那心理是复杂和痛苦的,不少人还出现了自杀。解决**心理问题,当然心理大夫不能改变事实,只能改变心理认识,果断彻底禁止**的发生,最好是离开现在的家庭,离开导致自己痛苦的亲人,离开那导致自己联想的一草一木,割断自己在段不幸的历史,以新的面貌开始新的生活。当然这些事情从此就埋葬在自己的心灵深处,什么人也不说了。

编辑推荐:

母子**案例的心理分析

    最近,笔者在网上接受了一位中年母亲的来访。她说,因为怕热,夏天在家里时喜欢裸身,一次不小心让读高中的儿子发现了,此后儿子便经常偷窥她,和她亲昵,并逐渐对她有了越来越多的肢体接触。由于夫妻感情不太和睦,老公长期在外地打工,她一直在感情上感到孤单和寂寞,平时都把感情倾注在儿子身上,对儿子特别呵护和宠爱。儿子的冲动和挑逗行为非但没有让她反感和警惕,反而使她得到一种心理和生理上的满足。

性梦的11个问答 **提示渴望爱

    **梦境出现是由于很多年轻女孩跟她们的父亲及兄长感情很好,当这些女孩长大成人,开始跟异性有性接触,却有时发现关系里缺乏情感上的亲密感。于是,她的潜意识想探索,跟亲密的人——一个像父亲或兄长般亲密的人做爱的感觉会怎样。

父女**情感的心理学解读

    许多**者都有着共同的家庭生活历史。他们的童年生活往往是不幸福的,他们自己有时也是**行为的受害者,他们的家庭环境中充满了堕落的因素。**行为在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影响是十分明显的,而且这种行为模式往往会世代相传。这些早期家庭生活中的影响构成了他们后来堕入乱入**行为的重要因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