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姐姐“阴影”下的女孩



    “我就知道你永远是向着她说话的。我讨厌她,讨厌这个家!”我声嘶力竭地向母亲吼着。“她是为你好啊,你怎么可以恨她呢?”母亲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哭腔。“我不用她对我好,她以为她是谁啊?你既然生了她,干嘛还生我?我知道我在这个家里就是多余的!”愤怒和委屈决堤般向外涌。我恨恨地夺门而出。那一刻,我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受够了!
    深秋的夜风夹着寒意吹过,泪水流过的脸颊被刮得生疼。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脚下的枯叶“沙沙”作响,凌乱而孤寂。手机铃声在空旷中显得分外刺耳,蓝蓝的屏幕上不停地闪现着老姐的名字。果然,母亲在最无助的时候最先想到的还是她的大女儿,这让我更加失落和绝望。我恨恨地挂断了电话,她的短信又席卷而来——“你快回来,穿那么少你想感冒呀?!”“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能不能给妈省点心?”……看着这样的短信,原本已平复的怨气再一次被激起,我感觉胸口快被撑炸了。真受不了这个多事而霸道的姐姐!
    我常常想,如果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我一定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如果我有一个哥哥或弟弟,我一定备受宠爱;就算有一个妹妹也好,她一定接受我的指挥。可我偏偏有一个姐姐、一个刁蛮而强势的姐姐。
    我和姐姐的不平等从我记事起就开始了。她皮肤白皙、长相俊俏、嘴巴伶俐、人见人爱,而我却恰恰相反,普通至极的长相再加上拙于表达的天性,让我注定是陪衬她那朵红花的绿叶,是翩翩起舞的白天鹅身旁的丑小鸭。
    母亲和姐姐一定不会知道,16年前的那个夏天,她们将一个7岁小女孩的自尊和自信撕得支离破碎。此后的日子里,她们一次次的无心伤害,让我的心灵倍受打击,直到现在的脆弱不堪。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我和几个小伙伴正在院子里玩耍。一位叔叔来了,脖子上挂着一个照相机。那时候相机还是个新鲜的玩意儿。小朋友们都争相跑过来看热闹。叔叔说可以给我们拍张照片,大家听了开心极了。
    我悄悄地数了一下小朋友,加上姐姐一共8个人。那时候,我对“白雪公主”的故事最痴迷,我多么想在我生日这天做一回“白雪公主”。当然,若是我能戴上妈妈那顶蕾丝花边凉帽就更好了。可我知道妈妈不会允许的,她总是怕我们把她那顶洁白的帽子弄脏了。
    在叔叔给大家排队的时候,我绕过叔叔的手,蹭到了队伍的中间。在我的想象中,漂亮的白雪公主一定是被小矮人们簇拥着的。可就在叔叔说“很好很好”即将按下快门的时候,妈妈喊着“等一下”,冲了出来,手里拿着那顶漂亮的蕾丝凉帽。我的心激动地跳着,等待着这顶帽子落到我的头上。可是妈妈的手绕过我的头顶,将帽子放在了姐姐的头上,又轻轻地帮她理了理辫子。那一刻,失落就像锋利的尖刀,将我幼小的心灵戳得千疮百孔。
    小朋友们都把目光聚集到了姐姐的身上,有人喊道:“好漂亮啊,像白雪公主一样!”“和妹妹换一下,站到中间来!”叔叔指挥着。姐姐欢快地站到了我的位置上,我则被灰溜溜地挤到了一旁。照相机的快门“咔嚓”按下,我再也控制不住委屈的泪水。此后,每每看到这张照片,我的心都会溢满委屈和怨恨。 
    再后来,我们随爸爸调到另外一座城市,加上奶奶,全家5口人挤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爸爸妈妈决定把我或者姐姐寄宿到当地的亲戚家。虽然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可这件事情还是落到了我的头上。我抽泣着问妈妈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姐姐。妈妈坚决地说:“你姐姐比你能干,要留在家里和我一起照顾奶奶。你反正只会学习,到亲戚家什么也不用管,只要好好学习就是了。”我极不情愿地收拾着行李,心一寸寸地凉下来。
    我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高考了。家里买了新房子,他们把最明亮的房间给了我,可我并不快乐。没考上大学的姐姐变得越来越蛮横,家里的大事小事她都管,我稍微做错点什么,父母还没说什么,她就开始指手画脚地教训我。有一次,我回家晚了,一进门正和她撞了个对面。她想必正要出去找我,见我回来了,劈头盖脸就给我一顿训。母亲只是在中间打圆场,并没有批评她。而且我发现,在家里,父母亲很多事情都要征求她的意见,他们却从来不问我怎么想。
    前年,姐姐开了一家饰品店,生意很红火,家里的条件因此也改善了很多。父母对她似乎就更偏心了,在他们眼里,姐姐简直是无所不能。而我大学毕业后,工资不够自己花,妈妈还经常给我一些钱,但每次都不忘告诉我,这是姐姐贴补我的。 
    有时候,我安静下来想一想,姐姐也的确为我付出了很多,但我却无法化解对她的怨恨。我不知道这堵冰冷冷的墙还要在我心中横多久。
    下一页:心理点评
    心理点评: 
    主人公对姐姐的反感,主要来源于她与姐姐“竞争”关系的失衡。心理学家认为,即使是亲姐妹或者亲兄弟,他们之间也是存在竞争关系的。这种竞争的产生最初是为了争夺父母的爱。对于小孩子来讲,父母的爱不但能给予他们安全感,而且也是他们信心的重要来源。他们从父母的态度中,去判断自己是否是受欢迎的、是否是可爱的。而任何一个孩子一旦拥有与他们分享父母爱的兄弟姐妹时,他们就会将对方当成参照物,去比较父母是不是更喜欢对方了,对方是不是比自己更能干、更优秀,由此形成嫉妒。
    对于主人公来讲,由于父母没有很好地协调好两个女儿之间的关系,造成其中一方被忽视的失落心态。主人公一方面感到自己不如姐姐,另一方又对姐姐产生了嫉妒心理和敌意。因此,对于姐姐的行为她会“选择性地消极关注”,即不能敏锐地感觉姐姐对自己的好,而对于姐姐对自己不好的地方却特别关注,甚至主观放大。
    另外,在家庭中承担的责任少,也让主人公陷入了被动的角色中。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讲,他(她)所承担的责任多少,决定着他(她)的价值感,也决定着他(她)在所属环境中的位置。一般来讲,善于主动承担责任的人,更容易成为所属环境的主导者。比如说主人公的姐姐,之所以“强势”,是因为她承担了较多的家庭责任,对所属环境形成了控制力。而相对来讲,承担责任较少的主人公则扮演了被控制的角色。
    因此,要想拆掉横在自己和姐姐之间的墙,主人公最关键的是能够变被动者为主动者。要学会独立,也要学会为家人付出。只有自己对主动者的角色有了真正的体验时,才能化解对姐姐的怨恨,接纳和理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