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青春


  我刚半岁时,父母就把我扔给年迈的爷爷奶奶去广东打工了。孰料,半年后父母就离异了。除了偶尔寄点钱,他们很少回来过。生活的重压加上日益衰弱的身体,爷爷奶奶除了做点小买卖养家度日,更多的是整天唉声叹气。他们无暇、也没有心情照顾我。我就像一只小狗,饿了、累了,就自己回家找吃的,然后再出去游荡……

  李慧姐是唯一带给我快乐和温暖的人,她就住我家隔壁。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抛弃了李慧姐和她的母亲,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远走他乡了。从此,她的母亲变得放荡而粗暴,经常把各种男人带回家里。李慧姐稍有不满,她便破口大骂。也许是同病相怜,我和李慧姐相处得特别亲密,她总是悄悄背着她妈妈给我买好吃的。

  11岁时,李慧姐的母亲不知为了什么和她相好的陈叔吵得很厉害。她母亲一怒之下跑到厨房,抓起菜刀剁下了自己的一节食指。这时我才知道她疯了。

  青春的萌动不知是从哪一天开始的,那时,李慧姐上高中,每个下午6点左右,她会准时出现在巷子口。每天傍晚,我都被那个熟悉但却陌生的身影吸引着。李慧姐眼睛有一点近视,夕阳下,她微眯着眼睛看我的样子让我心跳不已。有几次,我差点忍不住自己的欲望,想要去吻她轻轻颤动的睫毛……夜深人静,我回想着嗅到了她温馨的体香,还有偶尔不经意间触到的她那软软的胸脯……我总想象着李慧姐在隔壁她自己的卧室里一件一件脱去衣服的情景,我开始了自慰……我不止一次梦想自己长大了,成为一个富有而帅气的男人,给李慧姐买最漂亮的衣服,和她一起住在豪华的房子里,一生和她快乐地生活着……

  李慧姐一边上学一边照顾母亲。她母亲每天蓬头垢面地在外面闲逛,口里喃喃自语。有时候,她半裸着身体,两个乳房空口袋一样下垂着,旁若无人地坐在门口。一天傍晚,我从外面回来,看到李慧姐的母亲正独自坐在院落的石块上,胯间血淋淋的。我大惊,以为她不小心割伤了自己。我知道自己是个男孩子,不应该看,但好奇加上想讨好李慧姐的念头占了上风,我还是走上去凑近了想看个究竟。没想到,正是这一眼,给自己今后的人生注入了无穷无尽的苦痛。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成熟女性的隐秘之处,黑乎乎像镇上卖猪肉的张屠户挂在树杈上风吹日晒了一天的猪肝,并伴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我真没想到,曾有“赛西施”之称的她,身上竟隐藏有如此不堪入目的地方!一刹时,刚才升起的那股“见义勇为”的豪气成了不能让李慧姐知道的秘密。我生怕她这时候出现,赶忙跑开了。

  因为李慧姐母亲的缘故,女性的神秘对我已不复存在。我时常心里怪怪的,感觉不舒服。更让我躲避不了的是,每次来月经时,李慧姐的母亲总是把血污的纸弄得院子里到处都是,有时还一点不避人地往裤子里塞纸。每次李慧姐看到了,就跑去强行拉她进屋,并飞快地关上大门。可她根本不知道,所有的一切我都早已知晓明了了。

  也就是从那之后,我开始有意疏远李慧姐。甚至再看到班上那些漂亮女生高傲的样子,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女性阴部的丑陋,暗想:“你们有什么可骄傲的?我可知道你们衣服遮盖的地方有多脏、多丑。”那段时间,我甚至不愿意跟李慧姐说话。我怕自己老是出现那样的联想,虽然我觉得自己很下流。

  我考到了县中学,开始过集体生活。初二时,班上的一位女生喜欢我,老是找我借作业。我对她也很有好感。这个女孩子不像一般的女生那么粗野,她白白净净的样子很秀气。吃饭和做操时我总是有意靠近她,闻她身上的香味,幻想着有朝一日娶她做我的媳妇。可是有一次,我和几个男生一起去学校后面的小树林玩,没想到她也在那里。更令人尴尬的是,当我避开众人闪进一丛灌木时,碰巧遇到她也蹲在树林里小解。其实我根本就没看清楚她的身体,但隐约中那个想象又出现了:“天啊,女孩子表面上看起来纯洁漂亮,其实都是一样的丑陋。”莫名其妙地,就像当初对李慧姐一样,我对她的好感荡然无存。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的性幻想对象慢慢转换成身边漂亮的男同学。

  我的学习成绩很好,不仅同学都和我走得近,老师们也都很宠爱我。但暗地里,有一件事我始终无法克服:我喜欢和漂亮男生在一起。我先后喜欢过两个男生。晚上睡觉时我们钻进一个被窝,拥抱亲吻,互相“抚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同学去县城的图书馆玩,从一本书上,我第一次知道了“同性恋”这个词,并很快将自己对号入座。那一刻,我非常震惊,心里像压了一块石头。我变得坐立不安,思想也时常走神。我的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老师不止一次将我叫进办公室,苦口婆心地教育我不要自毁前程。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同性恋,我曾有意接触过几个对我表示好感的女生,可惜几番努力,我对她们还是一点感觉也没有,这太可怕了!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我变得越来越难以改变。好几次,我都绝望地想跳楼……

  点评:

  本文主人公的症状属恐惧性心理反应:他幼时的经历对其心灵造成很大创伤,产生了对异性的厌恶感,再通过想象力使其受到激发,于是便产生对异性的排斥,极力回避对异性的交往。可见,他对异性的厌恶完全是从恐惧心理发展而来的。

  要想回归正常心理,“我”应进行适当的心理治疗。治疗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首先,帮助“我”理解并接受引起对异性厌恶的心理根源,发掘并释放出被压抑的潜意识,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起到治疗的作用。其次,对其进行科学的性教育,宣传女性性器官的构造、意义以及为人类带来的益处,让患者从畸形的观念和意识中解放出来。最后,适当运用行为疗法,帮助其重建正确的女性审美观,并由此隔断对异性厌恶形成的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