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爱田螺女



  先做小田田

  同样是女人,有些人就是命好。五一前的某天,接到小艾说要结婚的电话后,柳清泉的心里就这样想。

  在大学宿舍里,柳清泉睡上铺,小艾睡下铺。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小艾就在柳清泉的眼皮底下谈恋爱;现在毕业才一年,小艾就宣布婚讯,柳清泉却还没有谈恋爱。

  4月30日中午,柳清泉和留在同一座城市的同学一起去参加婚礼,并参观了小艾的新家。虽然是位于老居民区的一幢破旧的楼里,但那经过装修的新房却和新开盘楼房的样板间一样漂亮。一进门,每个人都发出惊叹。

  “这都是谁整的?”大家问。

  “当然是我们家小艾。”新郎邱枫说,“房子是我买的,但装修的事我一点都没管。”

  “哇,你好能干啊!”众人发出感叹。小艾说:“没办法,要嫁人就得努力啊。你看我的手现在都磨出趼子来了。”她把手往柳清泉的面前一伸,果然,她的手变得骨节大、粗糙。“为了这个家,我可是脱了一层皮呢。”她说,很典型的主妇口吻。“老婆,我爱你。”邱枫搂着她说,“你就是我的田螺姑娘。”

  哇……同学们笑着做呕吐状,柳清泉的心里却很感动。这一对,恋爱的时候还比较低调,现在结婚了,当然要当众表演甜蜜桥段,何况是新婚。

  “是不是男人都爱田螺姑娘?”一个女生问。

  “当然啦。”一个男生肯定地回答,然后讲了个段子: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第一次到男朋友家,男孩的母亲担心女孩不会做家务,让自己儿子受委屈,就问女孩:“姑娘你会做些什么家事?”男孩在一边抢着说:“她很能干的,一般事情都会,只有两件事情不会。”“哪两件事情?”男孩的母亲问。“这件事情和那件事情。”女孩自己说。

  在大家的笑声里,那个男生总结:“记住哦,要做小甜甜,先做小田田。”

  “完了,我嫁不出去了。”那个女生感伤地叹气。她当年住在柳清泉的对面,每到周五就拿一堆脏衣服回家,周一再拎一袋干净衣服到学校。除了洗脸,就从来没见她洗过一件衣服。跟她相比,柳清泉算是勤快的,但是不能和小艾比。她一直记得小艾曾经给邱枫织过一件毛衣,为了合身,她织了拆,拆了织,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小艾还会做菜,她用酒精炉在宿舍里做过香喷喷的西红柿炒鸡蛋。那时的小艾就已是公认的最具有贤妻良母气质的女生,果然,第一个当了太太。

  有小艾的幸福作证明,柳清泉想,也许,女生就是应该从田螺姑娘做起的。

  人人都爱田螺女

  柳清泉是在小艾婚礼后的第三天认识许明松的。当时,出于单身女子受婚礼刺激之后产生的强烈渴望,她进了“同城约会”聊天室,然后,有人来和她聊天。因为她的网名“清泉石上流”和他的网名“明月松间照”刚好是一句诗。再一问本名,简直就觉得好大一坨缘分砸了过来,不接都不行。他们甚至连职业都很匹配,柳清泉在电脑城做销售,许明松在一家知名电脑公司做售后。两个单身的宅女宅男聊得很开心,最后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见面吧。”

  见面后感觉还不错,许明松个子高高的,真人比网络上还要沉稳。柳清泉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怦然心动,她准备好好地恋爱一场。

  两个人在快餐厅以及电影院见过几次面之后,六一儿童节那天,许明松邀请她到他家参观。这样的邀请,就是接受她作为女朋友的意思了。柳清泉高兴地去了。

  她跟在他身后,从安吉路上的一条小街穿进去,再拐一个弯就到了。许明松住在302室,一间40平米的小二室一厅,是他父亲单位的福利房。现在父母住到新买的房子里去了,这里就是许明松的天地了。

  房间虽然已收拾过一番,但还是超出她所想象的凌乱,柳清泉马上想起她刚得到的那条人生经验:要做小甜甜,先做小田田。虽然是第一次到许明松家,但柳清泉比在自己家里还要卖力,整理书架、拖地、洗衣……许明松一开始还劝阻,后来看拦不住就搭手帮忙。最后,屋子是整洁了很多,可她也累得快要瘫倒了。许明松高高兴兴地请她去外面吃饭,两个人胃口好,话题也多,感觉一下子亲近了许多。

  那天回家前,柳清泉量了许明松房间的窗户、床的尺寸。十天后,许明松那原本糊着报纸的玻璃窗前就飘着清爽的蓝白两色的格子窗帘了,加上与之同样颜色的床单、被套,房间一下子有了格调。许明松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情不自禁地抱着柳清泉亲了一口。柳清泉既紧张又兴奋,只要付出这么一点点,就能让这个沉稳的男生激动成这样,果然是人人都爱田螺姑娘。

  画虎不成反类犬

  柳清泉热情高涨,点子一个接一个。她建议许明松好好地装修一下这房子,比如刷一下墙,比如把陈旧而且颜色不协调的旧家具扔了换新家具,比如在这里挂幅画那放点摆设什么的。许明松说,这都是父母留下来的,怎么能说扔就扔呢。他说得也有道理,柳清泉装修的热情便冷了下来,甚至想他是不是在拒绝自己。

  郁闷了几天,许明松却没事一样地打电话给她,问她为什么不过来玩,她才高兴起来。她跑去花木市场买了一盆常春藤提着,乐颠颠地去约会。许明松爱抽烟,这植物既可以养眼又能吸室内的废气。许明松高兴地收下了。

  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有一天,柳清泉问许明松想吃什么,他想了半天说:鱼汤。她从来没煮过鱼汤,但还是兴冲冲地下楼到菜市场买了一条鲫鱼。她想,既然是汤,水一定要放足,于是将一大碗水烧开,然后将鱼放到里面,再往里面放豆腐、葱花,听说料酒和生姜是去腥的,也加了一点。一番猛火炖煮后,端上桌,眼巴巴地看着许明松喝了一口就放下了。他说:“你煮的哪是鱼汤啊,不过是鱼的洗澡水罢了。”

  柳清泉很委屈,但不得不承认,那汤腥腥的,而且寡淡无味,自己也难以下咽。许明松为了安慰她,拉她去餐馆点了一盘豆瓣鲫鱼,浓油赤酱、味美鲜香,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愈挫愈勇的柳清泉在网上逛美食网站和博客,收集了好多菜的做法。

  某一天,她按美食网站的菜谱做红薯饼,却因为里面的糯米粉粘锅,最后不得已,做成了一碗红薯糊糊。

  有一次做怪味鸡,却忘了往里面放盐。许明松尝了一口夸张地喊道:“吃了你做的菜,我都不想活了。”

  由此,柳清泉深刻地懂得了“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意思。柳清泉想到小艾那件织织拆拆三个月才织就的毛衣,想到她粗糙的手,想到自己一件件失败的试验品,心里真有几分沮丧。看来,要做一个田螺姑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家也是修炼多年才成精的。

  首先要自己爱自己

  附近的光谷步行街举办创意集市,柳清泉用午休时间去逛,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家颇具特色的布艺摊位前。摊主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精致时尚的女子,很热情地向柳清泉介绍各种精美的手工布艺包,那都是她自己设计并制造的,连她坐的椅子都用蕾丝做了椅套。

  “天啊,你的手真巧,连小艾也比不上你。”柳清泉认为小艾是自己认识的女孩子中的第一巧手,不知不觉就拿她作了标准。

  “你老公一定很爱你。”柳清泉脱口而出。

  没想到,那女子淡然地一笑,说:“你要享受自己的乐趣,不要把这当做吸引男人的手段。其实,我是在离开丈夫之后才开始做手工的,而做手工的过程是一个心理疗伤的过程呢。”

  柳清泉很惊讶,店主递给她一张名片以及一份手工爱好者协会的小册子,说:“有时间可以来参加我们的活动。记住,做手工和做家务一样,一定要热爱。如果你是想用此来讨别人的欢心,而自己不开心的话,就不要做。因为不开心就做不出漂亮的东西来。”

  那一刻,柳清泉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此前的自己以高涨的热情投身到家务事中,其实内心是出于一份功利,想用此抓住许明松。因为有了得失心,所以就会产生恐惧感,怕自己做不好,许明松会看不起自己,然后就不爱自己了。有这样的小心思,柳清泉当然没办法开心。现在,是到了放下的时候了。

  人人都爱田螺女,但这个“人”也包括田螺女自己,首先她要自己爱自己。

  笨手笨脚也是一道风景

  半年后,柳清泉和许明松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再半年后,在柳清泉经常出没的手工爱好者网站上出现一个人气超旺的帖子,一个叫“清泉石上流”的美眉随男友到外地工作,他们租住别人的旧房子。入住前,女孩子仅仅花了3000元,就将原本简陋的房子装修一新:独具匠心的设计,手工DIY的小装饰,价廉物美的藤筐布艺,让那个临时的小家充满了温馨浪漫的田园气息。图文并茂的旧家换新颜的变身,货真价实的物品,主人公的图片秀,俏皮的语言,让那些看帖、跟帖的人大流口水。好多女粉丝自愧不如,发出“跟你一比我简直就不是女人”的感叹;男粉丝们则嫉妒她的男友:“怎么就找到了这么能干、漂亮、有情调的女友!”

  柳清泉拉许明松过来看这些评论,得意地说:“怎么样?怎么样?”

  许明松亲了她一下,说:“当然很棒,因为你就是我的田螺姑娘。”

  是的,现在的柳清泉就是一个真人版、升级版的田螺姑娘——不仅会做中餐,而且会做西餐;不仅会收拾房子,而且可以把一套旧房子变成新房子。用网友的话说,她的房东都会从梦中笑醒,因为这房子会因她的创意而升值;她还会粉刷墙壁,会与商贩讨价还价,会给男友的摩托车翻新……

  她做这一切时是享受着这一切的,因为和自己最爱的人一起做。现在,就算是自己笨手笨脚,在他眼里,也是一道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