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那年 我被性侵犯了


    网友倾诉:

  我进了您的博客,看了您的特别声明,相信我找到了正确的心理大夫,希望得到您的正确指导。下面是我的一些经历。需要占用您的一些时间去阅读,谢谢。

  由于我生在一个偏远的农村,贫穷落后,小的时候父母都没有跟我讲关于性方面的知识,在我六岁的时候,父母由于某种原因被我伯伯打了,住了3个多月的院,看着我伯伯以前对我们家挺好的,一转眼间为什么那么凶,那是我童年的第一疑问,什么是坏人?后来我们家多了争吵少了欢笑。

推荐阅读:男人对“太平公主”的真实想法

  在我9岁的时候,就和别人发生了性关系,很多人,那是我太无知,多的只是疑问,为什么他们要带我到没有人的地方做那种事,而且要我不要跟别人讲?只到10 岁的时候,朦胧意识到那是结婚的人之间才能干的事。但不知道他们中有些人已经侵犯了我的权利。只是想逃离这个地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从四年级一直到高三,我害怕男人,但我内心世界不断暗恋某些人熟悉的人,在晚上的时候就会幻想,幻想很多,但在现实中我是那么冷漠,碰见的时候多的是害羞,恐惧。那是我想弄明白感情与坏人之间的关系。还幻想爱我的人帮我澄清事实,幻想我的白马王子的到来。

  高二的时候由于压力过大,我得了神经衰弱,住过6次院,虽然我很努力,很勤奋,但高考结果还是不理想,一个人独自默默承受心理压力,内心的伤口不断滴血,却一直不知道问题所在。

  大学的时候,发誓不再暗恋别人,但由于内心的恐惧,紧张,我又暗恋上了一个老师,这次让我伤的很深很深,现实中的他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英雄,不断没有让我的伤口愈合,还让我伤的更深。

  由于幻想太多,足以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求生的欲望让我鼓足勇气告诉他我喜欢他,他立马拒绝了,后来我发短信告诉他我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摆脱头痛,需要他的帮助,另一个方面是内心的确喜欢他,结果他没有勇敢站在现实中帮助我,更多的是因为说出内心的秘密我变得更加恐惧,加上学校老师的冷嘲热讽,我是那么的无助,背叛所有人,多的是内心的孤独与痛苦。

  由于在大学阅读了大量的书籍,明白真正能让自己过上正常生活的只能靠我自己了,十一前我跟一个在县人民检察院的亲戚讲了这个情况,他说我的脑袋比较混乱,为此,需要您的帮忙,帮我疏导,谢谢~

  专家回复:

  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你的确有一个非常痛苦的回忆,而且看来,这个痛苦的片段已经成为你人生中的一个巨大的因阴影,以至于你感到无助,充满了孤独和痛苦。

  当我们受伤的时候,一般而言,是可以得到良好的诊治和悉心的呵护的,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那么幸运,很多人在受伤的时候,往往没有得到真正的治疗,于是可能一小块伤口,后来溃烂化脓,乃至成为一生的疾病。

  看起来,你似乎属于后者,在你的叙述中,我没有看到一个九岁小女孩应该得到的温暖和保护,似乎看起来你是一个人独自长大的,当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似乎没有人能保护你,好像你成了你的大夫,而一个小姑娘如何懂得又如何有力量保护自己?

  于是那一件事,变成了很多件事,从一个伤害转变成很多的伤害,它在蔓延和泛化,它开始侵入你的生活的每个角落,你的现在和未来,都似乎被你的过去“污染”了。

  我认为人都有“自愈力”,我看见过悬崖的缝隙中生长出来的迎客松,它们在让人无法想象的岩石上发展出自己的生命力,是因为毕竟它的生命力有了爆发了潜力的舞台——阳光和虽然少但却很必要的一些土壤,如果把它放在沙漠上,它一样也会枯萎死去。

  人的这种旺盛的生命力在很多时刻都有所显示,我们看到了很多从绝境中走出来的人,他们遭遇了巨大的灾难,但却能挺立不倒,充满了韧性和弹性,他们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都是肉和骨头做的,他们不是龙种,也不是超人,更没有特异功能,他们的神经和我们一样,他们的皮肤和我们一样厚,他们的痛感和我们一样强,甚至他们和我们一样脆弱,但是他们能做到,为什么我们做不到?

  也许因为他们有了发展“自愈力”的舞台,而很多人从小没有这个舞台。

  从我这边看来,其实真正让你受伤的,不是那次幼时遭遇,而是你的“孤立无援”,在需要“帮助”和“支持”以及“保护”的时候,没有人给你提供一个疗伤的条件。

  我注意到你首先提到的不是自己的伤害,而是你的家庭的伤害,一个以前对你们家庭很重要的亲戚忽然和你们转目成仇,由和蔼可亲乃至能够帮助你们到伤害肉体,不共戴天,这个巨大的转变甚至会伤害到你们家庭的气氛,让你们的家庭为此蒙上阴影,或者说让你的家庭失去了足够的保护功能。

  我不太清楚在一个愁云惨雾的家庭里,悲伤多余欢笑的家里,一个小女孩会怎样生活,我想到的一个画面是她必须照顾到因为受到至亲伤害而一直无法恢复的父母,必须要减少自己的需要,不给家里“添乱”,她必须要想尽办法自己面对其实无法面对的困难和伤害,于是她就像是没有做手术就进入比赛的姚明一样,伤害一再发生,而痛苦不断循环。

  我不知道我的描述是否符合你的生活,但我知道你一直在寻找“诊所”,寻找一个“大夫”,帮你治疗好你的痛苦,你不想这么“孤立无援”的生活下去,你已经开始看书,开始告诉你的在法律部门工作的亲戚,你开始向我求助,也许这说明你都已经迈出了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步:你终于冲破了自我的设限:我不能求助。

  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虽然身体已经长大,但内心的一些部分还像那个小孩子一样,如果你真的完全像那个小孩一样也好,因为无知者无伤,一个小孩子可以在看恐怖片时哈哈大笑,因为她还没有给眼前的画面赋予恐怖的意义,就像你小时所谓的“伤害”,在当时只是困惑而已,但是当你知道一些文化上对这样的事情的定义后,伤害才出现。

  所以人生烦恼识字始,所谓羞耻啊,罪恶啊,都是文化教给我们的,在我们无知无觉时,这些都不是伤害,但是自从人们定义它是伤害后,我们开始就好像开始被这个“定义”所伤。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有时我们会做出一些奇怪的选择,比如有时我们会选择一些看似很痛苦的事情,一直紧抓不放,好像痛苦成了我们人生的盐,不随时撒上一些在伤口上,我们就会觉得味道寡淡,9岁时所受的伤害一直成为你人生的妨碍,不是因为你喜欢疼痛,而是因为也许你的内心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做出了一个看上去不合情理,但其实很合情合理的选择。

  我相信你选择了这个痛苦一定掩盖了另一个可能对来说更大的痛苦。比如对父母在你受伤的时候,没有保护你的愤怒和期望父母照顾自己的渴望,对自己不够好,而不够资格得到父母的爱的恐惧,也许你期待着穿越过去,想要让自己重新变成“纯洁”的小女孩,或者说如果你一直保持那个被伤害的姿势,一直珍藏着那个伤口就可以让你一直停留在受伤的那一刻。

  你希望这件事不会过去,因为一旦伤愈,你害怕就会这件事成为你人生的一大污点?这么说有些绕,有时我们因为不愿意接受一件事而永远生活在受伤害的那一瞬间,比如《唐山大地震》中那个舍弃了自己女儿的妈妈,她不能让自己活得开心,因为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赎罪来否认那件事的发生。

  这些都是猜测,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救世主,也没有真正的全能的英雄,就像你小时候不能像一个大人那样保护自己一样,你做不成英雄,就想要其他人做英雄,其实你真正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一个温暖的干净的环境,让你的常年化脓的伤口得到休养和痊愈,你需要其他人帮助,也需要自己的帮助,也许这段公案到现在是了结的时刻了,而我愿意通过心理咨询的方式终结你的这段习以为常又痛苦不堪的生活,你值得拥有更美好的人生。

 

心灵小木屋热文排行榜9月25-9月30日
  • 男人有外遇的五句老实话1400972
  • 男人背着女人最爱做的10件事1008511
  • 女人坐姿揭秘她的性爱态度923058
  • 妻子10个温馨动作让老公更疼你852070
  • 不爱AA,我被脱光在门外站一整夜813905
  • 十大明星的无性婚姻(组图)766246
  • 女友太保守 我和同事尝禁果695481
  • 男人迷恋“红颜知己”的八大理由669083
  • 反思捉奸门 女人怎样防小三631522
  • 男人的“情史”和人品其实没关系605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