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与妻子对视的男人


丈夫不错,却缺乏亲密感

  我和杨子是经表哥牵线走到一起的。刚开始时,我觉得他有些拘谨木讷,可母亲却看好他的稳重厚道,说他是个靠得住的人,一眼就认可了这个未来女婿。结婚一年多来,像所有走入围城的人一样,我们也进入了一段相互适应的磨合期。

  应该说,他是个不错的人,工作努力,没有不良嗜好,对家庭尽职尽责。

  令我不解和困惑的是,每当我想与他温情对望时,他的目光却总是躲躲闪闪,从来不敢和我对视,即使在夫妻温存的忘情时刻也是如此。后来我还发现,他几乎也不与别的女性对视。

  结婚一年多,他从来不曾主动拥抱过我,当我遇上什么高兴的事情情不自禁地去拥抱他的时候,我发现他总是身子僵硬,很被动地接受我的拥抱。开始我以为他不好意思,也曾多次撒娇地要他抱抱我,虽然他拗不过我的一再要求,但他的拥抱却总显得别扭和生硬,我为此跟他闹过,说他不爱我,这时的他却一脸无辜,不知所措。

  我有了什么病痛时,他也只会在一边坐立不安地干着急,从不会像别的男人那样,用体贴和爱抚来减轻妻子的痛苦。那次,我感冒了,似睡非睡中感觉有只手轻轻搭上额头,睁眼一看是他,我正想说点什么,他居然受惊似的一下把手缩了回去,视线也旋即转往别处,没有更多关心的话语,只问我想不想喝水。我觉得好笑,偷偷摸摸的干吗呀?

  最让我伤心的是,上个月我吃海鲜后,半夜里上吐下泻,折腾了好几回,那晚他跟着我一次次进出卫生间,脸上倒是挂满了着急,病痛加上虚弱,我好想让他抱抱我,他却像根木头一样杵在一旁看着我吐,我有气无力地对他说:“我好晕啊,让我靠一下——”他居然转身跑去搬来一把椅子,让我把头靠在上面。面对如此不懂怜香惜玉的老公,我忍不住涕泪涟涟,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好陌生。也许,他根本就不爱我,说不定他的心里藏着某个女人,才会如此对我的吧?这个阴影一直隐藏在我心里,干扰着我对他的感情。

不幸的童年,渴望温情

  舅舅六十大寿,我陪母亲一起去祝寿。那天我忍不住冲表哥抱怨,说他不该把一个没有心的男人介绍给我做丈夫。表哥听出我话中有话,问我是不是和杨子吵架了,我说:“吵架倒没有,我向来讨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好像离了谁就不能活似的。有感情就一起过,没感情大家各走各的,有必要闹吗?”表哥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问明原因后,一再向我保证,说杨子绝对没有别的女人,至于他为什么会对我那般薄情,表哥说,可能跟他从小的生活环境以及刚参加工作时的一次遭遇有关。表哥把我拉到阳台,细细地跟我说起了杨子的一段经历。

  杨子的父母在他三岁那年就离婚了,后来父亲带着四岁的杨子来到邻近的一个小城,不久就再婚了。继母虽然在生活上不亏待他,但在感情上却与他十分疏淡。和他说话时语气总是淡淡的,眼神也淡淡的,特别是弟弟出生后,继母便从未正眼瞧过他。杨子非常羡慕弟弟,可以得到母亲温柔的呵护和爱抚,可以在母亲怀里尽情撒娇。儿时的他,非常渴望继母也能像对弟弟一样温柔地拥抱他,可这个愿望却遥远得像挂在天边的冷月。有时他借故挨到继母身边,假装逗弟弟玩,希望继母也给他几句温暖的话,可继母脸上立即现出一副嫌恶的表情,呵斥着让他走开。

  长大后上了学,他好羡慕那些有姐姐有妹妹的同学。他虽然有个弟弟,但不知为何,弟弟也和继母一样,从小与他感情极疏淡。记忆中似乎只有父亲是爱他的,但父亲是个粗心的人,更是个忙碌的人,为了赚钱养活一家四口,把自己当成陀螺,哪里能挣到钱就往哪里转。一年到头,能在家里待着的时间少之又少。

似是而非的温情,

让他遭受打击

  大学毕业后,他分配到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同科室有个比他大一轮的同事叶姐,对他和另一位也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多有关照。他俩都是家在外地,叶姐有时就请他俩到家里吃饭,在叶姐那里,杨子感受到了他一直渴望得到的温暖。叶姐的丈夫是个军人,平时家里家外一切都靠她撑着。杨子非常感激叶姐对自己的关照,也很留恋在叶姐那儿感受到的家庭温暖,便常常会在下班或双休日,买了菜上叶姐家蹭饭,顺便帮她做些重活。

  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杨子对叶姐渐渐生出一份亲情。看到叶姐高兴,他便跟着快乐,若叶姐遇上什么不高兴的事了,他也跟着郁闷起来,并会想方设法安慰她,直到她渐渐露出笑颜。叶姐生病的时候,他更是递药倒水,关怀备至。杨子以为,能遇上叶姐,是老天对他的一种补偿,让他终于得到一个姐姐般的亲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人看他们的眼光渐渐就有些怪异,并在背后悄悄议论他们。叶姐开始回避他,有时上下班遇上了也假装没看见,匆匆走过去。他觉得不解,更感到痛苦,不明白闲话从何而起。他只想对叶姐表示一份亲人般的关心与爱护,这有什么不对?叶姐为何就不理他呢?

  杨子也不是个不识趣的人,知道叶姐不爱理自己,便也压抑着自己,不再去找她。

  那日早晨上班,他在电梯里与几位同事相遇,叶姐也在其中,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他还是发现了叶姐脸色很苍白。要是在平时,他一定会问她是不是又没来得及吃早餐了。他知道叶姐常常因为赶时间来不及吃早餐,有次还因此诱发低血糖,在卫生间晕倒过。

  那天,担心着叶姐的杨子一直心神不宁,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去捕捉叶姐的动静。他看到叶姐一脸疲倦地站起来,却不小心被椅子绊了一下,穿着高跟鞋的她身子一歪,误以为叶姐又要昏倒的杨子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她。办公室里的所有目光嗖地一下齐齐射过来,几秒钟的沉寂后,突然响起一记响亮的耳光,接着是叶姐激怒的声音:“你干什么?不要脸!放开我!”杨子被打懵了,呆呆地看着叶姐在所有人的惊愕视线中掩面跑出去。有五分钟的时间,杨子一直木头般杵在原地,思维处在骤然断电状态,直到下班,他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久,叶姐就调往别的单位去了。对于被外界传得变了色的“桃色事件”,表哥以及杨子的几个朋友都知道杨子是冤枉的,但他却一言不发,只是从此变得极其沉默。“我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会慢慢淡忘这件事,却没想到那次伤害竟在他心里落下这么重的后遗症,面对自己的老婆,竟然都不敢表示关爱了。唉!”表哥感叹道。

  知道了他的经历后,我不禁同情起杨子,只是,我能用我的温柔和爱,去抚平他心里的创伤,让他走出心中的阴影吗?我不知道。

    心理点评:夫妻关系应该是所有人际关系中最亲密无间的,但是一个生理正常、正值新婚宴尔的丈夫,为什么会害怕和妻子卿卿我我,甚至连和妻子对视都会成为一种障碍呢?是他不爱妻子,抑或根本不懂得爱和被爱?从文中的描述可以肯定并非如此。杨子对妻子是有爱和体贴的,那么他在怕什么,又为什么会如此呢?这一切,其实都是社交恐怖症惹的祸。当然,杨子的恐惧情景比较特异,主要在于和异性的对视及亲密相处。

  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我们都可能有过怕见生人或在某些场合手足无措、面红耳赤的经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紧张和怕羞的表现就会逐渐减轻甚至消失。如果成年后对人际交往情境产生超乎寻常的恐惧和紧张,如怕见异性或熟人、怕和别人对视,甚至引起自主神经功能紊乱的症状,如心悸、气短、肌肉紧张或颤抖,那么就可以判断他患了社交恐怖症。

  容易发生社交恐惧的人往往对自己评价过低,缺乏自信,自卑感强烈。特别是在青春期前后经历过与情欲有关的创伤事件,往往是社交恐惧发生的导火线。对杨子来说,很明显,他的社交恐惧与其刚刚参加工作时,与叶姐交往引来的风波和羞辱有关。

  由于家庭的原因,他在整个儿童期没有得到过母爱,继母和弟弟对他情感上的疏远,使他的内心深处留下了创伤情结,因此在心理上对亲情和母爱潜伏了强烈的需求。叶姐对他的关心和接纳,给了他姐姐般的温暖和亲情的补偿,这种交往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是对他童年创伤情结的弥补,使他孤独无依的心找到了情感连接。如果两个人的关系能康健发展,对提升他内心的安全感,提高自尊和自信,应该是有很大帮助的。遗憾的是,由于外界误解带来的压力,使他们之间的关系扭曲变形,特别是叶姐当众给他的那记耳光和辱骂,在他的内心造成严重的羞耻感,使他对成年女性产生了常人难以理解的恐惧和自卑感。这是他的社交恐惧形成的基础。

  从杨子的情况来看,他的妻子不仅很爱丈夫,而且善解人意,对杨子充满了母性的关爱,这对他的治疗和转归是非常有利的条件。有两点建议给她:一是积极沟通,把这些过往的伤疤揭开,用自己的同情和理解,帮助他重新看待这件往事,从内心深处消除羞耻感,平复创伤。另一种调节则比较委婉,那就是不提这个问题,而把关注点放到他积极的优势方面,以及夫妻亲密无间情感的培养上,通过完全的接纳、肯定和无拘无束的情感交融,提升他的自尊和价值感,从而不着痕迹地消除他的创伤和对视障碍。当然,如果无效,就要求助于心理咨询或治疗了。(点评者:卫亚莉)(编辑:余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