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摧残”的背后



“我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何去何从,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这是一次夜间的咨询电话。成熟女性的柔和音色,虽有点低沉沙哑,但仍不失其甜润。
“你把情况说清楚,我才能作出判断,提供意见。电话咨询,不照面孔,不问姓名,你可以无所顾忌,实话实说。”
“他用性摧残我”一字一顿,显然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沉默了一阵,调整心态后,她解释似地说:“他不管我身体舒服不舒服,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简直与强奸一样,歇斯底里地折腾,无休无止,我简直被抛下地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过后,我才得知他事先内服和外用多种性兴奋药,显然是不惜透支自己的生命来摧残我。”
“太不像话”话音一落,我就意识到欠妥。因为咨询师动了感情,不仅会影响对整个事态作出理智的判断,而且还会给对方以不应有的暗示,甚至产生误导。想到这里,我立马镇定自己,拨正话锋:“你能不能把你们的婚史包括性史谈一谈”
“咳不是冤家不聚头。我还在穿开裆裤时就随‘走资派’的父亲下放农村,住在一户贫农家里,与这家比我大1岁的男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我们两人一起上大队小学,又一起上公社初中,还一起进县城高中,出双入对,彼此在互相关照中建立了感情。后来,我随父亲‘落实政策’回城。中专毕业后,进厂当技术档案管理员。他师范毕业后,社来社去,回乡当小学教员。我千方百计把他调进城,安排在区教育科当公务员。不久,我们便结婚了。第二年我升为技术科长,又得了女儿。当时,我们的物质生活虽不太宽裕,但精神生活却很富有。他对我无比体贴,呵护有加,让我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
“后来,厂里连年亏损,面临倒闭。在工人们的支持下,我出面承包。随着工厂的起死回生,日见红火,我的收入逐年成倍增加,家庭生活从温饱进入小康。对此,他确实替我高兴了一阵。但不久便晴转多云,多云转阴,逐步升级,找岔子对我发火,不讲理,闹别扭。”
“关于性方面,他思想比较守旧,认为一滴精百滴血,很克制。女儿出生后,基本上保持每周一次,整个过程以我为中心,动作轻柔,适可而止,我很满意。变鬼作践人是近两年的事,求助药物对我进行摧残是最近的事。上星期第一次,昨晚第二次……我真闹不懂,一个纯朴的农民后代会堕落到这个地步。”
“这是为什么”我分析道,“这是丈夫对地位、收入比自己高的妻子的报复行为。”
“报复,是对批评自己或损害自己利益的人进行反击。我地位再高还不是他的老婆工资再多还不是拿回家改善家庭生活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与‘报复’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两码事。”
“是啊牝牡骊黄,只要是千里马,就不要去管是黑的还是黄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同吃一锅饭,共枕一枕头,只有性别之分,没有贵贱之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有人说,‘人’的左一撇是男人,右一捺是女人,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准有一个贤淑的女人支撑;又有人说,左一撇是女人,右一捺是男人,铺垫女人幸福的是男人。公说公理,婆说婆理,共同的道理是男女必须合二而一,糅成一体才能成‘人’。至于谁支撑谁,谁铺垫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夫妻感情必须一体化,人格必须互相渗透,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我继续分析道:“然而,《诗经》有云:‘有傅相之德而可倚仗,谓之丈夫。’在男权的社会里,丈夫必须是妻子所倚仗的对象,成为妻子之纲。妻子光门楣,兴家业,不就意味着对丈夫的否定吗这就是你越发迹,你丈夫越疯狂报复的原因。”
“夫妻之间,有话可以说,有意见可以提,拿性来报复算什么”看来,对方又陷入新的疑惑。
“男儿有泪不轻弹嘛你等等——”我边解释,边从案头取过材料,“来,我给你念一段美国著名的心理咨询专家安格里斯教授的话,他说:‘许多男子羞于用语言表达那些脆弱的情绪,比如胆怯、忧虑、遭人中伤、自觉孤独和沮丧失望等,他们通常用粗暴的性行为来宣泄这种情绪。’你丈夫不惜透支生命于性生活中行暴,其目的不是宣泄性欲,亦不是蓄意摧残你,而是企图通过它显示力量,唤回自信与自尊,矫正心理失衡。我希望你读懂这一点,不要往‘性摧残’方面去想,透过现象去揭露本质,发掘出你丈夫的失落感的心理本质,然后作出合理的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今后,我该怎么办”
“丈夫对地位、收入比自己高的妻子的接纳障碍,于情、于理、于法都是说不过去的。然而,它却普遍存在。据研究,这种滞后于时代的心理,在男人中人人都有,只是各人的程度不同而已。因此应从实际出发,采取相应的对策。
“第一,尊重你丈夫的职业,支持他。倘若你的事业要求你丈夫作出牺牲时,必须慎之又慎。
“第二,在私下和公共场合,你应该经常诚心感谢丈夫对你的支持,使他确信没有他的支持你很难取得成功。
“第三,夫妻吵架时,你千万不可提及你的成功,防备对方产生被贬心理。夫妻的争议,应在公平与现实的基础上解决。
“若如此,你丈夫不仅不会因你的成功而自惭形秽,而且还会在你的成功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心理就容易平衡了。”
“另外,你既要让你的丈夫开开‘茅塞’,我想借此也向他进两言:
“第一,时代在前进,都21世纪了,不要死抱老皇历,当封建主义的遗老遗少;
“第二,壮阳药,外用的也好,内服的也好,都不要乱用、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