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情”字毁了她的一生



  倾诉人:雨薇(化名),女,40岁,机关职员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走上街头,蛰伏了一冬的心情也为之振奋起来。当穿着短裙、长靴的雨薇翩翩走来时,不由让人眼前一亮,遗憾的是她不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我想说的是别人的故事!”她笑着说,见我疑惑不解,她又说:“我的朋友去世已经3年了,我只想把她的故事说出来,算是对她的纪念,也算是对痴情人的告诫吧!”哦,原来是这样的,我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爱上了他的帅气和甜言蜜语

  我和黎娟曾是同事,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比我大8岁,如果活到今天应该是48岁了。她的去世,让我陷入悲痛,今年清明前,我还到她的墓前去祭奠过。这些天,一闭上眼睛,我就仿佛看到她的音容笑貌。黎娟是个好人,如果不是因为痴情,她也许不会走得这么快……

  17岁那年,她豆蔻年华,清纯、美丽,一如含苞的花朵。每天放学的时候,她都要经过学校旁边的那条小街。国锋就住在那条小街上,那时候,他还是个煤矿工人,虽然家里兄妹多,日子并不富裕,但他很注重修饰自己。一条裤子晚上洗白天穿,但熨烫得裤线笔直;一双白球鞋刷得一尘不染。日日从他门前过,黎娟的倩影早已让他心旌神摇,于是,他请好友从中牵线,他们相识了。

  一个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个是风流倜傥的小伙,他们一见钟情,从此衍生了一段如火如荼的爱情。每天放学的时候,国锋常去学校门口接她,碰到上晚自习,他常常骑着自行车把她送到家门口。他平时就能说会道,那些海枯石烂的甜言蜜语更是轻而易举地就俘虏了她的芳心。特别是那美妙的男中音,也让她相信了他“在歌舞团工作”的谎言。歌舞团的演员,在那个年代是少女们心中的偶像,况且他本来就一表人才。她就这样无所顾忌地投入了他的怀抱,在同伴们羡慕的目光中沾沾自喜,不到半年,他们就偷吃了禁果。

  第一次,她把他带到家中,父亲与他只说了几句话,就以那历尽沧桑的目光断言:“这不是个过日子的人!”父亲对女儿说:“过日子不需要甜言蜜语,他不实在!”母亲也不满意,她怕女儿到他家,经济条件不好会受穷。黎娟却是铁了心,背着父母和他来往。虽然已知道他不是歌舞团的,无奈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了。

  23岁那年,她从家里偷出户口本,和他办了结婚登记手续。此时的他一无所有,工作也没了,结婚更没有房子。还是黎娟的奶奶腾出自己的房子,给他们结婚住。结婚的那天早上,她是在母亲的哭声、父亲的斥责声中含泪走出家门的,没带走一分钱的嫁妆。屋里除了床和桌子,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但有国锋的爱,她仍然心满意足别无所求。

  那时候,他在家无所事事,全靠黎娟的工资维持生活。国锋对她照料得无微不至,早上为她做好早点;晚上她下了班,他早已为她准备好了饭菜,一进屋,他给她拿好拖鞋,把她像抱新娘一样抱到床上,给她擦脸、擦手……日子虽不富裕,但有这么一个知冷知热的丈夫,她觉得自己幸福无比。因为伤了父母的心,结婚一年多她没敢回家,直到生了儿子,父母才原谅了她……

  发现他不是个循规蹈矩的男人

  儿子的出生,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了快乐,拥着她和儿子,他信誓旦旦:“我一定要让你们娘俩过好日子!”从那时起,他开始忙碌起来,摆过地毯、贩过水果,还卖过服装。后来,他又组织了歌舞团,到农村和县城去演出。买道具、服装的钱都是他跟亲朋好友借的,她支持他的事业,省吃俭用,攒下钱一点一点帮他把账还上。

  他越来越忙,常常夜半才归,有时竟一连几天不进门。每天晚上,她在灯下苦苦守候,望眼欲穿地盼着他。面对她忧心忡忡的盘问,他总是巧舌如簧,不是说:“到外面演出!”就是说“跟人谈生意了,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她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女人的敏感让她有种不祥之兆。

  直到那天,母亲和妹妹上街,无意中碰到他和一个女孩牵手逛街。母亲和妹妹怒不可遏,在街上当众奚落了他一顿。原来半年前他就与这个19岁的女孩暗度陈仓。劣迹暴露后,他们大吵了一场,黎娟哀哀地哭了一个晚上。他又使出了全身解数,保证再三,她原谅了他,于是重归于好。

  两年后,歌舞团办不下去了,他又开了美容美发店。店里招聘了几个年轻女孩,生意渐渐红火起来。然而,山移改性难移,他重蹈覆辙,诱惑了一个21岁的女孩。那天晚上,黎娟一直等到他半夜一点都没回来,于是披衣而起,在寒风中奔波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那女孩租的房子。

  在那里她找到了国锋,也看到了她不愿看到的一幕。事实面前,他还花言巧语抵赖,说女孩身体不好,看完病刚送她回家……她跌跌撞撞地回了家,倒在床上大病了一场。男人跟她解释:“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只是玩玩,为的是让她好好给咱们干活,咱俩才是真的……”她希望他的话是真的,但以后的事却让她无法相信。

  一语成谶,他们的婚姻果然被父亲言中。她夜夜失眠,心里的苦楚无处诉说,只能在黑夜里默默流泪。回家父母问起,她还强装笑颜说:“没事!”当初自作主张,此时她已是有口难言,只能把苦水往肚里咽。家里兄妹要找他替她“出气”,可又被她苦苦劝阻。

  他们之间战事不断,而且逐步升级,从小打到大打,他不但动用武力拳打脚踢,还抓起她的头发往墙上撞。直打得一双儿女跪地求饶:“爸爸,求求你不要再打妈妈了……”
  离婚后才发现自己已中了圈套

  父母从两个孩子口中得知了一切,他们心疼不已,劝黎娟:“长痛不如短痛,不要再跟他受罪了!”在家人的劝说下,她终于下了狠心,起诉到了法院办离婚。开庭的那一天,家人都赶到了法院,可她却迟迟不到。弟弟去家里喊她,回来时垂头丧气:“你们别等了,姐姐又不愿离了,国锋下了保证,说以后改了,好好过日子……”父母无奈地叹息。

  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不仅开了店,还办了培训班。腰包鼓了起来,暗地里,他依然与那个女孩保持关系。一年多后的一天,他忽然跪到妻子面前,痛哭流涕地说自己错了,求黎娟救救他。原来,那个相好已久的女孩怀孕了,他说如不离婚,女孩会以重婚罪将他告上法庭。他苦苦哀求:“咱们13年的夫妻,只有你能救我!”他许诺妻子,离婚后还是一家人,并说:“和她都是假的,咱们才是真的!”她的心软了,这一次又相信了他。

  在家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悄悄地办好了离婚手续。至此她还天真地认为他是爱她的,只是万不得已才离婚,他们还是一家人。直到他拿走了自己的东西,和女孩名正言顺地住到一起,守着一个个寂寞孤独的夜晚,她才如梦初醒:自己又落入了他的圈套!那一年,她才36岁,两个孩子,一个12岁,一个8岁。

  亲朋好友们同情她,劝她趁年轻再找一个,也给她介绍了几个。可她始终犹豫不决,冥冥中她还在等待着,因为他还经常来找她。一度她也曾死了心,可他一来,她又乱了方寸,一次次拒绝了别人的好意,和他保持着藕断丝连的关系,守着那个家,含辛茹苦地抚养着孩子,离婚9年孑然一身……

  悒郁中不幸身患绝症

  9年的时光在郁郁寡欢中逝去,她靠着自己几百元的工资支撑起这个家。她盼着到了45岁就能办退休手续,日子会好起来。可是,眼看就要退休了,那段时期,她的胃病越来越重,本来吃一片吗叮呤就会止痛,可是后来吃药也无效了。

  在家人的陪同下,她才到诊所看病。经过检查,她被确诊为胃癌。这消息不啻是个晴天霹雳,当国锋赶到诊所,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竟突然昏了过去。看着他悲痛欲绝的样子,家人把所有的怨气和责备都咽回了肚里……

  “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一定要治好她的病!”他向她的家人一再表态。那时,他的事业正处在巅峰时期,还有能力支付这巨额的诊治费。然而不幸的是,手术时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按照他的吩咐,诊所每天都给她用进口的药,化疗期间,她吐得天昏地暗,没有食欲。他嫌诊所的伙食不好,就到附近的饭馆给她订了饭,每天都给她送来清淡可口的饭菜。本来大夫预言,她只能活两个月,可她却活了一年。

  国锋的做法出乎人们的意料,人们还以为他不忘旧情,对前妻心存内疚,算是个有良心的人,但他的另一些做法却又让人百思不解。黎娟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这时的她多么希望国锋能在病床前陪陪自己,哪怕是说几句话,也会给她极大的安慰。然而他却没有,每次到诊所都是例行公事般地交完费就走,至多到病房门口站一下就走。想起新婚时他是那么的温柔体贴,甚至把苹果削好,一口口地喂自己,这判若两人的变化,不由得让她心如刀绞……

  承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她一天天憔悴萎靡。家人都为她愤愤不平,要去找国锋理论,然而,每当听到家人的指责,她都会含泪劝阻:“你们不要怪他,他也不容易,看病花了这么多钱……”她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症,还幻想着病好了能与他破镜重圆。直到临去世前的一个星期,她似乎明白了自己将不久于世,又用虚弱的声音阻止了家人的抱怨:“你们不要说他,等我走了,两个孩子全靠他了……”

  她去的那天,他叫着她的名字号啕大哭,“男儿有泪不轻弹”,那副悲痛欲绝的样子,谁看了都会心生怜悯。他为她选好了墓地,忙里忙外的操办丧事,这一切做的,让娘家人都无可挑剔……一年后,黎娟的弟弟办喜事,他还特意送去礼金,进门后,他抱着老岳母哭得泣不成声,见到这样的场面,谁又能不说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呢?

  可是,他那年轻的再婚妻子见到黎娟的母亲,却泪流满面的口口声声称自己:“我真后悔,我看错人了,上了他的当!”原来,他本性难移,又找了个年轻的女孩双双去了南方……

  雨薇说,国锋是个什么样的人,真让人感到迷茫。因为一个情字,黎娟一辈子都活在悒郁中,尽管他一次次地伤害了她,她还是痴情不改,直到生命最后。如果她能早日走出他的阴影,也许不至于抑郁成疾,至少不会这么快离开人世。作为朋友,她为黎娟感到悲哀。其实,情本身就是个说不清的东西,怨也好,恨也罢,只要自己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