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他终于“原形毕露”



  倾诉人:意杨 (化名),女,28岁,工人

  我和帆从走进婚姻到即将走出婚姻,整个过程可谓闹得天翻地覆,110惊动了,法庭惊动了,周围的人都惊动了……大半年过去了,我一直在想,爱的时候爱,不爱的时候难道就不能让“分手”的杀伤力降到最低吗?我不想把责任都推给帆,走到今天,“一个巴掌拍不响”。现在我终于拥有了一颗平和的心,可以平静地讲述自己的故事了……

  当爱成为一种习惯

  上大学的时候,满宿舍的女孩子挤在一起,莺歌燕舞对未来充满无穷的想像,对爱情更有石破天惊的幻想。我是个浪漫诗意的女孩,喜欢文学。那年月,一首歌一场雨,甚至一片树叶儿都会让我百转千回。我心仪的“白马王子”是睿智型,他不一定多帅,但一定要有个性,要有主见,要有事业心,更重要的是他要和我“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可以一起赏花吟月,一起把酒言欢……

  21岁,我在一家单位实习。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正准备下楼。抬脚之际,一个男孩子上了楼梯。他看着我,愣愣的,仿佛我是个“天外来客”——后来才知道,他是来单位找朋友的,看见素未谋面的我有些奇怪。我礼貌地微笑了一下,下了楼梯,隐隐约约感觉那道眼光仍然追随着我……

  几天后,那个男孩子径自站在我的面前。他很直接,没有拐弯抹角:我是帆,想和你做朋友。第一次的偶遇,浪漫的我以为是缘分,就像张爱玲说的: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所以尽管帆并不是我想像中的白马王子,但我也没有立即拒绝他。

  帆对我可谓一见钟情,又是主动发起进攻,他对我的付出是百分百的。可在交往中,我知道他学历比我低,年龄比我小,没有稳定工作……我知道我们很难有精神的契合,因为他不喜欢看书,常取笑我欲寻一世外桃源,或把酒,或品茗,然后吟自创的诗的想法。可我的心真的难以捉摸,明明知道他不是我想要的,可我渐渐习惯了他对我的好,他对我百分百的爱。

  当爱成为习惯,我感觉到帆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同居了。有了身孕,很快我们就见了双方父母。他们家人挺满意,我们家人只说尊重我的意见,其实我知道自己让父母失望了。可“生米煮成熟饭”,我已无退路。
  当爱被打入凡尘

  结婚前几个月,帆一直对我很好。可慢慢“原形毕露”了,矛盾出现了。爱被打入凡尘,七零八落……

  帆属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受型。婚后不久,他就不打工了,拿着家里给的有限的钱和我一起在家里等孩子出生。我让他出去找工作,他就高不成低不就的。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被家里人惯坏的。因为他小时候家里条件尚可,又都偏疼他,不仅不让他干活,还有求必应。据说一次他想吃黄瓜,他爸爸竟然买了一袋子,直至吃到去看大夫!

  帆花钱从来没有计划,他是很疼我:“意杨,只要你想吃的东西,不管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我都会买给你!”最初我也感动,但久了,想想终有一日会坐吃山空,我就开始心烦。再加上肚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强烈的母爱让原本不成熟的我渐渐长大了:我要尽可能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而且我也想过得好一点证明给爸妈看我没有选错人。唉,一切的一切让我看着贪图享受的帆更加烦躁……

  帆就像长不大的孩子,我的心高气傲和压力他根本体会不到。他也开始烦躁,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对我是那么那么好,我还没事找事。他说,“意杨,还记得那次口袋里一共只有十元钱,我们在路旁小吃店炒了一个小炒,就着两个烧饼,一瓶可乐的‘潇洒’吗?那时我们多快乐,再说,我们后来不也一样生活得好好的?”——我河东狮吼:“你就是喜欢往后看,从不向前看,男人,就应该有事干,有事业,给老婆孩子创造好的生活环境。看看你,真是没出息,穷,值得炫耀吗?”(现在想来,那时肯定患了孕期烦躁症,有些口不择言。)

  帆一定很生气,他竟然动手打了我,不顾我有孕在身,而且是那么毫不留情!我的心在滴血:帆,你不是说你最最爱我吗?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难道你没看出尽管我也还手,但我其实心疼你啊,我的手是抬得高落得轻啊!

  从此,争吵打架就在我们之间上演开来。每次过后,都是我先妥协,因为我不想自己的家里死气沉沉:帆很能憋,只要我不示好,他绝不低头。

  就这样,帆还是没有出去工作,怀孕的我自己偶尔去跑些业务。我变得更加情绪化,常会说些尖酸刻薄的话……

  无奈的现实

  女儿出生了,带来的不是快乐,更多的是忧愁。大夫告诉我们孩子有病。帆告诉了公婆,他们坚决不让我回老家,因为他们想让我再要一个孩子。

  可女儿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又怎能轻易放弃呢?再苦再累我也要这孩子!我没有经验,看着书,一点一点带女儿。自己给她换尿布,给她洗澡……帆那时在我父亲的帮助下去了煤矿工作。手比我还细嫩的他成天叫唤累,不过还是坚持了。

  女儿半岁时,病症更加明显。那时我虽然苦累交加,但感觉这样才像一个家:男人在外打拼挣钱,女人自然要“安内”。帆休班的时候,我们相亲相爱。婆婆只来过一次,多数都是邻居大姨帮忙套棉衣,人家身体还不好,真是要感谢。

  我也该出去工作了。在帆本科毕业的大哥信的帮助下,公婆终于答应照看女儿。而我为了能够和帆一起,辗转也进了煤矿。我们住进了单位的公房,终于在一起了,可……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生活稳定了,我的要求似乎也高了:我希望帆能够借助父亲的帮助闯番事业,可帆就像扶不起的阿斗。我很失望,隔阂也越来越大(现在我想,要是我们能沟通交流,如果我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帆,或许……),而且我选择到这里工作心里也不平衡:一个大学生咋就混成这样了?

  那时帆和我怄气,可以七八天不理我,不说话。每天等我走后他才会吃我煮的饭,那一片狼藉却要等我回来收。

  而每次争吵过后,我都会一如既往地照顾他:早上为他挤好牙膏,白天为他洗好他爱吃的水果,洗衣做饭干家务都是我的活儿。那时女儿也已经由我自己带了,我上班时,就今天拜托爸爸妈妈,明天拜托妹妹……有时看着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帆,我都觉得自己带着两个孩子。

  收拾完已是夜,真想让轻柔似水的音乐在屋子里飘溢开来,真想拿出几本精美的诗集来读,但我实在太疲惫了,现实的生活让我再也触摸不到浪漫和诗意,只感到沉重、艰辛和无奈……

  愈演愈烈的家庭大战

  累极了,我就想发泄。帆做的每一件事我都觉得不够好,说的每句话我都觉得不够完美。帆特江湖意气,我们家就像免费的旅馆……

  如果足够有钱,如果帆可以帮我带带女儿,如果女儿没有病,我想我不会从压抑走向偏激的。

  在我带着女儿一次次求医未果,在帆从来不想着为女儿存医药费,只是让我一次又一次问娘家借,在主外又主内的双重压力下,我开始说更尖酸刻薄的话:“你要是有本事就应该自己闯出一片天下,何必依赖我们家……”帆被激怒了,怵着我爸不敢再打我,他开始撕衣服,摔东西,每次家里都会如遭洗劫般……

  尽管如此,帆的大哥信结婚时,我自己花钱为他们准备妥当一切,从床到洗脸盆,甚至老家屋里的拉花。因为我不想大哥的城里媳妇和我当年一样不快乐:只有一张床,一床被。(不过那时帆爱我,他也说了家人。所以我只生气,并不伤心。现在我才明白,只要夫妻同心,彼此维护,就是幸福。)

  信问我借钱酬客,我只有4000元,全部给了他:毕竟是一家人,当初女儿还是在他的说服下才回老家。而且我信他的话,很快就还!

  打打闹闹,生活就这样继续。2006年4月,4岁多的女儿因病情发展已经不方便走路了。我决定给她做手术。因为钱很紧张,我就让信还钱。可直到女儿出院,公婆带着信的孩子一起来,竟然没带钱!

  那段时间我可谓噩运缠身:3月奶奶去世;4月女儿手术,手术好了脚我又想着手,想着全身;爷爷又病危。我感觉天天都是阴沉沉的,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帆一点也不理解,让我更加心乱如麻,坐卧不宁。

  那天带女儿、婆婆、还有信的孩子去洗澡,给她们洗完,我已经浑身乏力,自己冲了一下就出来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辛辛苦苦到底为了谁?要是帆能说我好,我也认了;要是公婆能认可我,我也值了。可……脸不由得阴下来。

  到家后,婆婆很气:不就看着我们在这儿不舒服吗?走行了吧!帆正在睡觉,翻过身来骂我,我气不过,打了他一耳光。他抓过我就打。公婆居然关了门出去了,架都不拉。在帆雨点般的拳头中,我的心死了。
  漫漫离婚路

  我带孩子去了老家,提出了离婚。帆执意不来,我只有回家。这次我第一次没有主动求和。帆看出我的决心,抱着女儿走了。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感觉天昏地暗:我天天为这两个人忙碌,突然一切都没有了,一种空虚和痛苦迅速袭遍我的全身。我不要这个家消失!

  做了很多努力,想挽回。可帆很绝然,我哭着哀求:“回来吧,咱们好好过日子!”帆没有答应:“分手吧,孩子你带,我什么都不要,我哥借的钱会慢慢还你……”

  转身泪流,不再回头,回去抱着女儿痛哭。

  帆再次回到家的时候,不吃我做好的饭,只是问我要钱。他走时带走的四五千元难道又被他上网、吃喝挥霍殆尽?说真的,钱还有一点点,可那是为女儿看病积攒的。我拒绝了他!

  帆一定是疯了!110向我家驶去。那是怎样一个家啊!床被砍了,空调砸坏了,茶几玻璃碎了成千上万块……

  帆走了,家里被打扫过了。可很多玻璃碎片残留在地板上,床没了,我就带着女儿在地板上睡。夜,月亮照在地板上的玻璃碎片上,映得我心一片苍凉……

  我提出离婚。而帆又改变主意。我心里也有几分不舍。可当我告诉帆要带女儿去北京求医,他仍然作壁上观的时候,我才明了,他也就是一个被大家宠坏的男孩子,小时,家里宠,婚后,我宠。他从来没有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一个父亲的责任。或许在这个过程中或多或少的有我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太“能”了,剥夺了他扮演好这个角色的权利。 走在街头,全身湿漉漉,头发湿漉漉,如醍醐灌顶,我想通了。

  或许我该改变?可当他又一次对我大打出手,头发一把一把地拽掉,鼻子不停地流血,没人敢拉疯了一样的他,而且他绝然不愿给女儿抚养费时,我想我该放手了。或许很自私,我也不想要女儿了,毕竟,我要工作,要生存,或许有一天还要有自己新的感情生活……

  因为很多细节,离婚一直没有判下来。帆也说要和好。条件是我放弃现在的工作,回老家过相夫教子的生活,因为帆找到了一份工作。为了孩子,我也想答应,可未来有太多的不可预见性,经历了那么多,我现在就想一切顺其自然吧!

  意杨说,我来倾诉,主要就是想告诉那些刚步入社会的女孩子,不要稀里糊涂地就接受别人的爱。要等自己成熟一点点,要明白自己真正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对爱认真,投入,本来不是坏事。可正像一首歌唱的:爱太深,容易看见伤痕。真正的爱,其实就是朵很娇嫩的花,需要爱和被爱双方的悉心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