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恐慌的“老婆俱乐部”



  中国的女人似乎自古以来就比男人们要团结的跟紧密一些,所谓的“闺密”,就是超越了姐妹,更胜兄弟的一种亲密女性关系。当嫁作人妇之后,这些闺密就成为了“太太俱乐部”。

  男人不知道的“老婆俱乐部”

  从上中学起,我就能感觉到周围女同学之间那种亲密无间的友谊,每当她们在一起嘀嘀咕咕,一会儿指指点点,一会儿开怀大笑的时候,我就觉得后脖颈子发麻,浑身不自在。

  及至我长大了,交了女朋友之后,我才真正领教到女人“团队作战”的厉害,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老婆俱乐部”的会员们了如指掌。

  象大多数男人一样,我习惯于对外人把还是女友身份的她称为“我老婆”,虽然她并不情愿,可能觉得这个称呼会让其他男人灭了非分之想,但我还是喜欢这么叫她,觉得有一种占有感,觉得挺亲切。

  老婆也说觉得我挺亲,用她的一句酸词有一种“很久以前就相识”的感觉。每当在我们的生日、情人节、相识纪念日、初吻纪念日、做爱纪念日……等大大小小过不完的节日里,老婆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重复着那句“相见恨晚,相逢曾相识”的话语时,我还真有点感动。

  及至后来,我才发现,在老婆眼里,我只不过是她异性朋友中的亲人,真正让她觉得“亲上加亲”的还是那些确实和她很久以前就相识的同性朋友--老婆的女友们。老婆可以一礼拜不见我,但每星期至少和她们中的一位或几位见上一次或几次,这还不包括每天晚上煲电话粥的时间。

  有时候,我觉得我不是在和老婆一人谈恋爱,在老婆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组织在支持她,我把这个组织称为“老婆俱乐部”。

  女人好得象“同性恋”?

  我工作的公司有一个外国友人Jack,25岁,今年刚刚来中国,对中国的所有东西都觉得好奇。有一次我们俩一起走在街上,Jack突然有点怯生生地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你介不介意?”得到我爽快的许可后,他说:“你们中国的女人是不是很多都是同性恋?”我听后吓了一跳,经他解释后我才明白,原来他看到大街上很多中国女人一点不避讳地一起拉着手,或挎着胳膊走,很亲热,所以有了这个误会。也难免人家外国友人误会,连我头一次见到老婆和另一个女人半裸着坐在床上也吓了一跳,那也是我头一次遭遇“老婆俱乐部”的会员。

  那天,我晚上加班,9:30回到家。一开门,就见屋里两个半裸的女人坐在堆得乱遭遭的床上,听到我的开门声,屋里响起一阵尖叫,接着门被飞快地关上了,还甩出一句话“你先别进来!”难道我走错门了?虽然加班加得有点晕头胀脑,但家门应该还认得,而且从刚才隐约看到的和听到的,似乎其中一个应该是老婆。我正傻呆呆地站着,门开了,果然是亲爱的老婆,旁边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俩人暧昧地笑着,还吐着舌头。“我走了。”另一个象猴似地溜出了门。

  “你们干嘛呢?”虽然我不认为自己真的“捉奸在床”,但还是觉得疑惑不解。老婆一点也不心虚:“我们试衣服呢。我俩今天晚上逛街买了好多衣服,反正她住得也不远,就来咱家试衣服。”据老婆说,她俩把今天晚上买的所有衣服,包括老婆最近买的很得意的衣服各自轮流试了一遍,互相参谋评点,以前这样的“试穿会”也有过好几次。

  除了试衣服,老婆经常和她最好的几个女友互相换衣服穿,还进一步从“试穿”发展到了“试睡”,留宿女友是常事,以至于一直以来我从来不敢冒然回家。

  到了周末,更是"老婆俱乐部"活动日,一活动就是一天。据老婆描述,她们的活动内容包括逛街、吃饭、做美容、泡吧、健身、开Party、聊事业、谈感情……讨论的话题从形而上的"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到形而下的"哪里的水煮鱼最好"。

  老婆很喜欢和我说她那些女友的故事,她说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她们宿舍的8个女孩关系好得不得了,突然其中的一个交了个男朋友,没事就往她们宿舍跑,特招人烦,于是她们就给了他一个编外称呼“老九”。

  也许在老婆俱乐部看来,我们男人都是女人堆里那个不受欢迎的“老九”?

  会员具有投票权

  看台湾娱乐节目“非常男女”的时候,挺钦佩他们提出了“亲友团”这个概念。确实,找对象不只是亲人们所关心的,更是需要朋友们参谋的。尤其对女人来说,分担女友感情上的幸福与困惑,为她出谋划策义不容辞,不为名不为利,不求回报,简直就是一项崇高的慈善活动。

  我最初就被这么“慈善”了一回。老婆和我正式好了之后,突然宣布不能总是俩个人私下活动下去了--她的朋友们要请我吃饭。虽然要见的是已经从电话和老婆的介绍中耳熟能详的朋友,可我还是对一头栽进在女人堆里发怵。还好,那天有一个被她们大家一致通过的“前任”做陪衬,才稍稍缓解了些尴尬气氛。

  第二天,老婆一脸过关后的得意,还分别详细陈述了“俱乐部”会员对我的溢美之辞,当然也有部分会员投了弃权票,认为还需观察。老婆在好一顿夸了我之后,正当我有些飘飘然时,突然话锋一转:“你别得意,我倒认为忠言逆耳,我应该再好好考验考验你。”

  老婆自己“落停”了之后,就开始普度众生了。而且责令我给她其中一个最最要好的朋友一定要找个男朋友。因为认识人有限,我只好“杀熟”,没想到其中两个候选人都被对方或俱乐部否决了,害得哥们直跟我断交。

  最后老婆想通了,觉得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于是转变策略--为了不让老友有失落感,老婆决定到哪儿都带着她。于是我们的"锵锵三人行"开始了。除了情人节,我们三个人一起过了几乎所有的节日,在她面前,我们俩从不打情骂俏,从不有亲热举动。直到后来她的女友在她的多方努力下也"落停"消失了,老婆反而有一种失落感:“还不如不给她找呢。”唉,这就是女人的友谊!

  俱乐部里无秘密

  当初我和老婆一起看《过把瘾》,对其中一个情节印象很深。方言看到老婆杜梅和潘佑军的老婆玛莎聊得热火朝天,就问潘佑军:"她们聊什么呢?"潘答:"嗨,互相诉苦呗。"方言说:"诉苦我不怕,我倒怕她们比幸福。"

  我不知道女人在一块儿到底是诉苦还是比幸福,也许二者都有吧。不过从老婆和女友聊天后对我的态度,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如果她偎依在我的怀里,说出诸如"你对我真好"之类的话,那她一定是听了一晚背信弃义的惨烈爱情故事;如果她回家开始关心我的事业,不断勉励我要奋发上进,甭问今天晚上她见的女友一定物质、爱情、事业三丰收。老婆总是以女友的幸福指数来参照自己,所以我的价值也就象股市一样起起落落。

  不过还好,以上的交流大都停留在形而上的阶段,有一点是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泄露我的隐私。

  一个夏天的夜晚,月光朦胧,星光闪烁,我和老婆在公园里手挽着手散步,浪漫美好。突然间,我有点内急,而周围又没有厕所,无奈之下我只好在旁边的小树旁解决了。“泄下”了负担,爽快!在一旁放哨的老婆看我出来后一脸坏笑着说:“你们男人真没出息,××的老公也经常这么干。”我一听急了:“你怎么知道?”老婆不慌不忙:“××亲口说的。这有什么呀?我还跟她说你在公园里拉过屎呢。”

  我差点晕过去。在我这个具备基本常识的人的思维里,我实在不理解女人之间为什么聊这些?她们还聊什么?聊性?聊做爱的感受?

  我决定向老婆俱乐部交枪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