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温柔体贴的男友一同居就变脸



  倾诉人:景绣  年龄:22岁  职业:待业中  

  这是一个周四的上午,我接到了景绣的电话,她说想立刻倾诉,于是,就有了我们的见面。景绣是一个温柔如水的姑娘,有着一张不施脂粉的干净脸庞,条纹T恤外搭了一件白色的对襟毛衣、一条仔裤、一双帆布鞋,很清爽的打扮。

  我真的受不了他阴晴不定的脾气

  我现在最受不了的就是之行这种阴晴不定的脾气,我经常会被他惹哭,都是因为他乱发脾气,我在一边自己哭着,他就在客厅看电视,也不知道去哄哄我。想想之行种种的行为,前后的变化之大,真的很让我无法忍受。

  在我们同居之前,他对我那么好,什么话都跟我说,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他不再跟我谈心,态度180度的大转变,整天在家里,也不跟我说上一句话,像是换了一个人,偶尔说句话吧,就能把我气得心情郁闷,哭上好久。

  像前两天,之行的朋友要过来,他就会赶我回家,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他的朋友过来,我就要回家呢?我怎么像见不得光的情人身份呢?我最近听到一个词,叫冷暴力,感觉挺适应我们现在的这种状态。

  对于未来我真的很迷茫

  其实我是舍不得之行的,像我们这种关系,只要我狠狠心,斩断我对他的感情,我就可以开展一段新的生活,我们不存在法律上约束。我想过了,和之行分手了,我就准备去外地生活。

  想想当时和之行在一起,那种心里被生生地扯了一下的疼,让我想对他好,想要好好地和他过下去。

  其实和之行认识之前,别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孩子,他对我比之行要好多了,可是相处一段时间,我感觉不是太理想,就向他提出了分手,所以心情一直处在低潮期。在这样一种很痛苦的心情下,我认识了之行,当时他对我那么好,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觉得他就是我的终身依靠。可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现在真想一走了之,再也不回来了。

  我是那种性格很温顺的女孩子,从小到大都没人对我发过脾气。其实当初和之行在一起,也是因为考虑到家里的一些情况,哥哥还没有结婚,我想着我先有了着落,家里的压力也就会小点儿。于是,我才决定同之行结的婚,哥哥知道我的心思,带着哭腔对我说:“ 妹妹,你不要老是为这个想,为那个想的,最重要的是多为自己着想!”望着哥哥忧虑的眼神,我笑笑,“没关系,之行对我挺好的。”我不能让关心我的家人为我操心!只是我一望着婚纱照上,我们那不自然的笑容,还有之行紧抿的双唇,就想哭。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要来倾诉,只是我对未来很迷茫,我不知道之行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同居以后,他像变了一个人

  我和之行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介绍人是我爸的高中同学,他与之行的后爸是高中校友,其实他们都是一个高中的,只不过我爸与之行的后爸不甚相熟。

  之行大我1岁,认识还不到4个月,他就向我提出了结婚的要求,因为明年和后年分别是我们俩的本命年。我们那有本命年不结婚的说法,之行觉得他的年纪比较大,他的同学朋友都已结婚,就说不然就在今年尽快把婚事给办了。我不想那么着急,就想再相处看看,但还是没有拗过之行,9月份我们在他老家办了结婚仪式。我们真的很闪婚,其实根本没什么多深入的了解。

  在认识我之前,之行在外地做主管,后来他回到徐州发展,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现在就在家里待着。其实家里的房子装修还有一切的东西,都是他一手操办的。刚认识的时候,我的工作还没辞,经常会上夜班,之行也挺关心我,下了班他会去接我,给我做饭,他知道我上夜班辛苦,就会想着给我买些东西补补身体。

  可是自从我们同居以后,之行就像变了一个人,感觉好像受过剌激似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坏。发火的时候,他净捡些剌激我的话说,说我们俩过不了多长时间的,他很快就会找新人。他还会赶我走,让我滚,见我抹眼泪去收拾东西,他就会拉着我不让我走,说我怎么心里就装着那些小女孩儿的情事呢?

  可是我真的很伤心,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因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已经爱上了他,可他呢?我真的不知道我在他的心中到底有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之行在物质上对我真是没话说,我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我,但是生活不仅仅是物质的满足,我更在意的是精神上是否充沛。我们俩在家的时候,之行从不主动和我说话,在家里不是上网就是看电视,每每我想和他聊聊天,他不是很不耐烦地赶我我走,就是什么都不说。

  我对他好,他一点儿都不领情

  前两天,我从外面找工作回来,之行对着我就是一句话:“滚!”这种态度,谁能够忍受呢?所以他再让我滚,我就会赌气对他说:“我这就收拾衣服走,我们也不存在什么离婚,反正也没办理手续!”这时,之行就会拦住我,对我好话说尽。看他那个样子,我的心就软了。

  其实我们到现在都没办理结婚手续,只是在老家举办了仪式,在拍婚纱照之前,我的家人还有他妈妈就让我们去登记,那天拿齐手续去了,正巧遇上休息,所以一直就拖到现在,之行就再也没提过去办手续的事情。之行是那种个性独立,我行我素的人,除非他自己想去做的事情,别人谁都管不了他。

  其实我很疼之行的,天气这么冷,每天看他上网这么晚,衣衫单薄的,我都会很体贴地拿件衣服,让他披上,可他总是很不耐烦,又是一个滚字,从他的嘴里迸出,他还会骂我,听着那些污辱人的难听话,我心里真的像刀绞似的难过。从小到大,我都没被人这么骂过,我也从没有骂过人,我更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啊,他凭什么这么骂我?我怕他冷,给他盖被子,怎么反倒惹着他了呢?

  在外时,我就会想着之行,给他打电话,问他想吃些什么,他也会很不耐烦,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买就算。白天他睡醒了,我会问他想吃什么,我就去给他做。晚上只要他说想喝酒、吸烟,不管多晚,我都会下楼去给他买。我为什么就是暖不热他的心呢?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

  和景绣的沟通不是特别容易,在整个倾诉过程中,我的话语甚至比她还要多,看得出她是一个挺内向腼腆的女子。景绣几度哽咽不成声,足可见她对之行还是有着一定的感情的,我觉得她可以试着和之行沟通沟通,给彼此最后的机会。若之行坚持这样阴晴不定地对待景绣,那么我觉得她不必再忍,毕竟他们还没有办理结婚手续,在法律上来说,两人都还是自由身,及早地各自解脱,对双方末必不是好事。如果觉得自己不能够给对方幸福,何不放手祝福对方去寻找自己应有的幸福港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