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心理学:进入身体还是进入灵魂


  "临床经验"的多寡并不能代替性满足的程度,"开始和结局都在大脑之中。一个空虚的大脑,一个缺乏想象和信念的大脑,一个享乐主义者的大脑,不可能拥有满意的性。"(《卡马·苏特》)这个道理是非常重要的,真实的性应该美丽得多,要是不懂得只带着头脑与春天约会,任何动人的故事都是传说。操纵自己的精神等于控制自己的性爱到什么程度,进入身体还不够,进入灵魂才显出手段。

  据统计1999年,网上冲浪者在网络色情上所花的钱(14亿美元)比色情书刊(13亿美元)还要多。据估计,到2003年,成人色情网站所产生的利润有望超过每年30亿美元,这样的结果比音乐、体育等等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仅从2000年1月份来看,就有1750万人从家里访问了色情站点。你还可以完全按照你自己的习惯和方式处理所有性的内容。它鼓励人们在幻想中释放他们暴烈的冲动,以想象替代真实的罪行,而在真实的生活中对它们加以压制,这其实是一种维持秩序的有效方法。一个整天泡在色情网站上的男人在现实生活中很可能是一个禁欲主义者也说不定。

  还有网上情,虽然全球化的网上出轨惊吓了一大片上了年纪的妇人和无能的绅士,实际上不过是实现了一个正常人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不正常的欲望。即使你一边红着脸一边敲键盘,却不会耽误你果断地向对方说:I LOVE YOU。那层看不见的幕帘的作用几乎涵盖了追求所需要的全部勇气。

  当我们再也寻找不到激情的惊爆点的时候,我们似乎需要重新学习和理解满意的性是分享的体验。任何分享的事物都需要相互的付出和给予。

  当然,这样的结果显得有些卑微和委琐,就像习惯在头头转身时做恶毒的鬼脸、在惹不起的对手背后大声痛骂的懦夫。但是从心理学角度考虑,也许让一个人完全放松自己来宣泄情绪能够避免未来精神变异的可能性。

  福柯生前曾热衷于亲身"体验"虐恋活动,并对此做了大量的哲学思考。他就此提出了两个重要思想。第一个是关于"快感的非性化"的观点。他指出,透过虐恋活动,人们"正在用他们的肉体的一些非性器官的部分发明各种新的行乐方式。我认为这是一种创造,一项创造性的事业,其主要特征之一,我想可以称之为‘快感的非性化‘。那种认为肉体快感永远应当来自性快感的观点,以及那种认为性快感是我们所有可能获得的快感的根源的观点,我认为实在是大谬不然。"尽管他所强调的是一种我们称之为变态的虐待行为,却揭示了集中在生殖器的满足显然无法代表人类性行为的全部内容。

  每个人都明白交流的意义,但是真正能够从身边获得有益的交互满足的人并不如想象的多。那不是简单和困难的问题,只是一种彼此都疲于应付的经验。

  什么是男人想要又不该要的女人?什么是锁上门的幻想和锁上门的享受?如果男人的欲望可以自由自在地表现,或许我们有机会像詹姆斯·史都华那样说-"我不表演,我只反应。"到了那个时候,性将披着斑斓的彩衣在街头游弋。也许那是可笑的,但是决不虚伪。唯一的命题是选择:

  不要尝试和只供接吻的嘴唇说话,不要在适宜睡眠的床上发情,不要问调色板上的颜料和画家的差别,不要给男人和女人之间一次全新的经验……或者选择永远只相爱,但是永远不做爱。一切都由得你了!

  事实上我们无意评判男人选择性满足的方式,是禁欲还是纵欲,排除同性恋的因素,男人是否可以没有女人而生活,性是否有另外一种更佳的高潮其实远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假如快乐,假如你希望,假如无害……当然,你还需要芭芭拉·斯坦维克的勇气:"把我摆在一部影片的最后15分钟里,我不在乎前面发生了什么。我甚至不在乎其余的部分是否有我,我只要那15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