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未婚无须愁



新时代的大龄女性不再含着泪水苦等情郎的出现,不再允许“悲惨”二字追随自己,不再批准沉积的忧郁把自己搞得怪异晦涩。她们只将自己托付给乐观与幸福,用自信重写着大龄女性的代名词。?
不用多,就是五年前,人们一说起大龄未婚女性都会满脸疑惑或惋惜地感叹:“可怜哪,这么大了还找不着对象!不知道是为什么!”当然,大龄女性不成婚是有多种理由的,有的是由于姿色不佳,虽心地善良、心灵手巧,无奈男士们还是以貌取人的居多;有的虽然容貌还算清丽,但学识高,心高,眼也高,挑来挑去挑过了年龄;有的则是遭遇过不幸,满心伤痕,没有遁入空门一盏清灯伴余生已经算理智了,面对婚姻当然更是望而却步。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人们熟悉的大龄女性的心态多数是抑郁或凄切的。而今天,随着女性撑起的半边天越来越宽阔,女性对生活的自主性越来越强,大龄未婚女性的定义也有了新的注解。
不可承受家累之重
宋小姐(公司职员,27岁):对于婚姻,我从不觉得自己年龄大。男人30才立呢,我着什么急?我有固定男朋友,感情很好。他也是我们公司的,今年29岁。我们俩的收入都不低,他更高一点。但是收入高不等于事业有成。我们都正是干事业的年龄,现在结婚,很多繁琐的问题就会出现,会分心。其实,我们也讨论过婚姻问题。我主张晚一点再说,倒是他比我着急。过去,人们总说,男人有了家累就如何如何。但是现在,结了婚的女人家累更重。男人所谓的家累无非是要负担家庭的经济开销,但现代的女人也有一半的责任和能力,而传统女性专司家务事的准则至今也没有多大改变,这就成了女人既得主内又得主外,你说女人的家累有多重?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没必要急着给自己加码。
婚姻无足轻重
陈小姐(演员,28岁):我没有时间结婚。作为一个演员,经常要到各地演出、拍戏,过那种四处奔波、居无定所的生活。不要说结婚,就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即使我有一段时间空闲下来了,也有其他一些当务之急的事情要解决。比如把父母安顿好啦,帮朋友张罗一些事啦……我家不在北京,但又需要经常在北京逗留,我就得为自己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可以休息和接待朋友等等。眼前的事情还忙不过来,我哪有时间和精力考虑婚姻。结婚在我的日程表上是30岁以后的事。我觉得结婚不是最重要的,我不需要找个男人做我的避风港。虽然是女人,但我觉得我的坚强足以应付任何困难,而寂寞的时候,又有家人和朋友陪伴,所以,我不需要婚姻。
相携无须契约
李小姐(记者,26岁):什么大龄青年,那都是上个世纪的说法了。我现在与男朋友住在一起,和结了婚没什么区别,有房子、有车,没有的就是那张“纸”。有时候,我们一同参加朋友的婚礼,回来后也想过是不是该结婚了,但是细细想,又觉得没必要。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结婚还要办事儿,大摆宴席、印请帖、请朋友、请亲戚……想起来就觉得麻烦。就算不办事儿吧,旅行结婚——什么时候出去旅游不行?时间、金钱、交通都不是问题,何必非安一个结婚的名目呢?其实,说白了,这事就看自己的心情。现在我们算是同居,同样要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同样要“计划经济”。做饭的时候,经常两个人都在厨房里忙活,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别有情趣;结了婚,一切都稳定下来,这些就成了义务、工作,就枯燥无味了。再有一点,我们现在都是自由的。如果有一天,他“叛变”了——也没准是我——卷个包袱就可以各回各家,无非是收拾心情,重新来过,至少不会存在某些离婚妇女那种黯然的、低人一等的心态。不管怎么说,白头到老不一定需要契约,没准啊,我就不结婚了。

新时代的女性对于婚姻与过去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她们不需要婚姻做自己的安全保障,不需要苦心经营一个束缚自己的空间。新大龄女性不再含着泪水苦等情郎的出现,不再允许“悲惨”二字追随自己,不再批准沉积的忧郁把自己搞得怪异晦涩,她们只将自己托付给乐观与幸福,用自信重写着大龄女性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