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夫妻


  在现代都市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法律意义上的婚姻,却没有完整的家庭生活和夫妻关系;他们游离于已婚和单身之间;他们有家,但又好像没有,就像一首歌唱的那样:“我们要天天相恋,但不要天天相见;只需要悱恻缠绵,绝不要柴米油盐;有共同生活经验,绝不用共同的房间……”

我们看重的是婚姻契约

田力,男,36岁,IT经理

  我们每周只有一天的时间待在一起,六天的时间,我在武汉把加班当家常便饭,做公务员的她在黄冈市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这样一过就是两年。按时尚说法,我们是典型的“周末夫妻”。我们看重的是婚姻契约,至于住不住在一起,那要看两个人的心情。

  刚开始,大家并不知道我们小两口过着“七减六”的生活,但给别人的感觉却是很恩爱。妻子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在席间说着令人捧腹的段子。我就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她,有时她说到半截突然忘了词,我赶紧补上。这时妻子会很温柔地朝我努一下嘴,大家更是开怀大笑。

  我们的结婚居所,平时只有我一个人住,像个单调的工作室;到了周末,妻子一回来,马上又变成爱意融融的家。我们也不完全赖在家里,经常邀上朋友去爬山或打球。妻子老说我是搞技术的,成天用脑子,身体不动,会坏掉的,她的操心让我觉得幸福。可这种在一起的光阴很短暂,周日下午各人得动身回到各自的城市。要是周末碰上加班,心里就很愧疚。

  平常打打电话,或上班时发发E-mail,关心对方每天发生了什么事,心情好不好,这是我们每天必做的功课,总觉得恋爱期还没过完似的。这也难怪,两人结婚后不到3个月,我们就因为工作分居了。 分居的好处是时间好安排,花钱顾虑少;坏处是突发奇想要浪漫一下,发现很难实现。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浪漫的。记得第一次是中秋节,我想妻子了,却意识到她居然不在身边,我按捺不住激情,平时吝啬的我,竟然大方地花100多元连夜坐上出租车赶到妻子那边。

为了婚姻更长久

林琳,女,26岁,酒店服务员

  我在婚前是个典型的“厌婚族”,因为我怕结了婚以后会失去自己的空间、爱好和朋友。我喜欢把音响放得大大的,听那种充满激情的摇滚,而男友却喜欢静静地与生意场上的伙伴喝杯啤酒谈谈工作。我的一帮男女朋友在工作和玩方面都是很疯狂的人,至情至性的性格似乎与稳重严谨的男友很难相容。我不想为婚姻放弃自我和工作,做家庭和男人的附属品。幸好,这种想法被男友所理解,两人在决定结婚前便开始计划分居生活。

  丈夫有他自己的房子,我就住在单位分的一居室里,各自独立的住所都是依个人的喜好设计和布置的。周一到周四,两人仍维持原来的生活状态,各回各家互不干涉,给自己也给对方更多的空间。到了周末,我会带着一堆好吃的东西来到丈夫的住处给他整理一下房间,或者丈夫来我的小斗室里伴我欢度良宵,偶尔两人还会手牵手去逛街、看电影,要么就索性赖在家里什么也不干。这种周末夫妻的生活方式让我非常满足,因为两个家都那么温馨舒适,这就是我梦想中的婚姻,有自己独立的空间、思维和生活,两个人亲密又有距离,相知却又相对独立。对此,我的朋友都非常羡慕。她们说,有的夫妻分居是要闹离婚,而你们分居是为了让婚姻更长久。其实,现代人的婚姻越来越脆弱,既渴望情定终生,又想摆脱现实生活带来的平淡与厌烦,那何不尝试一下“周末夫妻”呢?

这样比在一起更好契约

刘雄,男,36岁,专业技术主管

  我原来在一所高校里教计算机,妻子在学校做行政工作。后来我到深圳去淘金,做了一段时间的白领,妻子也去了。因为事业发展前途和生活习惯等种种原因,我们不可能住在一起。后来我们又回来了,现在我在一家公司做技术主管,妻子在一家民办学校做管理,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和在深圳打工时一样,都是各人住各人的房子。

  刚刚回来的那段时间,我的工作刚上手,常常加班加点,要工作到半夜,每一次回家的时候都要把妻子吵醒,我也休息不好,还影响到她第二天的工作。所以有半个月我就住在办公室里,直到忙完才又恢复正常。两个月后,我又接了一个项目,加班加点的事又来了,所以干脆在单位附近租了间公寓,把东西搬过去住了。两人好些天见不到面,只在周末的时候约会一次。周末见面的时候感觉又回到了恋爱那会儿,久违的浪漫像是又回来了。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一年,家对于我们来说就像旅馆。结束的时候,我们同时发觉,两个人的生活,原来并不仅是一块儿过日子,这样经营的婚姻居然比在一起更好,因为两个人的两个世界并不矛盾,反而更丰富了……

  我们一商量,俩人居然是一个想法,于是就这样开始了正式的分居生活。

幸福的婚姻不在于形式

何萧,女,28岁,公司职员

  我曾经有过一段类似周末夫妻或者说是月末夫妻的日子,现在的日子也游离在已婚和单身之间。前一段是客观条件让我们不得不这样过,现在的日子却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我们是大学的同学,毕业一年后就结了婚。当时,我在黄冈工作,他在武汉。结婚后,他住单位分的房子,我住在我的父母家,逢单周他来黄冈,逢双周我到武汉。要是工作忙,就一个月见一次面。

  那段时间,星期五是我最盼望的日子,尽管武汉到黄冈有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每次他来,我总是早早地到车站去接他。我到武汉每次都是晚上近10点钟了,住两个晚上又要走,来来去去的,可我丝毫不觉得累。他呢,也总是准备好香喷喷的饭菜,让我一饱口福。他的厨艺相当不错,还善于突击收拾家务,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10个月后我被省厅借调到武汉工作,结束了这种生活。刚开始恩恩爱爱的,没完没了。后来我们觉得总是腻在一块儿不好,所以决定大家一起考研究生。去年他考上了,去了北京,我没考上,还在武汉。我们又像回到了从前单身的日子,有时候吃单位的食堂,有时候和好友在外面吃。

  也有人对我说,男人都是靠不住的,经常分开,很容易出问题。但我想,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和坦诚。如果感情基础牢固,外在的时间或空间就都不重要,幸福的婚姻生活不在于形式,你说是不是?

未来就是顺其自然形式

秦泰,男,28岁,职业广告人

  别人都说我们俩有点儿邪门,不知是不是做广告玩创意,玩得走火入魔了。我们结婚之后,最长的一次同居是3天,那还是因为她搬家,房子一团糟,就“借住”在我家72个小时。“绝不可以超出3天,否则我们的爱情就会被激情熔掉。”她固执地说。我问她为什么结婚,她说:“结婚是结给别人看的。”接着她又说:“爱情再怎么折腾,还是应该有个尽头。”

  我们结婚3年,在同一家公司两年多。通常是天马行空,各做各的,上班时如一般同事,闹得一些不知情的男人,还一天一个电话追着她。每次接电话,她都是眉飞色舞。我只会不温不火地站着,甚至用欣赏的目光打量她。前年五一放长假,她放弃了上海之旅,我却邀了一个女同事去上海玩。她倔强地一个人在家穷开心,等着我回来跟她道歉。

  我们的婚姻生活像捉迷藏一样,一方忽然消失是常有的事情。我曾经一个人跑到河南开酒吧,一待就是半年,我想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可是每个星期天晚上,准时在10点30分,她会接到我的电话,听到的都是思念的声音。回来后,一切如故。她告诉我,哪天她对黄冈失望了,就会去北京。那次她真的去了,带上行李,不留音讯。过了一周,我才发现她丢了,疯狂地打她的手机,先是关了机,后来拨通了,还好,在北京。再次见面时,我激动地抱住她,眼圈红红的。似乎越是受罪,越有爱情。

  周末是我们生活的交叉点,只在这时享受100%的爱情。如果我们天天心平气和柴米油盐地过日子,爱情也许真的就会死掉。我们习惯于风雨飘摇,责任、家庭、契约,似乎统统无关。“周末夫妻”像杯酒,别人喝到的是情调和品味,我们喝到的是刺激。别人看来支离破碎的东西,在我们这里却整合成一幅艺术的图景。

  我曾问她未来怎么办,她说未来就是顺其自然。最初,我们这样对待婚姻是刻意的,因为有太多的人遵循着同一个准则,把社会认同感当做自己生活的前提。我们想破坏这些严肃的东西,按照自己的个性与方式去寻找契约之下的各种可能。

评析

  在传统的婚姻关系中,人们意识不到与之对应的生活方式是可变的,而遵从于朝夕相伴、坦诚相见的单一模式,认为夫妻生活就是这样。实际上,婚姻关系只是一种契约,在过去它以伦理道德为准绳,重视家庭分工,形成以男性为中心的观念与生活方式;而今,伦理道德的约束渐弱,它主要根据法律准则,重视财产分配,保存自我空间,安排不同的方式和内容。将生活方式与婚姻契约分开,正是人们对婚姻的内涵与质量重新审视的结果。

  这样的生活方式,在双方事业有成、经济基础良好的都市白领中,已经成为现代婚姻关系中不可忽视的潮流。他们追求婚姻的质量与内涵,不愿在思想上依附对方;有各自的事业,可以做到独立生活;有各自广泛的社交圈和朋友,不会因婚姻而放弃。为了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注重生活质量,适当地保持距离被他们引入婚姻的相处艺术。虽然以这种形式体验婚姻生活的人们还不具有普遍性,但他们就在聚散之间理解了家庭生活的意义,摸索着婚姻相处的技巧,获得了与他人不同的体验。

  社会学家认为,“周末夫妻”是一种介于婚姻与非婚姻的婚姻边缘状态,它进入中国家庭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但影响却是巨大的。看待这种新的婚姻关系,自然不能仅仅用传统的观念去衡量。

  目前,对大部分人来说,维持感情的最理想方式仍旧是共同生活,有孩子的家庭更会考虑它对亲情的重要性。从这个角度看,“周末夫妻”或其他新型的婚姻形式,提供的是人们追求个人生活过程中选择的多样性,对婚姻制度却无根本影响。这也表明,“周末夫妻”只是时尚,而不能成为普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