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聋找乐乐亦多


  人常说“十老九聋”,可我年近花甲却耳聪目明,半点不聋。任何事都有它的两面性,不聋也有不聋的烦恼。譬如,早晨7点多钟了,儿子和儿媳还把房门关得紧紧的。儿子小声说:“起床吧,快到上班时间了!”儿媳说:“半年没发工资了,上班何用?睡!”尽管声音很小,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于是,我在客厅的沙发上自言自语地评论起来:“真是越有的越想奔,越没有的越想困。”没想到这话像锥子一样刺痛儿媳的心,里屋马上有了动静:踢鞋、摔梳子,接着是气呼呼地出门,走出院子时她像扔砖头一样扔来这么一句:“人老像精怪,越老越变态!”打这以后,儿媳半个月不跟我说话。儿子是个“妻管严”的主儿,有理没理绝对与老婆“保持高度一致”。我叫他管管老婆,他没好气地顶撞我说:“我本来在管,谁要你在旁边插嘴。你这是机构重叠,政出多门!”

  我气得傻了眼,这才是好心不得好报。老伴儿到女儿家带外孙去了,这家里的局面是“三国鼎立”,而偏偏儿子、儿媳又是“吴蜀联手”,我则成了败走华容道的曹操了。

  一日晨练时,我向一位当大夫的老朋友吐苦水。老朋友说:“家事琐事,通筋贯脉,和顺为贵。咱年老了,不妨装聋,图个耳清心静,既有益于身心调理,又不伤家人和气。少庄多谐,笑口常开,当为上策。”听了朋友的劝告,此后,我就慢慢“聋”了起来。一次,儿媳在厨房小声嘀咕我在家“连水都没烧”,我装聋打岔道:“连日在发烧,咋不去诊所看看?有病千万别挺着。”儿媳见我关心她,便扑哧一声笑了。有一次,儿子很晚才回家,儿媳质问他:“是不是在外边‘泡妞’去了?泡妞就别进这个门!”儿子正想解释,我说:“少在外面喝酒,别让媳妇心疼。”儿子扮了一个鬼脸,儿媳经我一插嘴,脸也板不住了,格格一笑,儿子的一顿挨训免了。

  装聋不仅能平息家庭纠纷,化干戈为玉帛,而且能调节家庭的小气候,增添生活乐趣。时代变了,观念变了,听不懂的新名词,看不惯的新事物,弄不明的新时尚,识不透的新潮流,都得随方就圆地接受它、善待它。千万别竖起耳朵,瞪大眼珠子跟小辈闹别扭,闹别扭实在是跟自己过不去。你气得头昏脑涨,损害了自己的身心康健不说,与小辈的隔阂也会越来越大,不骂你是“老古董”、“九斤老太”才怪哩。

  一次,儿媳过30岁生日,好端端的黑头发染成了一头黄毛,而且还剪得七长八短的,嘴唇涂得猩红,眼睛描得像熊猫。她的女友们一齐嚷:“哇———好酷哟!”我说:“别哭,别哭,今天是个好日子!”满座的客人都乐了。唱歌的时候,儿媳的妹妹问我爱听什么歌。我说,就唱那个“离不开女人的狗”(篱笆、女人和狗)吧。这一回,把那些喝酒的客人都笑岔了气。儿媳的两个女友咬着儿媳的耳朵说:“你真有福气,你的聋公公聋得好逗乐哟!”儿媳喜得屁颠屁颠的,对我好恭敬、好亲热。本是她的生日宴会,她却非把我搀到上座,“爸呀爸的”,嘴巴喊得可甜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