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邪”的双眼折磨得他足不出户



一位母亲领着一个伟岸健壮的小伙子找到心理大夫诉说,她的儿子丁晓今年20岁,正读大二,前些日子不知什么缘故突然被老师送回家,说是让丁晓休学半年。她惊恐万状地问老师:丁晓是不是在学校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可老师明确地告诉她:丁晓在学校表现很不错,只是因为最近精神恍惚,学习成绩下降,需要回家休养。
在家里,丁晓一直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从不出门,也不看电视,一个劲儿地睡觉。她常常关切地询问儿子怎么啦可他总是一脸木然地回答:“您不用为我担心,我没病。我这是罪有应得。”她犯难了:是呀,儿子健壮的身体的确不像有什么疾病;可老师明明说他在学校表现不错,他为什么又说自己“罪有应得”呢?看来,儿子一定是心理上出了什么毛病。为了证实自己的推断,她千求百乞地才说服足不出户的儿子来看心理大夫。
我们说着话的时候,咨询室里又走进两位艳丽的女郎,我惊异地发现丁晓突然把一双大眼死死地闭上了。我敏感地意识到:丁晓的“心结”一定与性有关。于是我不动声色地把他带进里间,对他说:“如果你认为我可以信赖,我们不妨另约个时间谈谈好不好?”也许是我的言行使他感到我已触及他的心灵一隅,他竟然愉快地接受了我的建议。
丁晓在郊外静谧的白起渠边向我吐露了他的满腹心事。
他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由于受家庭文化礼教的耳濡目染,从小一直都是学校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进入大学后,他彬彬有礼勤奋好学的品德成了同学们的楷模。然而,一次狂欢的舞会却把他推入了痛苦的深渊。
那是10月1日学校放大假期间,几个同学约他到舞厅放松。一向刻苦用功行为严谨的丁晓第一次置身于流光溢彩、男抱女搂的氛围,霎时感到浑身躁热心跳剧烈。同学们纷纷走下舞池潇洒去了,只有他像个呆头鹅一般坐在那儿看舞。突然,一股刺鼻的芳泽向他飘来。“这位帅哥怎么不去跳舞呀?”丁晓抬起头来,只见一位长发披肩、性感摩登的小姐正向他媚笑着贴上身来。他惊恐地站起来,小姐趁势搂着他走下舞池。他心惊肉跳地被这位小姐拖来拽去,总算一曲终了,他急不可耐地回到座位上,满以为可以清心静气了,谁知这位小姐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又与他挤在同一张椅子上,用一双柔软的手不停地抚摸着他。舞曲又一次响起的时候,他被这位小姐再次拖下舞池。“黄金一刻”开始了,小姐主动抓起他的一只手放在她高耸的胸脯上。顿时一种“触电”般的感觉流遍他的全身,但他却很贪婪地把手留在她的胸脯上,直到她的一对烈焰红唇向他贴上来时,方才如梦初醒,他惊慌失措地逃出舞厅。
回到寝室,他反复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深为自己卑鄙、下流的行为沮丧懊悔。然而,他越是自责,那位小姐诱人的红唇、性感的酥胸、飘逸的长发就越是不停地在他脑中飘来荡去,以致折磨得他整晚没有合眼。
自从那晚的“艳遇”之后,丁晓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每天人坐在教室里,心思却老是往女人身上想,尤其是看到那些美丽、打扮性感的女性,他总要不停地向人家行注目礼,同时脑子里又对她美丽的秀发、性感的胸脯、诱人的红唇浮想联翩。为了摆脱这种丑恶肮脏的意识,丁晓开始拼命地读书,可是一旦放下书本,他那一双不安分的眼睛,竟鬼使神差地又开始往女孩子身上睇。后来,他干脆把自己限制在学校活动,以免外面春色的诱惑而自寻烦恼。然而,学校也并非“世外桃源”呀,许多青春浪漫的女生再次成了他那双“淫邪”眼睛的“猎物”……从此,他的学习成绩迅速下滑。面对老师的严厉批评、同学的讥笑、“丑恶”灵魂的折磨,他的心理崩溃了,整天精神恍惚、郁悒落寞。只有他清楚自己是被自己的那双“淫邪”的眼睛害的,可这种下流、无耻的思想他又不能对任何人诉说,无奈之下,他只好把自己整天“困锁”在寝室里足不出户。
听罢丁晓的叙述,我们不难推断他是因性知识的贫乏,对青春期正常的性唤醒反应而产生的一种性恐惧病症。他那双喜欢看女性敏感部位的眼睛既不是流氓的表现,更没有“淫邪”的成分存在,而是一种很正常的、接触异性刺激过程中的性生理反应。
俗话说“饮食男女”两性之间的接触是一种十分完美的事情。作为具有动物性的人,性的生理反应是一种十分正常的现象。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当他看到一个丰姿绰约、风情万种的靓女出现在眼前,必然会唤起他的原始冲动,用性爱的眼光去欣赏她漂亮的脸蛋儿、红润的肌肤、柔顺的秀发、婀娜多姿的身段等等,常常使大脑中枢产生性兴奋。至于说眼神中所包含的内容,是淫邪的、还是崇拜的或是欣赏的,那是每个人的事情,我们不能因某个人不道德的表现,就全面否定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