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自我释放



当你不堪生活和心灵的重负又谁也帮不了你时,当你有满腹的话语又找不到人倾诉时,你可千万不要绝望,因为还有一种“自我释放”、“自我对话”的方式,可以让你自己解救自己。
随着市场经济的导入,在中国这片土地上,那种不紧不慢、无忧无虑、田园牧歌式的生存状态已日渐稀少。生活在当今社会的人们,不但有面临下岗、解聘、失业的生存压力,还有无法超越别人和自我的心理压力。因此,他们的痛苦、忧愁、烦恼、委屈和危机感就比任何一个时期的人们都要多。任何一种载体的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小到一只板凳,大到整个地球,何况人类还是富有精神世界的血肉之躯。无论是肉体的还是精神的,当压力超过了他们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就会毁灭崩溃。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常常有人因为失恋、分房、长工资等具体的原因才想不开,而现在却又增加了许多仅仅因为活着难受而结束生命的人群。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现代人就一定比过去的人们更脆弱更短命呢?倒也未必。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你能不能,或者说会不会及时把生活不断强加给你的压力释放出去。
我有一个作家朋友,每当因为没有灵感而苦闷时,就对着镜子打自己的耳光,或者到大街上去找茬儿跟人吵架。我还有一个编辑朋友,在单位受了气时,就会在别人专心工作的办公室里发出一声怪叫,然后,装作没事人似的静观别人的惊慌。于是,前者写出了好作品,后者获得了好心情。我以为这就是弗洛伊德在他的《梦的解析》中所说的,人都有一个本能侵犯能量的“储存器”,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有一个“必须说出来才痛快”的固定量。也就是说,人的心理压力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得冲着别的什么东西(人也好物也罢)释放出来。
但是,中国毕竟是个礼仪之邦,中国人又毕竟长于忍耐和含蓄。所以,像我的这两位朋友那样能够不顾一切地宣泄自己,或者说把自己的不悦转嫁给别人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采取的方式是和风细雨式地向人倾诉。
最近看到一份署名曹岩和李振江的调查报告。 300名被调查的现代女性中,有953%的人喜欢向别人倾吐心声,其中以向朋友和爱人倾吐者居多,分别占36%和21%。而与此相关的是,这95.3%喜欢倾吐心声的人患病率只有36%,而那47%把心事闷在心里,或是借烟酒浇愁的人的患病率却高达909%。
这是一组耐人寻味的数字。也幸亏含蓄忍耐的中国人掌握了“倾吐心声”的法宝,中国才有了12亿人并存于世的蔚为壮观的景象。
不过,遗憾的是,这份报告没有对这种“倾吐心声”在质量上的变化进行历史的比较。也就是说,只要认真地思索一下,我们就会越来越深切地感到,如今,这种“倾吐心声”的障碍是越来越多了。
首先,是被倾诉者的变化。即使是你最要好的朋友,最亲密的爱人,也会显得越来越没有耐心和理解力。究其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对你的友谊和爱心,而是因为生活的紧张、竞争的加剧常常把他们自己的“储存器”盛满了。
其次,是倾诉者的变化。扪心自问,今天的你是不是有了许多连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或最心爱的爱人也不肯倾吐的隐秘?归根到底,不是因为你不愿意信任他们,而是因为替旧更新的时代太复杂,有的时候你的行为和想法连你自己都不敢正视或不愿相信。
如此一来,我们用以向别人“倾吐心声”的法宝就不那么灵了。我们就不得不承受着说不出去的不痛快。长此以往,那953%喜欢倾吐心声的比例恐怕就会下降,那36%的患病率就难免不会上升,而我们12亿中国人的蔚为壮观也将受到波及。
显然,这种悲观的现象是不能让它出现的。积本人数年之体验,学会“自我释放”就是在当今社会保有生命和康健的一种灵丹妙药。
顾名思义,自我释放是一种纯粹的自主行为,它不需要别的人或事物的配合,也就具备了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可以进行的前提条件。它也不直接或间接地伤害任何人,所以不会在自己的良心上留下阴影。其次,这种释放又纯粹是面对自我的,你可以说出自己最隐秘最丑陋最矛盾的想法,而绝不会有什么泄密的危险和被误解的顾虑。
自我释放的方法有很多种。在国外有专门的发泄中心,你可以到某个特定的地方去打骂叫喊。在国内的电视剧里也有过所谓的“三替公司”让你去雇人来发泄。但是,这种发泄方式一是要破费钱财,二是打得痛快了,自己的手脚会痛;骂得尽兴了,自己的嗓子会哑。另一种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两位朋友的方法,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我行我素,为所欲为。但是,这样一来又难免冒失卤莽,影响自己的形象。而且搞过了头,还会触犯法律。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写日记。但是,自从“文化大革命”以来,中国人的日记就都变了味道,不是心有余悸就是记录虚伪,早已不可取了。所以,在这里,我要向大家推荐一种我自己屡试不爽的自我释放的方法,即自我对话,而且要说出声来。
具体办法是这样的。你不妨让自己说出两种声音来。一个是那个处于苦恼忧愁中而不得解脱的你,在不停地倾诉;而另一个则是那个通情达理又永不厌烦的你,在不断地劝说。比如,我所在的单位很穷,月工资才有几百元。前一个我就一遍又一遍地抱怨:“我怎么这么倒霉呀,这日子可怎么过呀!”而后一个我则一遍又一遍地劝说:“好赖你还有好几百块呢,好歹你还能挣稿费呢。人家下了岗又找不到工作的怎么说?人家没有固定收入的又怎么过?”于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的心里也就好受多了,轻松多了。
这就是自我对话,在不耽误别人时间,也不影响别人情绪的情况下,我的心声也得到了倾吐,我的烦恼忧愁也得到了释放。这难道不是个利己利人的好办法吗?
其实,对于正常人来说,许多我们想不通的事情,又恰恰是我们完全明白的事情。不信?回想一下,你是否常常用别人的话来开导他们自己,别人又是否往往用你自己的话来开导你?这就说明,这些道理你是明明白白的,只不过是要把你那“储存器”里的东西倒出来罢了。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要去无端地占用别人的时间去转嫁自己的痛苦,又何必要让自己的隐私像无处倾倒的垃圾一样发霉发酵,腐蚀折磨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呢?
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自我对话一定要说出声音来,你才会觉得“对方”的真实存在。这一个“你”才会像对别人倾诉那样如释重负痛快淋漓,那一个“你”才会像劝说别人一样振振有辞铿锵有力。这两个不同的“你”才会产生一种对立统一后的皆大欢喜。
当然,我在这里推荐“自我释放”和“自我对话”,并不是主张我们就不再去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倾吐心声。因为,毕竟我们在向别人倾吐的过程中得到的不仅仅是“释放”,同时还有我们人类特别需要的亲情、友情和爱情。我想要让大家记住的是:
当我们这个社会像万花筒一样转个不停时,你可千万不要迷失了自己的心志。当你不堪生活和心灵的重负又谁也帮不了你时,当你有满腹的话语又找不到人倾诉时,你可千万不要绝望,因为还有一种“自我释放”、“自我对话”的方式,可以让你自己解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