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是生命的支点



失去勇气的人,难以支撑起自己的生命和生活。
冬日里,本一切平淡,但岁末突起波澜。一种怪异的感觉伴随怪异的液体,奔涌杀出,且一下子就盘桓了三四日。惊骇过后,定神决定,去那最不爱去的地方——诊所。
出发前,曾手捧一本插队时购得的《农村诊治手册》,苦苦钻研,企图对症入座。不料看得不仅一头雾水,且心惊肉跳。一说该现象为女子才有的部位,一种极罕见的恶性肿瘤的典型表现,存活率极低,似乎无可救治;又一说也可能是药物的特殊反应;还有林林总总约四五样疾患可引发相似怪液的诞生……这样样疾患又各有起因。
我于是极其诚恳地反省自己,各种“起因”中,我占据了哪几项?近期吃过什么药?生活态度及习惯是否懒散得过了头,以至老天必要来收拾收拾你?越想越觉莫名其妙。
联系好协和诊所一位极优秀的老大夫之后,心中稍安。虽然不知道什么结果在等着我,但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我开始为自己大肆准备精神支柱。其一,我想一切疾病不外要扶正去邪,大半在自己,小半在医学。如果自己先崩溃了,那么谁也救不了你。一切不幸面前,惟有勇气是有用的。一如罗素大师所指点:“勇气越大,忧虑越少,疲劳也就更为减弱。男男女女身上出现的大多数的神经疲劳,大多是由恐惧引起的。”本妇属虎,当有虎之勇猛无畏。其二,不管是不是绝症,活一天,便尽量快乐一天。否则,哭啼着等死实在是加速悲剧的到来。自然界里的一个小小生灵,如果性命的收放不再由己(本来也不由己呢),那么,不如哼着小调儿随风而去。
如此这般竖好根根精神支柱后,人端的是勇敢了起来。每日跳绳500以扶正,大唱旧歌半小时以去邪;且悄悄细虑丈夫女儿今后的日子,看本妇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无私奉献?
终于,坐在了老大夫面前。极慈祥和极认真的老大夫细细听过病症之后,嘱我做些必须的检查,如B超等等。然后她以丰富的临床经验,先仔仔细细地用双手扫雷般地为我排除一处处的疑点。当她温和而又果断地告诉我,并无任何包块时,我几乎乱叫着欢呼起来。但她不容我傻乐,紧接着就说:“有十几个小白点,仍然需要做另一种肿瘤的专门检查,才能最后解除警报。而这一种肿瘤,早期是可以手术的。只是结果还要等上两周,这种检查是要送去香港做的。”我一下又呆若木鸡。但脑海中飞速一算账,还是有赚头。已排除的那种罕见癌症,令人无法可想,只有坐吃山空般的无奈。而此种待排除的另一癌症,却可以趁早手术。事虽麻烦,但小命可以很便宜地拣回来,真是死神已网开一面,给足了面子,不可不私下里庆幸了。我便面露微笑,相当配合地请老大夫取样去查。
回到家里,我猛然感到有些滑稽。我的些许细胞,将飞去香港,自顾自地旅行去了,它们算是我的“代表”,还是我的“叛逆”?
“代表”亦或“叛逆”,暂都归入“微不足道”。现实的境况是,我还有整整两周不知下场的日子要捱过去。如何过法儿呢?
首选是看书。这本是我最喜乐的事,书一翻开,人便晨昏皆忘。如今用来打发不乐的日子,两下里或许可以抵消。看到大智慧的话语,还可以飞升得如神似仙,霎时幸福得一塌糊涂。比如此次不明生死的日子里,又得苏东坡语:“有病得闲殊不恶,心安是药更无方。”口中便念念有了词。还得到如下两段话甚是有趣,说达观“是精神对于物质的最大胜利。灵魂可以自主——同时也许是自欺。能一贯抱这种态度的人,当然是大哲学家,但谁知道他不也是个大傻子?”“是的,这有点矛盾。矛盾是智慧的代价。这是人生对于人生观开的玩笑。”
这些过人之语统出自钱钟书先生的文集。我现在便可以掂量一下,我可以混做哲学家呢,还是货真价实的大傻子?因为自以为也算达观呢。平日里自我陶醉得太早,于是人生就狡猾老练地开了我的人生观一大玩笑——“达观么?好,请和死神碰碰鼻子!”
神思恍惚游荡到这儿,我的自豪感已如黄叶飘零。人类的自大,有时过于荒唐,“战无不胜”的功力,就算是超人也是做梦。
我能做到的,不过是充满希望有如吹圆一只大气球。而气球如果破掉的话,那么就只剩下全心全意去与病与死周旋,相扑般扭做一团,总不能束手就擒吧。
两周的苦等到了头时,我终于站到了护士台前。半圆形的金黄色台面后面,站着一位年轻的白衣小姐,她将递给我我的命运。这时我反而平静得超常。当从护士手中接过那张淡杏黄色的质地上乘的纸时,我迅速地扫视着结果那几项。哈!虽非项项如意,但绝无生死之虑了。
喜极而泣。这竟是一个多月来的第一次落泪。站在生死两界中间时,那时倒明白眼泪无用,只能对自己总动员罢了。
这次“小战生死”,虽是有惊无险,却也让我深深地明白了,勇气是生命的支点。从婴儿面对广阔的世界开始,就要有不畏弱小力争生存的勇气,婴儿的高声啼哭,正是争取着生长、存活的机会和条件。人逐渐长大之后,生存能力增强了许多,但也面临着更为复杂的外部环境,或许有自然灾害,战争,政治灾难,经济危机,或许要面对疾病,甚至绝症……这一切都需要勇气。失去勇气的人,就难以支撑起自己的生命与生活了。
勇气永远是我们生命的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