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跳水,治愈了我的恐高症


12岁那年,光屁股的小伙伴阿宝因爬树不慎,在我眼皮底下,活活地掉到地上摔死了。以后,那骇人的一幕,整整过去30年,仍不时地出现在我脑海。更糟糕的是,我由此患上了恐高症。

  结婚成家选房子,从顶楼、五楼、三楼,最后挪到二楼。每每在阳台上晾衣服,本来没有多高,可往下探便感觉空空旷旷,地上似乎有只小手在向我摆动,又好像地上有吸力,要把我“吸”到地面上,摔个粉身碎骨。每每此时,我便感到心跳气喘,直冒冷汗。一个大男人,家里登高的家务,比如站着凳子装个灯管都要妻子照应,妻子做不来的,则要求助朋友……

  因为酷爱游泳,夏秋季节,附近的水库成了我的天然浴场。蛙泳、仰泳、扎猛子,我这个年已不惑的大男人,竟快活勇猛得像个小伙子。那次,水库涨水,水天一色。面对绝佳的游泳机会,几个平时胆大的朋友,竟在岸边徘徊起来,你推我搡,就是没有几个敢下水试试的。连最胆大的大武也嘟囔着:我只会个狗刨,到水里还不得沉底!

  看着泛着涟漪、一望无际的水面,我的心痒痒起来。摸摸前心后背冒出的密密汗珠,我脱掉身上的衣服,“扑通”跳进一眼望不到底的清水里,一个猛子扎了下去。见我这个平时站在自家窗台擦玻璃都显得“忐忑不安”的老实人如此壮举,众哥们齐声喝彩。

  此时,突然看到哥们老陈一边向远处游,一边向我打着手势。我很快追上,等游到南部靠近岸边的一个地方时,才发现,有一棵歪脖树“支”到水的上方,树顶距水面足足有好几层楼高。稀稀拉拉几个人,小心谨慎攀到树杈上,往下玩跳水的动作。

  年过五旬的老陈也哧溜哧溜爬到树上,油黑的身子在树顶上颤了三颤,“咚”的一声,既像蹦极又像跳水似的扎到了水里。过了一会儿,他竟笑嘻嘻地从我的身旁钻了出来。没有说话,朝我挤挤眼,努努嘴,又抬眼望了望那棵歪脖老榆树,挑战我呢!看着比我年长十几岁,平时方方面面都不如我的老陈,怎能让他“较”住?那一刻似乎忘记了害怕,三下五除二攀上树顶,照着老陈的样,雄赳赳、气昂昂地深吸一口气,众目睽睽之下,想也没想地一个前翻,从树顶上直接跳进了水里。

  等我从水里安然无恙地钻出来时,我才醒悟:自己完成了怎样的一次心灵蜕变呀!在有水接住的情况下,这竟变成了我释放压力、诠释水性和击碎怯懦的直接动力!

  我和老陈两个玩起了空中跳水,看谁爬得高,爬得快。此时的我,竟已把高空“作业”当成了一次次释放自己多年心灵压抑的兴奋剂!仗着人多胆壮,我和老陈比拼了两个多小时的树上跳水,最终以老陈体力不支败下阵而宣告结束。

  也正是从那次偶然的跳水以后,我感觉心灵深处对高空恐惧的桎梏被打破了。从那以后,我不仅经常玩高空跳水,而且冬天在游泳馆里,在“教练”的指导下,站在高高的跳水平台,一次次不断提高自己的跳水高度、难度。经过一年多高空跳水的磨炼,恐高症这个伴随了我30多年的“顽疾”,也就在不知不觉中远去了……

畏高, 只是虚假的疤痕

关念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诊所心理科副教授)

      哲学家哈利勒·纪伯伦曾经说过,“受苦能凸显坚强的灵魂,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那伤口痊愈的疤痕”。因此人们常说“时间是治疗伤痛的良药”。其实这只是我们为了保持理智而用疤痕覆盖伤口,假装伤痛已愈,但真正的伤痛并没有随时间流逝而消失,而是偷偷地改头换面继续纠缠我们。文中的“我”即为明证:童年目睹伙伴由高处摔下身死带来的伤痛,成年后悄悄地变成疤痕——畏高,让“我”时时饱受困扰。

      文中的“我”虽然是一个大男人,但他对高处有着强烈的恐惧感:①站在高处会出现过度的、不合理的、显著而持续的害怕。②在高处会出现心跳气喘、冒冷汗等明显的焦虑反应。③认识到害怕是过度的且不合理的,却无法消除。④焦虑和痛苦明显地干扰了其正常生活和社交活动——房子的楼层越换越低,家里登高的家务,只能交给妻子做或求助朋友。⑤病程已有30多年。

  这些都表明,“我”已经达到了“恐惧症”中“恐高症”的诊断标准,属于特定恐惧症。特定恐惧症的“恐怖”局限于特定的情境,如害怕接近特定的动物,害怕高处、雷鸣、黑暗、飞行、封闭空间、在公厕大小便、目睹流血或创伤等。常见的类型包括高空恐怖(即恐高症)、动物恐怖、幽闭恐怖、单纯恐怖等。

  特定恐惧症往往是在遗传易感性的基础上,经历恐惧性的特定应激性事件后发病。约1/3的患者亲属有类似病史,且成人的特定恐惧往往是幼年恐惧的延续。特定恐惧症常与严重的应激体验或对特定场景的观察有关,如文中的“我”目睹同伴之死。

  特定恐惧症一般在童年出现,即使不治疗,到了青少年早期大多也会消失,只有少数会持续到成年。伤痛可以用疤痕掩盖,当无可掩藏时才进行治疗,这往往是恐高症患者的真实写照。因为促发特定恐惧症的情境很具体,如高楼、广场、狗等,历经多年后,他们往往衍生出很多的方法来回避,如尽可能不到阳台上去。故患者多是因为即将从事某些重要事务,但由于恐惧而难以进行时才寻求治疗的。事实上,特定恐惧症对生活的影响取决于患者回避恐怖情境的难易程度,严重影响生活者,就要积极治疗。

  特定恐惧症的治疗主要是暴露疗法,这是行为治疗中的一种常用方法。通常治疗后患者的恐惧强度可得到很大的改善,但很少能使恐惧完全消失,结果有赖于必要的长期反复练习。文中“我”通过“跳水”克服了自己的“恐惧感”,这是对暴露疗法的不自觉应用,所以方法是卓有成效的。刚开始时“我”虽在高处,但高度不是很高;直接面对的是他认为有安全保障的水面,而不是会“摔得粉身碎骨”的地面;沉浸在与同事“比试”胜利的喜悦中。这些让他顺利地迈出了治疗的第一步。此后的长期反复练习,让他终于战胜了恐高症。

  但“我”的成功只是个案,由于行为治疗的过程是痛苦的,一般的恐惧症患者并不能自觉地进行自我治疗。问题的解决还有赖于心理大夫的帮助,以及自己坚持治疗的巨大勇气和毅力。

  只要正视你的伤痛,勇敢揭开虚假的伤疤,总有一天,伤口会真正愈合。(编辑:林洵彦)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