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流行帅气美?——解读女性男性化


就在男人留起长发、穿起耳环、嗲声嗲气地学着女人的腔调时,女人却留起短发(甚至剃光头)、戴起墨镜、粗声粗气地学着男人的口吻。这究竟是怎样的阴差阳错,直弄得男的不像男的,女的不像女的,真教人“安能辨我是雄雌”。男性女性化,需要经历生物、心理、社会这三步,而女性男性化,也同样需要经历三部曲。

第一部曲——生理的蜕变

     前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退役之后每隔两三天,清晨起床后她都要照很长时间的镜子,看脸上有何变化,拔掉嘴边冒出的黑黑的胡茬。在她身上,很多地方都带有明显的男性特征:小腿的腿毛很长,声音厚重、沙哑,皮肤像男性一样粗糙。昔日的全国冠军,不知不觉中竟成了“变性”的夏娃。更令人心酸的是,为了保持女性特征,她还需要不断服用雌性激素类药物。(据《新京报》、《中国青年报》)

  男性的生理特征,有赖于雄性激素的持续分泌和作用。同样,女性的生理特征,也需要雌性激素来维持。一旦体内的雌性激素水平降低,就有可能导致女性阴阳失调,出现女性不该出现的男性特征——体毛增多、肌肉发达、皮肤粗糙、声音低沉等。这种女性生理上的男性化,最常见于女运动员。这些女运动员为了提高成绩、夺取名次乃至打破记录,不得不进行超负荷的训练。这种超负荷的训练,使得女性本来纤细的肌肉变得粗壮、发达,而皮下脂肪则逐渐减少。由于脂肪组织可以将雄性激素转化成雌性激素,一旦脂肪组织减少,雌性激素水平也随之下降,而雄性激素相对增多,从而使得个体呈现男性的生理特征。更有甚者,为了尽快达到像男性一样的体能和爆发力,还有人偷偷进食含有雄性激素的兴奋剂。

第二部曲——心理的蜕变

  英豪,女,今年刚满14岁。她的父亲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父亲给她取了这么一个男性化的名字,期望她以后能继承父业,在商场上有一番作为。英豪出生以后,父亲对其宠爱有加,无论出差还是在公司上班,都把她带上,目的是想自小熏陶、培养她的从商意识。工作之余,父亲还经常带她登山、划艇、赛车,因此父女关系一向很好。在父亲面前,她一直是个乖乖女。但英豪与母亲的关系则不太好。她讨厌母亲在父亲面前撒娇的样子,母女俩因此经常吵架。

  在英豪11岁那年,父亲不幸在车祸中丧生,她因此整整沮丧了一年。这期间面对母亲,她的心灵没有得到丝毫的慰藉,她甚至觉得是母亲夺走了父亲。在精神上,她一下子变得无依无靠,尤其在家里,她体会不到一丝温暖。于是她开始经常不回家,与班上的男生混在一起,唱K、泡吧、蹦迪,还吸烟、喝酒甚至吸毒。当钱花光以后,就同一伙男生一起去偷、去抢。受同伴的影响,她剪掉了一头长发,留了个平头,还染了发;扔掉了昔日的裙子,而穿起了牛仔裤、吊裆裤。性格也变得粗暴、残忍,经常在班里欺负弱小的同学,恐吓、勒索,向他们收保护费。凭着她天生的聪明头脑以及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她很快成为帮中的“大姐大”。同学们对她又敬又畏,并私下给她取了个外号,叫“男人婆”。

  英豪从“乖乖女”逐渐蜕变为令同龄人生畏的“男人婆”,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从英豪还在娘胎的时候起,她父母就给予她男性的期待,给她取了一个男性化的名字。在童年生活中,由于受父亲的影响,她接受了父亲的价值观以及生活方式,尽管当时她在表面上看还是一个乖乖女,但在心理上却认同了男性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

  令英豪最终向“男人婆”转变的转折点,应该是她父亲去世那年。一方面,她母亲在她成长过程中,并没有担当起她的性别角色教育的责任,相反,受“伊勒克特拉情结”(又称“恋父情结”)影响,她对母亲的行事方式十分反感,这就使得她母亲在她的性别角色教育中充当了反面教员。

  另一方面,在家庭和学校的监管、教育两者同时缺位的情况下,英豪原有的男性化思维和价值观念,使得她与班上的男生一拍即合,并很快组成一个帮派。这种组合,反过来也进一步加剧了英豪向“男人婆”的转变。

  最后,影视文化的影响造就了女性男性化的大环境,《古惑仔》、《泰拳》、《我的野蛮女友》等影视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大大地颠覆了传统文化对女性角色的期待和定义。从中也不难理解,一大帮男生之所以甘心向一名女生俯首称臣,是有其时代背景的。

第三部曲——社会角色的蜕变

   2001年1月19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在人山人海、万头攒动的乙沙纪念广场,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登上了高台,所有人的视线都绕过眼前的障碍,飞越或远或近的距离,落在她的身上。她穿着浅灰色的套装,留着齐肩短发,像一丛迎风摇曳的小草那样柔弱,然而就在那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今后的一段时间内,这位小妇人将成为这个国家最有权威的人。她就是素有“亚洲铁娘子”之称的菲律宾总统,格洛丽亚·马卡帕加尔·阿罗约。

  从中国唐朝的武则天,到今日的菲律宾总统阿罗约,中间还有许多女性加盟到过去男性一统天下的职场中:前英国女首相撒切尔夫人、美国国务卿赖斯……除此之外,竞技运动场上、军营里,女性的比例也逐渐增多。以美国为例,1973年恢复募兵制时女兵比例为2.4%,1977年为6.7%,80年代初为10%,1995年为12.9%。这说明,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分工在两性间的差异越来越小。很多女性不再像过去那样固守家庭、充当男人的附属品,而是像男性一样,打拼天下,驰骋职场。同时也一改柔弱胆怯、优柔寡断的女性形象,变得果敢刚毅、坚忍理性。

  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其性格的形成、角色的赋予,均与其所处的社会、历史、文化以及个体遗传差异等息息相关。也就是说,性别角色的界定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不同国家、民族、时代,对性别角色的界定有不同的涵义。面对女性男性化,我们不能以一种静止的、僵化的眼光去看待,而应该以发展的、动态的眼光来看待。如今,我国正处于社会的转型期,历史与时代不仅给予现代女性以独立、自主、自由和平等,同时也赋予她们以挑战、责任、义务和使命。这时候,如何平衡“男女平等”与“男女有别”之间的关系,是值得整个社会深思的问题。

  一方面,为了追求男女平等而无视男女在生理和心理上的差异,不加区别地赋予两性以同样的角色和义务,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而只能造就病态的、带有功利主义的女性男性化。当下,许多“女强人”在赢得职场上成就的同时,不得不放弃婚姻、生育等女性权利,这就是女性男性化的不良后果。

  另一方面,如果不结合个体的具体情况而片面地强调“男女有别”,机械、刻板、僵化地去理解男女角色,那也不是真正意义上对两性差异的尊重,而只能是对个性的抹杀和无情践踏。在一个常态的社会里,由于遗传上的差异,总有一部分女性先天就是男性特质多于女性特质,即自小就比较“男子气”。对于这种女性男性化,我们不必大惊小怪,因为那是遗传或者说是天赋的个性使然,而且这样的人毕竟只有少数。但是,人为地使女性男性化,则是我们所极力反对的。因为,它是功利的、不自然的。(编辑:郭子东){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