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逃不过的宿命


执著,使我的学业成功

  我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商人世家。出生后的第二天,那个我应该称之为父亲的人,不但没有初为人父的喜悦,也不体谅妻子生产时的苦痛,却跑来传达他父母的最高指示:把我送给一位多年不育的远亲,对外,则声称我已经不幸“夭折”。

  妈妈坚决不肯,为此与父亲一家闹翻。结果妈妈还在月子里,父亲就和一个“狐狸精”好上了,扬言若不送走我,就与妈妈离婚,他们家的香火不能断送在我的身上。妈妈想都没想就选择留下我。

  离婚后的第二年,父亲与那个“狐狸精”如愿生下一个男孩。

  妈妈离婚后是怎样的心碎我不知道,记忆中,我几乎没看见她哭过,当然,也极少见她笑过。印象中的妈妈是非常坚强的人,同时,她也从小就严格要求我必须坚强。

  记得我三岁那年,一次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磕出了血,我痛得刚咧嘴要哭,突然被妈妈的一声断喝吓了回去:“不许哭!跌倒了爬起来就是,哭什么?”

  妈妈为了让我可以在被人欺负时还击,放暑假时把我送到一所武术学校的少年班练武,当初一起去的同学中,好多人受不了练武的苦,没几天就走人了,我却咬着牙坚持了下来。那年我大约13岁吧,已经能够体会妈妈的苦心了。我知道妈妈为了我吃了许多苦,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学好本领,这样才可以保护妈妈,如果再有人敢欺负妈妈,我就一掌拍碎他的脑袋。

  读初三那年,我迷上了武侠小说,成绩从前五名一下掉到三十几名,成绩单发下来的那天,妈妈铁青着脸,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一整天,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我吓得跪倒在她面前,再三保证以后再不敢看课外书了,一定好好读书。许久,妈妈才声音嘶哑地告诉我:父亲的儿子在一所贵族学校就读,听说成绩很好,是学校有意培养的尖子生。妈妈说她是为了我才跟父亲离婚的,如果我不争气,那她这些年的苦就都白吃了,不如死了算了。看到妈妈这么伤心,我恨死自己了,我向妈妈发誓,从此发奋读书,绝不输给父亲的儿子,一定为妈妈、为自己争一口气。

  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当我终于从学校拿回各种奖状时,妈妈憔悴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久违的笑容,我非常开心,比自己获奖还要高兴一百倍。

  为了让妈妈开心,为了报答她这些年来为我受的苦和对我的养育之恩,我给自己设立了一个又一个目标。当我终于如愿考上一所重点大学时,妈妈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欣慰的笑。我也笑,为自己能够让妈妈感到欣慰而欣慰。

  大四那年,因为参加学生会,认识了其他系的一些同学。在那一年的夏天,有两个男同学同时喜欢上了我,L是法律系的硕士生,Z是财经系的大四生。生命中只习惯有妈妈的我,一开始不知道如何处理与其他人的关系,只是本能地感觉,自己感情的天平倾向L这边。我欣赏L的大气与豁达,喜欢他的乐观与开朗。可是妈妈却看好Z,妈妈不知道从何处打探到,L的家在外省一个偏远贫困的小镇,而Z则是本市一富商的独生子,有着良好的社会背景和富裕的家境。妈妈说,现实是残酷无情的,不允许不切实际的浪漫想法存在。妈妈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我开始与Z约会,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一边和Z谈着恋爱,一边在心里制订我明年的考研计划。

偏执,让我的爱情失败

  我以为,我的人生将在自己的努力下开始另一轮水到渠成的圆满,可没想到,凡事皆有可能的话应验在我身上。那日傍晚,与我谈了三个月恋爱的Z突然提出分手,我当时的感觉犹如被人当头一棒,眼前金星乱闪。我压抑着怒气,冷着脸问他原因,Z说:“你是一个优秀的女孩,可是,我发现我俩性格相差太远,只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当情侣,所以……”我没等他说完就拒绝了做朋友的提议。Z拉着我的手诚恳地说:“萧萧,你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性格不合还要硬走下去会怎样吧?”我摇摇头道:“太晚了,现在来谈分手,太晚了。”说完我转身就走,不让他有再说下去的机会。

  对于这次的风云突变,我是有些紧张的,学校里已经有好多人知道我是Z的女朋友了,要是Z真的铁了心要和我分手,那我的脸往哪搁呢?又怎么跟妈妈交代呢?我让自己镇定,告诉自己还不到最后关头,千万不要轻言失败。

  经过一番暗访,我终于找到了Z要和我分手的原因。原来,是外语系的一个美眉在我和Z之间插了一脚。知道了事情原委,我反而没那么紧张了,那个外语系美眉我特地去见识了一番,一看之下,紧提着的心就落回原处了。那美眉苍白着一张脸,单薄的身子似乎随时都可能乘风归去,还是从苏北乡下来的一个土包子。无论哪方面,她都不是我的对手,我不相信自己会在这场三角恋中败下来。

  事实却给了我当头一棒。Z从那次跟我分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我不甘心,打他的手机,质问他传言中的外语系美眉与他是什么关系,Z倒是直率地承认了,说那美眉是他的新女友,他们此时正在校园北面的林荫道上散步。我突然感觉被人打了耳光般耻辱,立马赶往校园北面那条幽静的林荫道,我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一路上,我感觉头在嗡嗡作响,七窍都在冒烟,远远就看到夕阳中相依相偎的Z和外语系美眉。Z看到我略有些意外和吃惊,但很快就恢复若无其事状,并向我介绍了他的新女友。外语系美眉一手亲热地揽着Z的腰,另一只手伸向我:“你好!”我想都没想就握住她伸过来的那只手,然后盯着她苍白的脸,慢慢扬起我的嘴角。是的,我是在笑,因为我感觉到我的满腔愤怒都化成了刀剑,通过我握住的那只手刺向这个夺爱的情敌。看着她苍白的脸在变红、变紫,我觉得非常解恨。我脸上的狞笑还有她痛得扭曲了的脸让Z感觉到了不对,他扑过来使劲掰我的手,一边掰一边叫:放手!他的怜香惜玉更加激起了我心里的怒火,一发力,外语系美眉整个人几乎瘫了下去。Z急疯了,一边扯我的头发,一边骂我是冷血动物,是巫婆,是魔鬼。我气昏了头,对着他的膝关节狠狠地一脚踢过去,当场把他踢成骨折。附近的同学纷纷惊叫着跑过来,有的拉开我,有的大叫保安。我恶狠狠地冲Z扔下一句:“你这个残废,现在就是送我,我也不要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宿舍的,只记得是被Z骂我的声音追赶着疯跑的。我的嗓子眼在冒烟,一抬眼,居然看见了桌子上Z以前送我的那个电磁杯,耳朵里那一串恶毒的骂人话越来越响,电磁杯上的字母和图案也幻化成一张张怪笑着的脸和骂人的嘴:巫婆、魔鬼、冷血动物……我浑身的血直往上涌,冲动地挥手就往那一张张“嘴”上拍去,电磁杯发出沉闷的破裂声。失去理智的我,疯了似的使劲往已经被我拍得变了形的电磁杯打去,直到一阵锥扎似的痛袭来,满桌子碎片闪烁着刺眼的红,我才知道自己受了伤,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

  我漠然地望着自己血淋淋的双手,伤口里面还有许多碎渣冷冷地闪着寒光,血在不停地往外涌,然后从手掌滴到地下。我真希望血不要停止流,就这样滴下去,直到最后一滴。

  心理点评:障碍性家庭交往模式可以代代相传

  生活中确实可以看到这样一种现象:某些问题似乎有代代相传的趋势,上一代不幸的情感生活悲剧,无论如何抗争和躲避,却还是会在下一代的身上重演。真是如人们所言,一切都是无法逃避的宿命操纵所致吗?

  从系统论的角度来看,人们现在的问题都有一个明确的、过去的原因,现在的因素对此问题只起到诱发的作用。家庭是每个人心理发展的摇篮,在家庭系统内,任何成员所表现的行为,都会受家庭系统内其他成员的影响。个人的行为影响系统,而系统也影响其成员。因此业已过去的家庭问题,在时过境迁、家庭成员的表面创伤早已愈合、生活也稳定之后,仍可能继续对其心理和行为施加重要影响,导致成员的心理或行为问题。如幼小时父母关系不和睦,常闹矛盾,导致情绪极不稳定的孩童,长大后面临恋爱或婚姻问题时,容易战战兢兢,唯恐双方发生冲突。

  动力性家庭治疗大师Bowen,强调核心家庭的情绪系统及发展史对后代的影响。他认为,障碍性的家庭交往模式是可以代代相传的。 

  具体到本文作者,可以感觉,其恋爱失败的本身,以及失败后的过激反应和攻击行为,都与童年遭受父亲抛弃的阴影,以及母亲的特别教育模式有很大的关系。仅仅由于生了女儿就被无情抛弃和背叛,使母亲变得异常坚强、独立,不容许女儿有丝毫的软弱和退让。她教导女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并送女儿习武练拳。这一切原本是为避免女儿重蹈自己命运覆辙所作的努力,但是这种只许前进不能后退、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畸形教育,在造就女儿独立自强的同时,也造就了她性格的偏颇和缺陷。女儿咄咄逼人的强硬性格,不仅是导致男朋友离她而去的罪魁,更是她发现分手男友移情别恋时无法自控、伤人自伤的偏激冲动行为的祸首。

  爱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艺术,爱的获得离不开奉献和宽容,而不是自我利益的计算,更不能靠控制和占有。在这个方面,笔者觉得“我”在疗养过去的创伤、消除情感阴影的同时,需要好好地补上一课。(点评者:卫亚莉)(编辑:余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