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入魔的“千妆女郎”


  若有人问楚云,什么是比吃饭睡觉还重要的事情?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化妆了!对她来说,哪怕遇到火山或地震,她也不会不化妆就跑出来。如果没有化妆就出门,她就会像百爪挠心般焦灼不安。

  楚云出身于一个教师家庭。从小,父母就对她要求严格,她自幼就养成了做事认真、力求完美的习惯。其实,上天十分厚待她,除了学习出众之外,她的先天条件非常优越——有甜美的面容和亭亭玉立的身材。即使不化妆,她的美貌也足以令大部分男人倾倒。那么,她缘何对化妆“走火入魔”呢?

  楚云至今仍然忘不了大四时遭遇的那场车祸,这成为她记忆中的梦魇。那次可怕的事故在她的左脸颊上留下了一道划痕。为了遮掩这道该死的疤痕,一向喜欢素面朝天的她不得不使用厚厚的粉底。男友看着化妆后全然一新的她,神情怪怪地,称赞她化妆后变得更漂亮了。可不久后,男友却莫名其妙地和她分手了。后来一次在校园里,她发现前男友挽着一个漂亮的女孩与她擦肩而过。那时,他的眼中只有他身边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左脸颊,一向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负的她首度感到被打败的苦涩,觉得自卑。如今,多年过去了。脸上的疤痕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留在她心中的疤痕依旧血淋淋的。 大学毕业后,她应聘到一家规模很大的民企工作。刚上班第一天,望着办公室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的女同事,她感觉自己仿佛田地里的野花。她感到被冷落了,心里十分不快。办公室主任是一位优雅的女人,化着精致的淡妆。她望着一身牛仔的楚云,皱了皱眉头,含蓄地提醒她,“上班和上学不同,上班就应该有上班的样子。”下班后,苦恼的楚云给在外企工作的表姐打电话。表姐说,“在职场,女人若是会化妆,就成功了一半。尤其作为白领,人人一身职业装,千篇一律,不化妆怎能显出你的与众不同,怎么能吸引老板的青睐和客户的注意呢?”表姐的话让楚云茅塞顿开。

  虽然觉得别扭,楚云还是马不停蹄地买了很多时尚杂志,又花了几千块钱买来各种高级化妆品。从这一天起,楚云迷上了化妆。她越研究,越觉得化妆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比如说,明明是同一个女人,可是靠不同的唇彩、不同的眼影、不同的粉底就可以装扮出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她越研究越入迷,索性报名参加了一个高级化妆培训班。不出两个月,她的化妆技巧大有长进,连给她启蒙的表姐也自叹弗如。经过精心装扮,她变得越发流光溢彩、美丽动人,自然得到同事们越来越多的注意,她的自信也一点点恢复过来。

  慢慢地,楚云对化妆越来越痴迷,她把精心化妆当成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若不化妆,她就觉得像没穿衣服一样无法出门见人。每天清晨,她都会花至少两个小时来精心装扮自己,有时会因为一点点不如意而重来。每次出门,她都会一丝不苟地“全副武装”。为了保证以最完美的形象示人,她宁可把吃早餐的时间全用在化妆上。由于担心妆容会出问题,包包里的化妆镜是她一天中用得最多的工具。

  结婚后,她这种嗜好有增无减,常常在梳妆台前忙碌很久,从扑粉底、描眼影、上睫毛膏、画腮红到涂口红等,每一个步骤都不允许有丝毫疏忽,然后对着镜中的完美“作品”顾盼不已。每到双休,她更是足不出户,整天端坐在镜子前尝试各种风格的妆容,将自己打扮得有时冷艳如冰,有时热情如火,有时清纯如水。丈夫被她搞得不知所措,好友们也常常打趣地称她为“千妆女郎”。有时她也觉得自己对化妆太过痴迷了,耽误了很多正事,也多次下决心减少对化妆的关注,但她已经像上瘾一样,欲罢不能了。

  不久前,丈夫的一个大学同学携全家来到楚云所在的城市旅游,丈夫带着精心化妆的她在酒店兴冲冲地请同学吃火锅。席间,同学不断地夸奖楚云的丈夫有福气,娶了一个天仙般雅致的女孩。听了称赞,楚云心里甜滋滋的。也许是害羞,她脸蛋愈发红润,也愈加妩媚可人。可不久,楚云坐立不安起来,原来房间内太热,她出汗了。她心想,汗水会不会把自己的妆弄乱了?自己会不会变成个大花脸呢?想到这里,楚云再也无法坐下了。她匆匆上洗手间补妆,却发现自己没有带化妆盒。于是,她给丈夫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先回家了,然后逃也似的离开酒店,打车直奔家中。

  两个小时后,丈夫带着一脸怒气回来了。楚云此时已经补好了妆。她心虚地接过丈夫的皮包,满心地歉意。是啊,作为女主人,她从招待客人的席上逃离,是多么失礼的行为!她扑到丈夫的怀中,想用温柔平息丈夫的怒气。她想说,“对不起,我今天忘记带化妆盒了……”但是丈夫却冷冷地把她推开了。丈夫几乎在吼着说,“我不喜欢浓妆艳抹的你。那样的你让我想到虚假还有虚伪,那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没有生气的假人!”楚云的眼泪一滴滴地掉了下来。其实,她也知道沉迷化妆是一种不正常行为,但她却始终改变不了这种嗜好,她该怎么办呢?

  心理点评:

  爱化妆品是女人的天性。通过化妆,女性可以充分展现个人魅力,体现自身与众不同的个性。同时,这也是现代礼仪的一部分。但如果对化妆品过度依赖,很难接受真正的自己,甚至不愿意向镜中不施粉黛的自己多看一眼,那无疑是一种病态心理。

  可以看出,楚云自身的条件较好,但由于对自己要求过高,总想以尽善尽美的姿态示人。再加上遭遇了车祸以及男友的离去,她开始过度关注自己的容貌,将容貌和自信划上了等号。走入职场后,为了获得自信,她开始化妆。结果在完美主义的压力下,她越走越远,开始对化妆品产生了依赖。

  其实,像楚云这样类型的女性,在我们身边并不少见。她们无论容貌抑或学历,都是人群中的佼佼者,但她们时刻要求自己保持完美的姿态,在形体、容貌、姿态等任何方面有丝毫的疏忽,都会引起她们严重的焦虑。她们会想方设法来弥补缺陷,努力让自己达到完美无缺的境地。这其实是一种病态的想法,在心理学上被称为“过度心理补偿”。要知道,化妆的意义在于“画龙点睛”。过于迷恋化妆本身就歪曲了化妆的意义。

  那么,该如何纠正化妆成瘾呢?首先,应该努力克服完美情结,不要对自己要求过高,不要过多地看重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其次,不妨多找些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来做,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同时要多想想自己的优点,以增强自信。第三,要提高认识,充分认识到自然美才是最真实、最宝贵的。美丽不需要过度修饰,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要放宽心胸和眼界,培养高雅的气质和内在美。最后,情况严重者应该求助于心理大夫,加药物辅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