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攒”私房钱


  生活中的“偶然”,是个挺可怕的异数,它带给人的极少数时候是福祉,比如彩票中了头奖,比如突然之间得到不可思议的好职位……但这等好事本身就玄;更多的时候,它带给人的是凶兆,且常常因为毫无准备,给人的打击便更加沉重。

丈夫的行为毁灭我信仰中最后一个童话

   那一天我遭遇了这个痛苦的“偶然”。
   一开始与平常并无两样,太阳明晃晃的,行人急匆匆,表情木木然。我如常写完了一篇稿子,因为家里没有扫描仪,便到先生办公室局域网上发送文章的配图照片。
   敲门进去时,见先生正和同事们在里间屋开会,我悄悄地坐在他外面办公室的坐位上,等他散会。
   平时,我一向对先生的“私秘空间”秋毫无犯。他手提电脑里的电子邮箱,办公桌上了锁的抽屉,日记本上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愈是隐约地透露着些许暧昧气息的地方,我愈是目不斜视,或视而不见。这与其说是出于良好的教养,不如承认我是个毫无心机的女人。对我生命中最亲近的这个男人,我心下希望有些方面保有一段距离。绝对的真实,对一个脆弱的灵魂来说是极大的考验,我怕自己没有足够的心智好好面对它。
   可是那天,我没有谨守规则。等待太无聊,看见有个抽屉没上锁,就像女人喜欢手里把玩个钥匙什么的一样,我把玩着抽屉把手,并顺手拉开了——这一拉,犹如打开潘多拉的魔盒,令我后悔莫及。
   其实,抽屉里没有任何稀罕之物,像其他粗心的男人一样,先生的抽屉里乱糟糟的:废纸片、各种票据、名片、笔等。我漫无目的地扒拉着。突然,一道鲜亮的红色闯入眼帘,定神细看,已拿在我手里的这一片红,是一张活期存折。
   呼吸顿时粗重起来,心跳得整个身体都抖动着,各种念头飞快地穿梭于我可怜的大脑,纠结成一团。其中最尖锐的一个声音以最高的分贝在耳边喊着:他竟对我有二心,他竟瞒着我私下攒钱!
   手抖抖地打开存折,“存入”栏里记着500元,存入时间是4月20日,就是十天前。
   我竭力回想十天前的情景,想起来了:那天,我带着8个月大的儿子去看病,物业管理处打电话给我要到家里装闭路电视,我分不开身,便打他的手机,他说他在单位正忙着哩。现在看来,他是忙着存钱啊。
   一想到儿子生病正需要钱时,他却瞒着我们私下存钱,这个平日最亲近的人立即变成了罪不可赦的无耻之徒!
   这已不是钱的问题了,钱多钱少只是“现象”,我要透过“现象”看到他的“本质”。想当初我青春美貌时嫁给一无所有的他,我脑子里没有半个“钱”字,只是为爱而嫁,为他对我笼统的一个“好”字而嫁,这个“好”首要不就是忠诚吗?眼下满世界都是找情人、闹离婚、只同居不结婚等等虚浮的感情,我一直凭借着这份忠诚而历经苦难痴心不改。他却反戈一击,恰恰为了钱而背叛了忠诚。这无疑毁灭我信仰中最后一个童话呀。
   我从来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把丈夫“压榨”得兜里只剩下十块钱。他的工资虽交给我,但钱放在家里,取用自由。我对他的穿着花费比对自己还要慷慨。而且,我只管他的大笔钱,其他则睁只眼闭只眼。这些“灰色收入”也足够他中饱私囊,何至于这样掖着藏着干这等摊不上桌面的勾当!
   我怔怔地呆在那里,拿着那该死的存折,觉得天是灰的,人是假的,人生这一场整个毫无意义。有个口号说“将爱情进行到底”,眼下正炒得热哩。哼,爱情岂是光有决心就能到底的吗?这样的世界还有必要保留“至死不渝”之类异想天开的老词吗?
   今后我还能相信谁?我悲痛欲绝,整个世界都背弃了我。
   里间传出了声音,散会了。已有人走出来。我烫了手似的赶快把存折丢进抽屉,砰一声关上了,力气之大,把自己吓了一跳。
   先生出来了,一见到我,倒是一如既往的轻松表情:“你什么时候来的?”哼,装得倒挺像,只是我再也不会被你骗了,从此我有了火眼金睛,任你七十二变,我都能逮住那条藏不住的“尾巴”。
   我没答腔。他来到桌前,停了一下,打开那个抽屉,一会,又关上。
   我僵硬地背对着他站着,竟不敢看他,仿佛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他是不是想藏起“罪证”啊?
   他倒是坦然,没事人似的,离开桌子,转到我面前,这才注意到我的异样:“怎么啦,不高兴的样子?”
   “还问我呢,这是什么?”我拉开抽屉,拿出存折,啪!摔在他面前。理直气壮又无比蔑视地盯着他。
   …… ……
   鬼使神差地,我并没有这样做,尽管我渴望发泄愤怒,但是,看着他那张我熟悉的脸上的迷茫表情,心里竟有几分不忍,于是勉强撒了个谎:“这家杂志的来信怎么不早给我,我急着用。”说着,我扬扬手里的信,因为我的信都是寄到他这儿的。
   先生小心翼翼地解释:“是收发员没及时给我。”
   中午,先生同事请客,力邀我同去。席间,我目光散乱,表情呆滞。先生以为我还在为那信和他生气,不停为我夹菜,抽空就解释:“那信真不是我耽搁的。”他历来不会安慰人,反反复复就这一句话。

生活在猜疑之中

   日子依然要过下去,只是我已是“非我”了,“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因为这个存折事件,让我对他毫无保留的一颗心整个冷了下来。
   境由心造。这两人之间是一顺百顺,现在,因为对他的不信任,便觉得他处处可疑。
   一日,我要发一封电子邮件,找他要E-mail地址。他掏口袋时,带出一张纸,正要递给我,又觉不对,展一个小角,看一眼,里面写满了字。他捏在手里,又掏了半天,才是我要的地址。
   我觉得他的表情很不自然,一定是那张纸上有什么秘密。他替我上网,我就不动声色坐在后面,倒要看他如何处理这“物证”?也许是心虚,他没把它揣进兜里,犹豫着,好像漫不经心地放在电脑前。
   这真是一场“兵不血刃”的战斗。我们比任何时候都耐心地陪伴着对方,都希望对方先离开。他呢,会趁我不注意再把它藏起来吧?我则希望他走开,偷偷看看什么内容,待会儿吵架也好有的放矢,新旧账一起算。
   费时1小时零40分钟,我们在网上浪费了几十元钱,终以他失败而告终——他的肚子不争气,慌忙去了洗手间。我这厢以最出色的间谍才具有的身手,极快地展开这张纸,写的全是他科研内容的提纲,几乎没有一个带感情色彩的词。总之,如果这不是他和特定的对象约好的特定的暗语,那就是毫无“价值”的一张破手稿。
   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欣慰,多少也有点惭愧自己有那么一点“小人之心”。但立即就告诉自己:甭心软,他就是有一些有“价值”的情况,还不在回家之前,干净、彻底地消灭掉了?想想存折的事吧。
   这么一想,我的心立即又冷硬似铁。到现在,他没有丁点悔过的样子,反而质问我:“你最近怎么啦,一天到晚黑着脸?”以往,总是我打破僵局,但这次绝不姑息。
   开始,他还找话说,见我不怎么答理,他也拉下脸来,常常待在办公室,很晚才回来。六月的天,家里却常常是冷入肌骨。
   那天他照例回来很晚,见我收拾东西,主动开口:“你要上山吗?”我以前告诉过他要去山上学车。
   我眼皮也不抬。半晌,他试探地说了句:“可是我马上要出差,走很长时间。”
   我尖锐地冷笑道:“你出差跟我有什么关系?”
   一个人的日子,我日甚一日地全想的是他的百般缺点,不定他有多少事瞒着我,敢情我一直生活在欺骗中!越想越恨,就有两个字冲到脑海:离婚。
   我不禁悲从中来:想不到我们这一对被朋友称赞的青梅竹马的感情走了10年仍是到了尽头,竟是和其他平常男女一样的结局。
   只是可怜我的儿子,才只有10个月,摊上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我得为他做点什么。
   先生回来,我毫无表情地说:“我要用你这个月的工资给儿子买保险。”你不是爱钱么,我就要花你的钱。
   果然,他面有难色。
   “这阵子花钱不少,是不是等……”
   “没钱是不是,我们娘俩饿死算了!”
   先生气结,我抱着儿子,泪流下来,直觉得世界末日一般。
   先生不知从哪里弄来了1000元生活费,于是我把他一个月的工资悉数买了一份保险。当然受益人一栏里,写的是我的名字。

莫须有的猜测险些毁了幸福的家

   就是这份保险,让我和先生的感情起死回生。
   保险公司规定:投保人不得把现金交给业务员,必须从银行划账到公司名下,保单才正式生效。
   于是我把先生的工资从卡上取出,又到工商行新开了账户,把2500元存了进去。
   过了一星期,业务员打来电话,说钱已划拨到公司,你的存折上虽然没钱了,但明年的保费还用这个账户,请保存好。
   就是说,存折上写着的2500元是个空数字了,外行人还真看不出哩。我胡乱想着,拿出装着家里重要票据的小盒子,准备把存折收好。
   这时,我发现了一张白条,是关于安装闭路电视收费问题的回执。一年费用是475元,也是由银行划拨一年的费用后才允许安装天线的。
   我一看回执时间:4月20日!
   我顿时茅塞顿开:先生那500元根本不是私房钱,那是用来交闭路电视的费用,而且早已是空折子了。
   他根本就没有欺骗我!拿着那张回执,我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又哭又笑,为幸福其实一直都没离开我,更为自己这阵子的“可耻心理”。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对我不啻人间天上,莫须有的猜测、怀疑,进而引发的冷漠、敌视,差点毁了这个幸福的家。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现在看来,怀疑才是幸福生活的最大杀手。一个再平凡的人,在一双信任的眼里,木讷可以是忠厚,单调可以为专情,清贫可以叫本色……而在怀疑者的眼里,会抛弃了善,扭曲了美,背离了真,所有人性的光辉都被罩进了怀疑这一片巨大的阴影里,世界不再五彩斑斓。
   而女人因为本身的不自信,因为经济的不独立,更是“怀疑”的频频使用者。原以为用“怀疑”看守住自己的幸福,殊不知恰恰是“怀疑”让自己离幸福越来越远。
   我非常庆幸自己当时那个临时编的谎言,没有捅破夫妻之间那层薄薄的纸。这一场小小风波于我是一次灵魂的大革命。余生,当把每个平常日子,视为粒粒润泽的珍珠,以爱和宽容结绳,把它们密密串起,达至圆满。
   半个月后,先生接到婆婆打来的电话:儿啊,你寄来的500元我收到了。
   放下电话,先生那张脸上又浮现出茫茫然,表情很是滑稽。快一岁的儿子已懂得察颜观色,被卡通人般的爸爸逗得格格直乐!
   对于这个双重的秘密,我想起了席慕容的一句诗:“就是把我化作一棵树,在有月亮的晚上,也能坚持着,不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