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淫了五十年


怪梦让我羞愧难堪

  1937年,我出生在桂东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上高中之前,我除了知道区分男人、女人之外,根本没有接触过任何有关性的教育,对性知识完全是一无所知。

  15岁(读初一)那年,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怪梦:皓月当空,我与同班一个女同学(我们同村,小学也是同学,她比我大一岁,平时我们相处得很好。但那时我只知道读书,从来没有想过男女之事)在学校花园的水泥凳上聊天。大树遮住了月光,我们靠得很拢,谈得很投机。我看到她胸脯隆起的两个小包包,觉得非常神秘。见旁边无人,我突然一把将她搂进了自己怀里,她也不反抗,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我的心怦怦乱跳,全身酥软。不一会儿,下身有节奏地射出了什么东西,我被惊醒了。一摸裤衩,湿漉漉滑溜溜黏糊糊的,还有一股怪怪的气味,被子也弄脏了。第二天,我不敢对任何人说起。开始我还以为得了什么怪病,但由于没见身体有什么不适,全身不痛不痒,能吃能睡,啥也不受影响,也就不去理会了。只是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面对那位女同学,一见到她就脸红心悸,觉得难为情,于是设法躲避她,总认为做了对不起她的下流事。不管她如何误解、猜测,我怎么也不愿将这个梦告诉她。大约两个星期后,我又做了同样的梦,这次梦见的是一个素不相识的漂亮女孩。这样的梦屡屡发生,一个月两三次。后来我才知道那就叫梦遗。

  有一次,我把弄脏了的被子拿到外面晾晒,被子上一圈一圈像等高线一样的印迹被同学看到了,他们像看西洋景似的笑开了。有的说“打手铳”,有的说“画地图”,我的脸刷地红到了耳根,觉得自己思想品质不康健,做了低级下流的丑事,羞愧难堪,无地自容,赶忙溜走。后来再遇到这种事,我总是把被子拿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晒,免得被人取笑。这种梦真让人烦心,我不明白,自己根本什么也没想,为什么它老是缠着我,是不是别的男孩也这样?但我又不敢去问。

我养成了手淫的习惯

  经过一段时间,我隐约地感到这种梦有一定的规律:两周左右一次,并且在做梦前的一两天,心里好像有一种异样的预感。一次,那种预感出现时,我偷偷地无意识地抚弄刺激自己的生殖器,不一会儿,梦中的情形发生了。有了这次经验,以后每隔十多天,我都照样办理。后来,我就很少做那种讨厌的梦了。

  高三的一天,一个同班同学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本薄薄的书,书名叫《性的知识》。他神秘兮兮地拿给我看,我十分好奇,偷偷地躲到树林中贪婪地阅读,觉得特别新奇。那时这种书就像《少女之心》一样,绝对禁止中学生看,一旦被学校发现,是要挨处分的。书中有一小段讲了手淫。说手淫会“影响工作学习”,“影响身体康健”,“造成早泄、阳痿”,严重的还会“影响婚后性生活和生育”,是一种“恶习”,应该克服。我看了之后,有些害怕了,要是真像书上讲的那样,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我又有些将信将疑,觉得“影响工作学习”、“影响身体康健”的说法起码是不适于我。要不然,为什么我手淫过后,不但没有任何的不适症状,反而精神饱满,心情舒畅,头脑清爽,学习效率更高,参加劳动和体育运动也丝毫不受影响呢!看来书上讲的也不一定全对。只是“影响婚后性生活”,“造成早泄、阳痿”的说法对不对,就无从知晓了。如果书上讲得对,那可就麻烦了。心想,既然眼下没有什么害处,想必婚后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管它三七二十一,走一步算一步。在这种复杂心情的支配下,我没有中断手淫的习惯,但严格控制着次数。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结婚之前。

夫妻分居的日子我还用老办法

  我30岁结婚,过上了真正的两性生活,不但没有出现像《性的知识》上讲的“早泄、阳痿”等情况,而且非常棒。这时,长期压在心里的那块若隐若现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从此,我对“手淫有害论”就完全否定了。

  我学的是铁道工程专业,毕业后分配在工程施工部门,长年累月在全国各地流动施工,每年只有1~2个月的探亲假,其余时间都在建筑工地。工作紧张繁忙的时候,什么也不去想。每当到节假日、竣工喜庆等轻松时刻,就常常产生性幻想和性冲动,应对的措施还是老办法——手淫。然而,结婚前后手淫的滋味和体验是大不相同的。婚前手淫纯粹是一种生理需要,一种简单的性松弛行为,操作也是纯机械性的。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解决梦遗的尴尬和性冲动带来的烦恼与焦虑。婚后,由于有了夫妻性生活的经历和感受,情况就复杂多了,手淫时会自然而然地产生性幻想,自始至终都会将夫妻做爱时的各种浪漫镜头像过电影一样重映出来,引得我浮想联翩,其乐趣完全不亚于夫妻共枕。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更自由,更惬意,因为它是一个人全权做主,完全无须顾及配偶的心情、体能、姿势、动作协调、“性”趣大小、高潮体验等等,自己想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其乐无穷。事后我觉得身体轻松,心情愉快,精力充沛。

它是我身体调理的方式之一

  1981年,我被调到妻子所在的城市工作,结束了长期的牛郎织女的生活。自然,从前那种性饥渴的问题不存在了。开始一两年,我基本上没有手淫,但后来又有了。原因有二:一是夫妻天天在一起,从前那种“久别胜新婚”的感觉没了,家庭矛盾慢慢浮出了水面。经常为工资开销、小孩教育、生活习惯、家务劳动、接人待物等问题产生意见分歧,这些难以避免的磕磕碰碰,自然而然要影响极度敏感的性生活的质量。因为夫妻做爱时只要任何一方没有激情,就会索然无味。这时用手淫替代是一种最佳的补偿方法。二是出差时间较多,经常一去就是一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一个人在外,闲暇之余,有了性冲动怎么办?手淫是最简便的。有时寂寞了,“小姐”又三番五次地诱惑,也曾经想过让“小姐”陪陪,顺应潮流,放松放松。但仔细一想又打住了,最后还是选择了手淫。它不仅可以放松性张力,满足性快感的要求,而且对家庭美德、社会公德、个人道德以及伦理法制都无任何损害,也是预防性病、艾滋病传播的具体行动。

  妻子46岁时做了子宫和卵巢全切手术,以后“性”趣就逐渐转淡了。加上岳母患脑中风偏瘫,需要她服侍,精力疲惫的妻子,几乎没有了“性心”。每当我提出要求时,她虽然不予拒绝,但那种勉为其难的活动与其说是做爱,不如说是“做工”,于是,我们的夫妻生活就这样慢慢停止了。如果我愿找个情人,当然是很容易的事情,妻子也许能够理解。但是,尽管情人现象如今已经不足为怪,却不符合我国国情,到头来只会弄得自己一头的“屎”,得不偿失,便打消了那种念头,最后还是手淫解决了问题。

  我现在已经退休多年,性功能正常,每月手淫一两次。如今,我还把它作为身体调理的方式之一。

  我将自己50年的手淫史公之于众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为手淫正名。手淫不是什么低级、下流的丑事,更不是思想道德败坏。1991年6月,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召开的第十届性科学大会上,在全世界范围内正式为手淫正了名。这一观点应该普遍被中国人所接受。二是手淫不能成瘾。手淫虽然可以宣泄性冲动,释放性张力,满足性快感,但应该有所节制,切不可依赖成瘾,尤其不能有心理依赖。我的体会是,生活充实,兴趣广泛,性格开朗,远离黄祸,是预防手淫成瘾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