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取其辱



    7月底,正是海边气温异常高涨的季节。我和女友结束两年的打工生涯,乘坐一辆从珠海到广州的豪华空调大巴返回老家。
    车上,坐在前排的也是一对情侣,两人一路说着些嘻嘻哈哈的事情,完全消除了车载录像带给我的丝丝倦意。不是去留心他们谈话的机密,而是从他们身上想到了许多做人的开心。
    女友不想那么多,她一躺进富有弹性的柔软座椅,仿佛就提前回到了故乡,彻底抛开积蓄了两年的困倦,沉静地睡去。
    前排的情侣却各自掏出手机比划起来,是功能较齐全、款式新颖的那种。看来都刚买没几天,满是新鲜感。
    大巴在广州纵横交错的高架桥上忽东忽西地转了些时,这对情侣中的女孩喊了下车,我听见开车的司机嘀咕道:“你会‘下’车,还要汽车制造厂干啥?”情侣忙着拎行李,没有听见,或者听见了也懒得理。在外面走,难免会遇到个把这样的人。
    看着情侣慌慌张张地下了车,我收回视线。无意中往他们的座位上看了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手机,男孩的手机和一枚一元硬币,留在他刚才的座位上。
    “停车!师傅,快停车!!” 我慌乱地大叫。
    “怎么啦?大惊小怪的。” 站着收费的那个司机问。
    “快!快!那两个人的手机。” 我抓起手机和硬币挥舞着说。
    司机很着急的样子,大步从过道上冲过来,一把抢过手机,再拿起硬币,全都揣进自己的裤兜里,然后从容地招呼开车人:“快走!”
    脚下的汽车一声怪叫,刹时变成坚硬笔直的水泥路上脱缰的野马。我回头一看,情侣还在路边一无所知地收拾行装。
    突然,伴随着一声尖叫,猛烈的急刹车使得所有乘客都前仰后合,几乎被抛出座椅。不等大家回过神,车门处已上来两个警察,说是大巴超速行驶。
    当警察给司机扯下200元罚单时,情侣中的男孩上气不接下气地跳上车来,急迫大声地喊:“我的手机,忘车上了!”
    不等我出声,司机已十分尴尬和无奈地掏出手机,还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