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只为给婚姻上“保险”



    我和莹的相识相爱自然而又平淡。上大学时她是我的小师妹。说实在的,莹的长相一般,说不上丑,也算不上漂亮。她有一个偏圆的脸蛋,眼睛虽然不算很小,却是单眼皮,眉毛倒又黑又浓,挺有神的。她的身材也还算好,身高1.65米,由于稍为偏瘦一点,胸部自然说不上很丰满。对于自己的这些“缺点”,她偶尔也会在我面前叹息。但我从来都没有对莹的长相表示过任何不满,因为我更看重的是莹的人品。她给我的印象是心地善良、性格开朗、乐于助人,与一些来自大城市、家境富裕的女同学相比,她从不矫揉造作,那么淳朴、真实,没有一点虚假。和她在一起,我感到很轻松,很实在,也很快乐。

  毕业后,我留校当了一名大学教师。一年后,莹也毕业了,她在本市的一家外资企业找到一份工作。有了收入,莹开始注意打扮了,首先是衣着服饰方面的改变,原来很保守很朴素的她,买衣服、手袋、鞋子都开始讲究是否跟得上潮流,甚至注意是否名牌了。慢慢地,从不化妆的她,也开始化妆、美容了。一头秀发,随着潮流,先是烫成大卷,后又拉得直直的。总之,从外表上看,莹和现代大城市女孩的差别已经越来越小了。

  此时的她对自己容貌的“缺点”也更在意,甚至担心我会遇到一个比她漂亮的女孩而抛弃她。对此,我很理解,女孩子嘛,哪有不爱美的?莹所在的又是外资企业,比起大学校园来,更要讲究些,更要紧跟社会的潮流,这是无可非议的。当然,我也再三告诉她,她并不丑,我爱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她,而且我肯定会娶她。

  就在我们准备要结婚的时候,我接受了学校安排的一项任务,要到上海某高校合作一个科研项目,时间是三个月。我和莹商量好,等我任务完成后,回来就一起筹备我们的婚事。

  和莹分开三个月的时间,对我来说是那么漫长。我们只能在晚上不加班的时候通过电话倾诉彼此的思念之情。每当我和莹通话或夜间独自一人的时候,莹那熟悉的容貌和身影就浮现在我的眼前。当任务即将完成要离开上海前的几天,想到很快便可见到我的莹,我真有说不出的兴奋。而且,莹还在电话里故作神秘地告诉我,回来后要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火车徐徐进站,可我在月台上却找不到那张我日夜思念的熟悉脸孔。当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我时,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终于见到了莹。可是莹的样子却变了,并不是我朝思暮想的那张脸孔。这让我着实吃了一大惊,可我得到的不是惊喜,只能说是惊愕。原来,莹趁着我出差的时候,偷偷做了整容手术。她希望成为一个更漂亮的新娘子,希望能有一个更美的形象呈现在我眼前,永远留住我对她的爱。她做了双眼皮,还把原来两道又浓又黑的眉毛文成了两道细眉,原来并不算扁的鼻子竟然也垫高了,胸部一双高耸的乳房更是惹人注目。一头黑色的飘逸长发不见了,变成了一个说不上名称的时髦发型,还染成金黄金黄的颜色。

  我无法评论整容后的莹是否更美,但我总觉得眼前这个莹是陌生的。每当我拥抱她、吻她、抚摸她的乳房时,总觉得很别扭,很不是滋味。好长一段时间,我仍然无法适应。我心里想的、真正爱的、不能忘怀的,还是原来那个真实的莹。

  心理点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不仅靠天生,更需要后天的修养和修饰。特别是对现代女性来说,如果没有“天生丽质”,也完全可以运用美学的原理在发型、着装、修饰和美容技术等方面,根据自己的审美观进行各种自我塑造,达到更好的美学效果。这种心理完全可以理解,也符合时代发展的需要。但是,一个五官端正的女性,为了取悦未婚夫,为给婚姻生活加一道保险,在婚礼前不惜冒着整容失败的风险和皮肉之苦偷偷去做整形手术,当未婚夫回来见面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这种心理固然可以理解,但实际的效果又是否真能为自己的爱情加一道保险?笔者认为这是值得怀疑的。这样的女性是在冒极大的风险,不仅是手术失败的风险,即便手术非常成功,美容效果卓著,也可能弄巧成拙,与最初的设想大相径庭。

  一个人的外貌特征是一个人最重要的外在生物学印记,也可以说是一个人的“标签”。作为相恋多年的爱人,“我”的许多刻骨铭心的爱情记忆是与那张不完美的脸有关的。“我们”之间的情感联结,与那张相貌平平的脸息息相关,而这张精雕细琢的人造脸就缺乏这样的情感联结。整形手术换了外在的“标签”,这种深层的情感联结也很容易被破坏。

  从“我”所述的情况来看,莹存在着强烈的自卑情结,导致对婚姻情感缺乏安全感。从这个意义上讲,整形和美容是无能为力的,她更需要的是心理的美容——通过心理调适来增强自尊、自信,这样才能让美从内而外地散发。(点评者:卫亚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