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男快女与现代性焦虑



    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改名叫快乐女声,再战江湖。于是也同快乐男声一样,被简称成了快女。原来只有快男,没有快女,现如今有快男有快女,倒是重新获得了某种平衡。

    快男快女,听着总让人觉得别扭。虽说某些语汇,客观上存在着多义性,但每一个语汇,都有它约定俗成的所指。如你所知,快男在日常生活语境中,有着让人笑得不怀好意的涵义,是人人避之若浼的称谓。根据种种报刊刊载的信息,性能力如今大概也是现代性焦虑的内容之一,相关调查不断告诉人们,说现代人尤其是男性性能力如何退化,又有多少百分比的人因此处于无性婚姻状态中。搞得人心惶惶,担心自己也成了疲软的一代。这两天媒体常刊登某产品的整版广告,说“女人在哭诉———一位妙龄少妇的深夜独白”,先编述一位“妙龄少妇”三年来如何因“不满足”而郁郁寡欢,然后切入正题,“只需两粒,快男变好汉”。啧啧,快男者云,原来就是令女人哭诉的罪魁祸首。而这个“两粒”,简直就是“妙龄少妇”的再生父母了。

    当然,此快男非彼快男,非但不是,基本上就是南辕北辙。令“女人哭诉”的“快男”,肯定是不快乐的;而湖南卫视的“快男”,强调的恰是其快乐。同一个词语,却有截然相反的效果,就像是疲软的快男先挖好了坑,专等着快乐的快男集体往里跳。

    快男常有,快女不常有。如果说“快男”还因为约定俗成的理解而显得还算顺口,则“快女”基本上只能算个生造语汇。如果放在前述语境中,大概只能这样表述:“只需两粒,快男变好汉,慢女变快女”—————你理解么?反正我只是一知半解。

    把一个唱歌比赛整成快男快女,无论如何,都显得不伦不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