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撞车赔不起而自尽”看畏富心理



  28岁的湖北男子周某替雇主开车去上牌照,不小心将一辆奥迪轿车外壳撞瘪,听车主说车至少20万元后当场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因担心付不起赔偿金会坐牢,周某凌晨在家悬梁自尽。(11月24日《武汉晚报》)

  有人一句话评价出穷人的悲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指责一个轻生者的脆弱也是不公正的。赔偿金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他可能并未被这逼得走投无路,但这肯定也是压垮其脆弱心灵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在旁人看来,这笔赔偿金不至于将人逼上绝路,可他就是被压垮了。

  这就是穷人的悲哀。他们的经济状况决定了他们的脆弱,而我们的社会对这种穷人的脆弱似乎缺少必要的体恤,贫富差距过大的社会之恶不得不察。开车撞了别人的车,固然是他的错,但因为经济的脆弱他承担不起过错的责任。其实,有多少类似的穷人正面对这种无力承担责任的压力而终日惶恐,他们是否得到了足够的关注?街上跑的漂亮汽车,普通人看到的是风景,穷人看到的却是个惹不起的“怪物”。碰一下刮一下可能就会把人推入深渊,所以万分小心,避之而不及。当不懂事的穷人家小孩因好奇而去触摸身边的豪华汽车时,你会从他们父母眼中看到那种惶恐。

  穷人的算盘会这么盘算:一条人命赔偿20万,一辆20万的车就相当一条命的价值,这是他们万万惹不起的。不只是富人的车惹不起,富人的一切都惹不起,甚至包括他们养的狗。因撞死富人的狗而给狗下跪的新闻,好几年前就有了。给狗下跪能解决问题的,那还算是富人的仁慈———还有多少人因刮了车的一块漆而赔得倾家荡产的?

  所以,穷人会有一种畏富心理,畏惧到了极点,就是悬梁自尽的周某。当一个社会的穷人对富人产生如此强烈的畏惧心理,这个社会是不正常的。畏富心理必然导致不理性的仇富心理,穷人惹不起富人,作为心理补偿或许就从心里希望看到富人倒霉。贫富差距的社会之恶还不在于富人有多富,而在于穷人有多穷,穷到听到赔偿金就哆嗦时,许多东西都要因此而扭曲变形,周某的死不过是其中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