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不是压力唯一出口



  无论是因为长期面对有精神疾病的士兵而无法自拔的心理大夫哈桑,还是被公司解雇长期失业的员工罗德里格斯,他们处理内心压力的方式是如此相似。

  不可否认,环境与生活经历对两人的极端行为具有决定性影响,但这并不代表暴力是排遣压力的唯一出口。

  美国心理学家亨利·科勒曼博士在分析哈桑的枪击事件时指出,人自身的心理调节过程会决定采取某种特定程序来改善内心的愤怒情绪。

  人的内心调节通常会对愤怒情绪进行“压制”,但如果愤怒的情绪过于强烈,就可能就会转换为通过行动加以“释放”并获得解脱的方式。

  从压抑到释放的转变究竟何时发生,完全因人因事而异,它取决于个人的自我抗压程度的高低,也取决于带来压力的事件。

  哈桑在治疗PTSD患者时,不断获得与患者相似的恐怖经历,这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的超强压力。

  科勒曼博士指出,对于心理承受能力较强的人而言,更能抵挡住强大压力的冲击,这样的人在面对压力时,内心作出的多半是压制愤怒的反应。如果愤怒的情绪超过了某个人内心可以承受的极限,情绪就会被释放出来,甚至转化为具有伤害性的破坏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