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蚁族恐慌情绪”弥漫 大一新生亦焦虑



  4年前用一袋钱换一堆书,现在一堆书换不到一袋钱?与其在大城市当“蚁族”,不如回小城市做贵族?

  团北京市委倾听“蚁族恐慌情绪” 组织座谈沟通疏导

  “如果留在北京,每月挣四五千块钱,买一套六环以内的房子,还房贷要还到50多岁,当30年的房奴。”这是北京交通大学的一位本科生与同学算的一笔账。他说,对现在的房价感觉很害怕,非常担心毕业后买不起房子,也成为“蚁族”。

  北京理工大学一位今年将要硕士毕业的女生说:“马上面临的不仅有工作地的选择、工作的寻找,还要面对高房价,感觉压力非常大。”

  这是3月13日在团北京市委组织的主题为“与青年教师和大学生共话‘两会’热点”倾听日活动中,大学生们的发言。倾听日是团北京市委的一项品牌活动,要求各级团组织的负责同志定期深入青少年群体中,了解青少年在读书学习、就业创业、交友婚恋、文化生活等方面的需求、困惑,解答青少年关心的问题,并听取青少年的建议意见。

  今年召开的两会引起了大学生们的高度关注。经过调查,代表委员们热议的低碳、就业、房价、教育公平、诊治改革等话题,也是大学生们最集中关心的问题。甚至有学生提出:“我们会不会从勇于担当、有理想有责任的‘鸟巢一代’变成高房价重压下的‘失梦一代’?”

  针对这些问题,倾听日活动中,团北京市委特意请来了《蚁族》一书的作者,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廉思。

  廉思与大学生们交流时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次去唐家岭实地调研,在两会上他们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善意的建议。其中,廉思最赞同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的观点:“‘蚁族’也许就会逐步成为民间人才储备、流动的渠道和方式。对于‘蚁族’,我们还是要关注,帮助他们解决社会保障等实际困难。”

  “我的课题其实是在研究社会潜在危机。但是‘蚁族’与其他群体有着本质区别,他们有知识、有能力、有梦想。只是现在他们没有自己的住房,可是10多年后,他们中的许多人会进入社会精英层,‘蚁族’生活经历会影响他们今年如何看待社会,如何教育后代。所以说,关注‘蚁族’就是关注未来,关注人才。”廉思说,自己的研究结果出来后,许多人认为大学生与其在大城市当“蚁族”,不如回小城市做贵族。也有人说这是年轻人的必经阶段,大学生应该奋斗。这些都值得探讨。

  座谈中,年轻学者廉思没有回避一点,就是在调研中他发现,“蚁族”青年中50%以上来自农村,30%来自小城市,省会城市不到7%。他们大多数人是从农村到大学再聚居村,不是“啃老族”。同时,这反映出一些社会现实,就像有人问的,4年前用一袋钱换一堆书,可是现在一堆书为什么还换不到一袋钱?

  对于这些问题,在学校里也做学生工作的廉思承认自己还不能给出很好的解释,但是团组织有责任去帮助这些青年解决一些现实问题。他认为,由于北京的地域吸引力,未来还会有许多“蚁族”出现,这些人中大部分是团员,还有一部分是党员,许多人是“口袋户口”,在生存压力下,他们需要创业辅导、心理辅导,这正是团组织能够做到的。

  “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和父母说自己的真实生活情况,但是他们愿意和我们说,这是因为我们是去做研究,是真诚的。”廉思现在也注意到高校中有一批人已经产生了“蚁族恐慌情绪”,甚至大一新生中也出现对未来的种种忧虑,就业紧张弥漫。这是高校和团组织应该密切关注的。

  廉思的一番话博得了现场大学生的持久掌声。许多同学也表达自己的观点。

  一位有西部支教经历的学生说:“房价10年前不像现在这么热,我们也不知道未来10年会是什么样子,所以眼睛不能只盯着眼前。当我们在探讨毕业后是否能留在北京,能否买得起房子的时候,西部还有许多人上不起学。我们与其忧虑悲观,不如把眼光放长一些,放远一些。中国有许多地方需要我们,那里不存在‘蚁族’和蜗居。”这位同学还建议团组织树立一批更接近青年的榜样,这样能激励更多人,让年轻人觉得有前途有目标。

  一位女生提出建议,大家可以结合就业考虑房价。现在一线城市房价普遍高,那么二三线城市就可以借此时机创造条件吸引青年回去,带动地方发展。这样既能解决大量就业,促进地方发展,还能缓解房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