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农民工忧思


  

  话说这历史大势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新人换旧人。掐指算来,中国的改革开放也有了三十年光景。在这三十年间,第一代进城的农民工也都已廉颇老矣、几近暮年了。为共和国奋斗了一辈子,也到了该退休的年纪了。可这人退休了,工厂没退休,机器没退休啊!社会主义建设的战车仍然是在开足马力,一往直前啊!于是,新一代的农民工就来接社会主义建设的班了。这不,今年年初,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了“新生代农民工”的概念。为了下文我们做分析的方便,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下何谓新生代农民工。

  新生代农民工:主要是指80后、90后,这批人目前在农民工外出打工的1.5亿人里面占到60%,大约1个亿。他们出生以后就上学,上完学以后就进城打工,相对来讲,对农业、农村、土地、农民等不是那么熟悉。另一方面,他们渴望进入、融入城市社会,而城市在很多方面还没有完全做好接纳他们的准备。新生代农民工年龄18岁到25岁,以“三高一低”为特征:受教育程度高,职业期望值高,物质和精神享受要求高,工作耐受力低。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新生代农民工和第一代农民工相比,有太多的不一样和特别之处。今天,我们撇开其它的不谈,就主要来谈一下新生代农民工的心理问题。

  最近,关于新生代农民工的负面报道频频见诸报端,其中提到最多的是新生代农民工的犯罪问题以及他们好逸恶劳的群体心理。甚至有报道说东莞的工厂性别比例失调,出现了一夫多妻,着实让人感叹了一下什么叫世风日下。那么,新生代农民工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在这些问题的背后,又有什么心理根源呢?且听山人帮各位细细道来:

  大部分的新生代农民工都是第一代农民工的后代,爹妈出去打工赚钱,再苦再累,也不能苦了自己的娃儿啊。所以,他们也是糖罐里生,蜜罐里养的,哪干过什么农活儿啊?甚至一些第一代农民工直接就把孩子接到城市里抚养了。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他们既很难产生对城市的认同感,同时,对农村又逐渐产生很大的疏离感。由此,他们生成了很强的“边缘性心理”。进一步讲,没有一个地方,能够给他们“家”的感觉,能够给他们归属感。在人本主义心理学的理论奠基人物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中,归属感的需要是仅次于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的人类第三层次的需要。毋庸置疑,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不用担心吃饭和安全的问题,可是在归属感的面,他们群体性的前不知所措了。就像美剧《LOST》一样,他们迷失了。不过,不是迷失了道路,而是迷失了自我。在有些人看来,是天大地大任意驰骋。可在他们看来呢?他们就像站在十字路口的陌生人一样,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在这种心理背景下,他们缺乏一个正确的导向,难免会走上犯罪的道路。

  另外,新生代农民工出现这么多严重的问题,也源于他们的心理失衡。新生代农民工和他们的父辈相比,大多都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对社会事物有一定的认知能力。通俗的讲,他们开化了。他们不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任劳任怨,甘心加班而置休息时间于不顾。他们更注重自己的劳动权益和劳动价值。而当今社会的收入不均、分配失衡又让他们觉得很不公平,从而产生心理失衡,甚至出现仇富情绪。严重情况下,可能发展为反社会倾向。虽然他们和父辈相比,有一定的文化程度,但在现阶段的社会现实下,合理的发泄自己的不满或者合法改变这种状况对他们来说还很遥远。在这种个人心理状态和社会现实的合力下,他们最终屈服了,走上了犯罪和堕落的道路。

  坦白的讲,行文至此,山人我心中不免有些沉重,新生代农民工出现这么多严重的社会问题,有他们自己的心理原因,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社会这个大环境的因素。要从根本上解决新生代农民工的问题,需要心理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但更需要的,是这个社会的进一步的发展和合理化。

  最后想说一下:我们都希望我们生活在盛世,但我们更希望能在我们生活的盛世前面重重的加上“太平”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