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太小也不行 易引发3种心理问题


  

  1、积极动机不足

  在赶往演播室录节目的过程中,我在滚滚人流中尽量把车开得稍微快一点,为什么?那是因为我积极。我很积极地去驾驶,很积极地去赶路,为什么?因为我要去那儿录节目。录节目对我来说是一种事务型压力,我必须把它做好。

  如果没有这种事务型压力,我就不用这么快开车。如果没有心理大夫带来的角色压力,我就不用做节目,不用面对客户。如果没有结婚,我就不用去体验丈夫这个角色带来的各种各样的压力。如果不是独生子,我就不用去体验儿子这个角色带来的种种压力。正是因为这些角色,我总得有点事干。如果长期摆脱压力,摆脱社会生活,摆脱一切角色的话,就会积极动机不足。

  2、自我价值感来源不足

  什么叫自我价值感?简而言之就是,作为丈夫,你的妻子需要你;作为儿子,你的父母需要你;作为老师,你的学生需要你;等等。在你被别人需要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挺有价值,活得很滋润,活得有意思。但是如果你没压力,没人需要你,你怎么办?缺乏应有的压力,一些人找不到自我价值的实现方式,最终导致一些病态行为。

  3、注意力空置

  什么叫注意力空置?现在大家把自己的大脑想象成一个水杯,这个水杯中装满了水,这些水代表着我们在生活当中的各种各样的动机,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今天要去看看爸爸、妈妈;下午要去见一个朋友;还有领导安排我写一个什么东西,明天领导讲话要用;等等。

  我们的大脑里面装着的这些东西,我们干脆把它叫做正经事。这时我们的大脑是被各种各样的自我价值感、各种各样的积极动机填满的。如果把这杯水倒了,所有的积极压力就都没了。当我们把代表积极动机的压力清空之后,空气自然就会填补到杯子中去。而填补进去的这些东西,有一些是乌七八糟的,甚至是你不需要的。

  电视剧《中国式离婚》里面有两个角色,宋建平和林小枫,他们是一对夫妻。林小枫是一个妻子,但同时她是一个教师,她除了每天要上课之外,还得管班里的40多个学生。每天大脑中都有很多正经事供她去思维。某天,当宋建平进了一个诊治机构打算大展宏图时,林小枫决定辞职,回家做家庭主妇。可家里的事情每天就那么多,忙完家务事后干吗呢?这种情况导致她注意力空置,开始天天盯着自己的丈夫。

  林小枫的这种关注到达什么程度了呢?在《中国式离婚》的最后一集中,她穿着一袭黑衣,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甚至带着一种鬼鬼祟祟的神态,满脸愤怒地冲进自己丈夫的办公室,抄起一把椅子就把窗户砸了。宋建平大夫很冤枉:“我什么事都没有。”

  无事必生非,宋建平大夫确实没事,那事是从哪儿来的?是在注意力空置的情况下,林小枫自己琢磨出来的。

  综上所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压力就是动力,压力有积极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