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用的拖延症治疗心法


  治疗拖延症的办法很多,此法的灵感来自于发生在餐厅服务员身上的一个现象,该现象叫做蔡格尼克记忆效应。

  Bluma Zeigarnik是一位俄国的心理学家(左上那位),她在维也纳的一个餐厅吃饭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餐厅的服务员似乎只有在上菜的时候才记得客人的菜单,当菜上齐之后,菜单就从他们的记忆中消失了。

  Zeigarnik回到实验室,为了验证她心中的猜测做了个实验。她要求被试在实验室完成大约20个简单的小任务,如猜字谜和穿线珠。有一部分被试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被打断了。后来,当她问这些被试还记得做了哪些任务,中途被打断的那些被试回忆起来的任务数目是顺利完成任务的被试的两倍。

  看出这跟拖延有什么关系了吗?别急,下面是另一条线索……经过了近60年,Zeigarnik已经离开人世。Kenneth McGraw和他的同事做了另一个测试Zeigarnik效应的实验。在这次实验中,被试要完成一个真正棘手的难题。但是实验人员做了一件恶心人的事情,在被试想出问题的解决方法之前就告诉他们,行了,做不出来就算了,实验结束了。尽管实验结束了,但有近90%的被试仍然不舍不弃,吭哧吭哧继续干这个问题。

  明白了吗?好吧,还有一条线索:电视行业总能想出很多花招来吊观众胃口,使他们一周又一周的坐在电视机前等待新的的剧集。其中一个最古老的花招就是“悬念”。主角掉下了悬崖,但是还没着地呢,或者着地了还没死透呢,镜头就恰好移开了。好像冥冥中注定似的,屏幕上接着缓缓打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这副对联。名副其实的“悬念”。

  于是下周你就乖乖的调到那个频道,非常准时,好像脑子里上了闹钟那么准时。伟大的英国小说家查尔斯·狄更斯也擅长使用同样的招数。他的许多作品,如“雾都孤儿”,最初就是连载的,吊足了读者的胃口。读者们在纽约苦苦等候,甚至恨不得直接坐船到英国,这样就能提前几天看到后面的故事了。

  我们喜欢有始有终

  上面所有这些例子的共同点是,一旦人们着手开始做某件事情,就更倾向于完成它。最严重的拖延是当我们面临一项重大的任务,却在想方设法避免开工。这可能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开始,从哪儿开始。

  Zeigarnik效应给我们的启发是,打击拖延的有效办法是无论如何先动手做点什么吧……无论什么。

  不要一开始就去撬最难的那部分,先挑软的柿子捏。只要你能先让项目中的任何一部分先开始运作,其余的部分会自然的被带动起来。一旦你开了一个头,无论它多么琐碎,事情会反过来把你拖到最后的。它会像上了发条一样在你的脑海中转呀转,令你欲罢不能。

  这个方法看似简单粗暴,实际上确实是简单粗暴。但是我们通常都不记得这个道理,因为我们一直纠结于项目中最困难的部分,思维僵化,还没开始就被打败了。困难使我们产生悲观的预期,这是导致拖延的一个重要原因。

  Zeigarnik效应有一个重要的例外。如果我们实现目标的动机不强,或者根本不想做好的话,此法的效果会大大折扣。这很简单也很实在,如果目标没有吸引力或者不可能达到,那又何苦白费功夫呢。

  但是如果我们认可目标的价值,认为它是可以实现的,那么当我们迈出第一步时,很可能已经从失败迈向成功了。 不过提醒一下,步子迈大了,“咔——”,容易扯着蛋,这也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