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众心理:人人都觉得她美极了


  心理学家在研究朋辈影响时总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人们确实是态度发生了转变呢,还是只是在临场演戏?

  哈佛大学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心理学家利用行为实验伴随大脑扫描的创新方法,证明了朋辈影响真的可以在价值观层面改变人的态度。至少在他们的实验中,男人对女人相貌的评价改变了。

  十四名幸运的男同学被邀请参加了一项辛苦的任务:给180名女郎的面孔的吸引力打分。他们打完分以后,再给他们看之前几百名被试给这些女郎的平均分。事实上这些平均分是研究人员事先设定的,有的比被试自己的评价要高,有的要低。

  大约半小时后,这些被试再次给同样的面孔评分,这次在评分的同时,他们还接受了大脑的扫描。扫描结果发现被试大脑中跟奖赏相关的脑区其活跃程度跟他们之前看到的别人对这些面孔的评价很有关系。

  我们来比较一下那些被同一个被试给予相同评分的面孔。按理说被试看到这些面孔,相应脑区的激活程度应该是一样的。而事实上,那些所谓其他被试评价更高的面孔引发了更多的奖赏相关脑区活动。被试在第二次打分时,也提高了对这些面孔的吸引力评级。而那些所谓其他被试评价更低的面孔引发了更少的脑区激活,第二次打分时的吸引力评级也降低了。

  研究者通过一个金钱游戏定位了大脑中和即时奖赏有关的区域——眶额叶皮层和伏隔核。被试看到被其他人评为更有吸引力的女性面孔时激活的正是这两个脑区。

  心理学家不是第一次用脑成像证据来证明社会因素能够改变我们对事物的价值观。品酒研究中的被试两次都喝同样的酒,第一次以为这瓶酒价格不菲,另一次以为不过是个便宜货。当被试以为酒的价格不菲时,他们大脑中与奖赏有关的通路激活更强烈。本文介绍的研究用类似的实验告诉我们,我们看到某个人的脸时感受到的愉悦不单纯是因为我们觉得这张脸好看,其他人对此脸的评价也会影响我们的判断。

  这些对社会影响力的神经基础的研究使我们认识到,来自朋辈的压力不仅在意愿上改变我们,让我们接受他人的意见和社会规范,同时也在改变我们的动机,让我们觉得这么做简直是是理所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