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人格也能正常生活 解析著名的“安娜案例”


  一提潜意识,是不是大家就会下意识想到了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提出潜意识的概念真是为心理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先了解点潜意识的知识

  他认为心理分为两个层次,意识与潜意识。就像一座巨大的锥形冰山,把它放入海里,露出海面的那一小部分用刀切开,然后装进意识,而海面下真正的庞然大物部分却用来装盛潜意识。因此整个心灵的冰山里,潜意识才是真正的大BOSS。

  现在我们把冰山放入我们的脑中,在它们接合的地方开一道门,放一个小人儿把守。

  白天我们工作学习忙碌,都靠着上面的小冰山接受来自各种渠道的信息:所有的看过的东西,听过的声音,闻过的气味……有一些我们刚接触过就忘记了,或者过一段日子后忘记了,但是弗洛伊德认为,你其实并没有真的忘记,它们只不过是顺着那道小门溜入了下面的大冰山中。可是我们自己浑然不知啊,因为尽管潜意识不可否认地存在,但自己所能察觉到的只是浮出水面的小冰山中的意识。

  只有当我们心理控制松懈的时候,也就是守门的小人儿精神恍惚的时候,这些被关在大冰山中的潜意识才会撒了欢地通过小门跑到意识中去,只可惜这时的我们不是被催眠了,就是在做梦。所以梦境总是那么百转千回,当我们清醒后,守门的小人儿也重新振作,把那些逃走的潜意识又重新统统赶回了大冰山中,刚才发生的一切一下子恍若隔世……

  尽管你意识不到潜意识神一般的存在,但它却在冥冥之中左右了我们太多:为什么我们选择一种职业,而不是另一种?为什么我们同某人结婚而不是另一个?为什么我们会没来由地害怕某些东西?这些除了能在现实中找到可意识到的理由外,更多的是由我们过去经历过,但现在却已经遗忘的事情决定的,也就是潜意识。

  一些心理学家认为:所有心理疾病的源头,实际上都是潜意识发生了问题。因为对于意识来说,你是可以控制摆平的,那些浩大而诡异的潜意识却远远超出了你的掌控范围,如果它们出了问题,必然立马陷你于水火。

  安娜姑娘的痛苦世界

  安娜是一名 21岁的未婚女性,出身维也纳一个显赫的犹太家族。她对 J的第一次造访,见面后,安娜开始只抱怨说自己长期咳嗽。J一听,只是咳嗽这么简单你能来找我?不说实话,那我就亲手撬开你的嘴吧。J随后对安娜进行了催眠。

  催眠术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让守门的小人儿昏昏欲睡,这样潜意识才可以肆无忌惮地闯入意识的领地去闹它一闹,才使得患者自己意识到先前那些潜伏在暗处的让他(她)道不清又弄不明的东西。

  J成功地用催眠术勾起了安娜的记忆,重构了那些导致她前来就诊的事件,这里包含的可就多了:远到童年的经历,近到她正在照顾身染重病的父亲,备感身心疲惫。

  催眠结束后,J道出了安娜前来就医的真正缘由,安娜顿时两眼饱含热泪,像见了亲人一样,彻底对 J敞开心扉,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其余的症状都说了出来:“其实我还觉得我眼睛和耳朵有点不好使了,颈椎也难受,头疼,右臂和右腿发麻……”

  听完后,J隐隐约约觉得可能还有其他问题,于是干脆把她登记在册,打算以后对其进行密切随访。

  要说 J的眼光还真是敏锐,就在安娜造访的两周后,她突然出现了短暂失语的状况,紧接着,体内开始出现两种不同的人格,来回转换,没有任何预兆。

  安娜从此有了安娜2。

  核心人格通常是消极的、依赖的、内疚的、抑郁的,安娜自己确实是有点小内向还有点小抑郁。可安娜 2却恰恰相反,她这叫一个能折腾:看谁不顺眼上去就是一顿咆哮,叛逆,行为古怪,比如把衬衫上的纽扣全都扯掉。这也正印证了非核心人格敌对、控制、反社会的特点。

    安娜病例急转直下

  1881年 4月 5日,安娜的父亲去世了,悲伤之余,已经卸下重担的安娜病情却急转直下。她人格转换的频率越来越快,变成安娜 2时还出现以下症状:

  ① 除了 J外,其他人等一概无法辨认。

  ② 只能说英语,而作为安娜的时候她还会说法语、意大利语和德语。

  ③ 只有 J喂她,她才会吃点东西。

  再后来,她的情况越来越糟,开始有自杀倾向。于是在 1881年 6月 7日,她被 J转移到特殊的地方监护起来。这期间,J一直在做不懈的努力,使出浑身解数,却始终未见效果。直到后来,安娜突然出现了回避喝水的症状。J一看这架势,心说她是铁了心地要玩命啊,心急如焚,便又开始了对她的催眠。

  答案紧接着浮出水面:有一次,安娜看到一条狗在水杯里喝水,顿时觉得非常恶心。J顺势诱导她表达出了内心真实的感受。当安娜从催眠中醒来时,她的恐水症竟奇迹般的好了。

  J顿时领悟到了这种后来成为精神分析技术主要治疗方法的东西,那就是:宣泄!得道的 J迅速把这种方法运用于安娜其他症状的治疗,而这些症状也奇迹般的消失了。J立功了!

  后来,弗洛伊德对这项发现做了系统的论述,并把它运用到梦的解析之中,宣泄一切因为“压抑”而产生的心理痛苦,取得了巨大的治疗成果。

  只是,尽管安娜的许多病状都已被清除,她多重人格的身份却并未发生改变。安娜的朋友谈起安娜时是这样说的:她就像是过着“双重的生活”,一方面,她是个柔弱的维也纳 19世纪末的文化精英;另一方面,她又是一个强硬的女权主义者和改革家。

  没错,多种人格的身份并没有妨碍安娜后来成为一个杰出而成功的人,很多常人看来灾难般的精神疾病,其实都没有阻止患者自身奋发成为一名优秀人才的脚步。随后的几十年中,安娜先后成为德国法兰克福犹太孤儿院的领导者,建立了犹太妇女联合会,开办未婚妈妈之家,致力于妇女儿童事业。

  1954年,前西德政府特地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来纪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