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不快乐,全家都遭殃


  最新研究显示,成功治疗一位母亲的抑郁症不仅对她本人有益,也能为其子女的精神康健带来长期好处。

    抑郁女性的孩子更容易焦虑易怒具有破坏性

  每八个母亲中,就有一个会在生命中的某个时点患上抑郁症,而高发阶段为女性的生育时期,多达24%的女性在怀孕前后变得抑郁。在美国,每年有40万婴儿在出生时,迎接他们的是患有抑郁症的妈妈。

  数十年的研究成果验证了一句老话:妈妈不快乐,全家都遭殃。在抑郁症女性患者的孩子中,约有一半今后会出现抑郁症状——患病风险是一般情况的三倍。

  忧郁并非唯一的症状。与其他孩子相比,抑郁症女性患者的孩子更容易焦虑、易怒和具有破坏性。

  不过,刊登于《美国精神病学杂志》三月刊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如果一位母亲的抑郁症得到成功治疗,则其孩子的抑郁情况也会日渐好转——甚至在疗程结束的一年后仍将产生作用。母亲的治疗效果越快,其孩子的恢复也会越快。

  该研究报告的合着者、达拉斯市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心理学家特里维迪说,“这些发现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如果你有抑郁症,那就赶紧治疗,因为这会对你的家庭产生巨大影响。” 他说,在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女性当中,只有一半左右的人得到了治疗。

    抑郁症也能遗传?

  越来越多的证据也表明,父亲患有抑郁症也会影响到孩子。《儿科学》杂志四月刊的一篇研究报告对1,746名新爸爸做了调查,发现其中7%在上一年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与康健的父亲相比,这些患病男性只有约一半的人愿意给孩子讲故事——但打孩子的几率要高出三倍。

  研究人员还在试图了解抑郁症在家庭中蔓延的生理和心理机制。遗传基因是个很大的因素,但孩子所处的环境和经历会影响到基因作用的开启和关闭。孩子如何学会控制情绪和应对挫折也是另一个变数。有些生活在有抑郁症长期病史家庭中的孩子并没有随波逐流,心理学家正在研究其中的原因,希望总结出一些规律。

  孩子们在出生后的头一年里尤其容易受到父母抑郁症的影响,因为这一阶段他们的脑部正在快速发育,形成各种感知联系。当抑郁症父母不愿意与孩子沟通或反应迟缓时,孩子对父母的亲情和归属感都会受到影响。

  去年刊载于《儿科学》上一篇研究报告表示,“在孩子出生才两个月时,婴儿看抑郁症母亲的次数就会减少,对外界事物的兴趣不高,活泼好动的程度也会降低。”

  美国小儿科医学会敦促儿科大夫借助一个十项问题的调查问卷来检查所有新生儿母亲是否存在产后抑郁症的迹象。

  “超越忧郁”是一个探讨抑郁症问题的博客,博主泰莉茜•伯查德说,“这就像飞机乘务员说的那样,‘大人要首先戴上(氧气)面罩。’如果你自己觉得身心不康健,就无法真正帮助孩子康健成长。”伯查德也是个抑郁症患者,她一边带自己的小孩,一边与抑郁症做斗争。

    孩子们以为是自己造成了父母的抑郁

  研究人员依然在争论,孩子在什么年龄段会出现抑郁症,因为抑郁症在不同年龄段的表现方式各不相同。长期研究家庭抑郁症蔓延的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家默纳•韦斯曼说,孩子一般会先表现出焦虑症状,然后在青春期左右出现抑郁,从青春期后期开始滥用药物。

  抑郁症患者的孩子往往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多孩子都觉得是自己造成了父母的抑郁病情。美国小儿科医学会前总裁卡罗尔•伯克沃兹说,“孩子们压力很大,因为他们在想,‘我怎么才能让妈妈开心起来?’这会伤害孩子的自尊心,而且变成孩子来操心父母,而非父母操心孩子的成长。”

  记者翠西•汤普森2006年出版了《家中的幽影:当妈妈、带孩子、与抑郁症做抗争》一书。她访谈了近400名患有抑郁症的母亲,发现她们与孩子的相处方式通常分为三大类:一是疏远,无论是情感上还是生活中;二是动不动就发火;三是不能或不愿给孩子设置限制,绝大多数情况是为了避免产生冲突。

  在接受调查的母亲中——这些受访者是通过报纸广告征集到的——近90%的人有与患抑郁症的父母共同生活的经历。

  翠西说,她自己的妈妈有抑郁症,她本人也跟抑郁症抗争了很多年,34岁时进诊所治疗,并康复出院。然而,当她几年后生下第一个女儿时,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而她女儿七岁时也诊断出患有抑郁症。不过,她们俩现在都好多了,翠西说这主要归功于药物、锻炼、良好的睡眠以及一个互助团体。翠西说,“市面上有不少抗抑郁的药,你得多试几种,找到对自己有用的药物。”

    心理疗法对父母子女都有用

  美国国家心理卫生研究所称,70%左右的抑郁症患者可以通过服用抗抑郁药物、谈话治疗、认知行为治疗或者以上几种的结合疗法使病情得到很大缓解。

  经过激烈的争论,美国妇产科大夫协会现在总体上推荐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孕妇坚持服用抗抑郁药物,但敦促这些孕妇与自己的大夫探讨结束服用抗抑郁药物的利弊好坏。

  最新一项的研究让151名母亲接受一种单一抗抑郁药物的治疗,通常是西酞普兰。研究人员对坚持服用药物的80名患者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跟踪,发现近一半的人在三个月内抑郁症有所缓解,另外三分之一的患者一年后有所好转,有20%的人对药物治疗没有反应。在最后这20%的人群中,有17%的患者的孩子以前没有抑郁症,但后来出现了症状。

  不少研究表明,心理疗法不但有助于患病的母亲,也对其子女有益。匹兹堡大学对47名母亲做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那些接受为期九周心理治疗的母亲与没有接受治疗的群体相比,抑郁症严重程度大幅降低,而她们孩子的情况也一样。该研究成果于2008年发表在《美国精神病学杂志》上。

  许多患抑郁症的母亲不知道该对她们的孩子透露多少病情,但大多数母亲觉得至少有一件事必须跟孩子们说清楚,那就是父母患抑郁症不是孩子的错,解决问题的责任也不在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