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真的需要治疗吗?


  前几天,有个外地的心理治疗同行给我打电话,问我对治疗同性恋病人有没有经验?一般用的是什么治疗方法?他的一个同性恋个案因为要到广州工作,所以需要转诊给我,在转诊之前,他需要确认一下。

  同行介绍给我的这个个案是一名同性恋,虽已结婚多年,但是因为对太太不能尽到丈夫责任而感到内疚,希望咨询师能给一些建议解决这个困扰。我的同行的做法就是帮助他纠正他的同性恋倾向,用了一段时间的意象对话的方式,开始效果还不错,可惜维持的时间不长。

  这个个案的问题是什么呢?真的是需要改变他的同性取向吗?治疗师真的有这个妙手回春的本事吗?他的婚姻困扰是治疗师可以改变的吗?他是一个同性恋取向,却娶了一个异性恋的妻子,这个冲突和困扰真的可以通过心理治疗得到解决吗?还是直接用现实的解决办法更靠谱一些?

  我曾经有个个案,二十多岁,同性取向。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却死抗着不谈恋爱,父母急着抱孙子,结果把儿子逼急了,只好招供。父母闻听如同晴天霹雳,抱孙子的渴望转眼成空。父母在万念俱灰之后,拖着儿子四处寻找心理咨询的帮助,希望借助心理咨询之力改变儿子的同性取向。以我的个人经验,一个人的性别取向在2、3岁开始萌芽,过了青春期后,持续一生,基本上很难改变。这个个案虽然年轻,但是面对父母和咨询师时的态度很坚决,他并不想改变自己的性别取向,也不想不负责任地找个女人结婚生子。面对这对欲哭无泪的父母,我真的感到无力,因为这个事实并不是一个心理大夫能够改变的,希望他们面对现实,用现实的方式,尽早去考虑下一步的出路。

  同性恋个案,因为他们喜欢的是同性而不是异性,所以与大多数人不一样。这意味着他们要面对未来漫长人生中种种不理解和不接纳的艰难处境。前几天,在美国纽约已经立法同意同性恋婚姻法,批准了几百对同性恋恋人结婚申请,与此同时,也引发了纽约市部分市民的聚众抗议游行。

  我接待过同性恋个案,一般都不是因为性别取向,而是因为生活或情感上的其他困扰。他们有着较好的社会功能和不错的人际关系,热心助人,只是在性别取向上与常人有所不同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说,同性恋并不等同于心理变态,或是心理障碍病人。所以,如果个案本人并没有对自己的性别取向感到困扰,咨询师就应该尽力帮助他解决他提出的困难和问题,而不是去解决他的同性取向问题。如果一个咨询师过分热心地“帮助”个案去解决他的同性恋问题,倒是要诚实地审视一下他自己的潜意识:这是为个案还是为咨询师自己?咨询师自己的无意识性别取向是什么?“同性恋”是个案的痛苦还是咨询师需要回避的恐惧?